首页佛经白话佛经
文章内容页

《长阿含经》原文及白话(29)

  • 作者:
  • 来源: 网络
  • 发表于2017-07-14 13:13
  • 被阅读
  •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十七

      【原文】

      第三分露遮经第十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人间游行,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往诣婆罗婆提婆罗门村北尸舍婆林中止宿。

      时,有婆罗门,名曰露遮,住婆罗林中。其村丰乐,人民炽盛,波斯匿王即封此村,与婆罗门以为梵分。此婆罗门七世已来父母真正,不为他人之所轻毁,异典三部讽诵通利,种种经书尽能分别,又能善于大人相法、瞻侯吉凶、祭祀仪礼。闻沙门瞿昙释种子出家成道,于拘萨罗国人间游行,至尸舍婆林中,有大名称,流闻天下,如来、至真、等正觉,十号具足,于诸天、世人、魔、若魔、天、沙门、婆罗门众中自身作证,与他说法,上中下善,义味具足,梵行清净。“如此真人,宜往觐现,我今宁可往共相见。”

      时,婆罗门即出彼村,诣尸舍婆林中,至世尊所,问讯已,一面坐。佛为说法,示教利喜。婆罗门闻法已,白佛言:“惟愿世尊及诸大众明受我请!”尔时,世尊默然受请。

      彼婆罗门见佛默然,知已许可,即从座起,绕佛而去。去佛不远,便起恶见言:“诸沙门、婆罗门多知善法,多所证成,不应为他人说,但自知,休与他说为。譬如有人坏故狱已,更造新狱,斯是贪恶不善法耳!”

      时,婆罗门还至婆罗林已,即于其夜具办种种肴膳饮食。时到,语剃头师言:“汝持我声,诣尸舍婆林中,白沙门瞿昙:‘日时已到,宜知是时。’”

      剃头师受教即行,往到佛所,礼世尊足白:“时已到,宜知是时。”

      尔时,世尊即著衣持钵,从诸弟子千二百五十人俱,诣婆罗林。

      剃头师侍从世尊,偏露有臂,长跪叉手,白佛言:“彼露遮婆罗门去佛不远,生恶见言:‘诸有沙门、婆罗门多知善法,多所证者,不应为他人说,但自知,休与他说为。譬如有人坏故狱已,更造新狱,斯是贪恶不善法耳!’惟愿世尊除其恶见!”

      佛告剃头师曰:“此是小事,易开化耳!”

      尔时,世尊至婆罗门舍,就座而坐。时,婆罗门以种种甘膳,手自斟酌,供佛及僧;食讫去钵,行澡水毕,取一小床于佛前坐。佛告露遮:“汝昨去我不远,生恶见言:‘诸沙门、婆罗门多知善法,多所证者,不应为他人说乃至贪恶不善法。’实有是言耶?”

      露遮言:“尔!实有此事。”

      佛告露遮:“汝勿复尔生此恶见。所以者何?世有三师可以自诫。云何为三?一者、剃除须发,服三法衣,出家修道,于现法中可以除烦恼,又可增益得上人法;而于现法中不除烦恼,不得上人法,己业未成而为弟子说法,其诸弟子不恭敬承事,由复依止与共同住。露遮,彼诸弟子语师言:‘师今剃除须发,服三法衣,出家修道,于现法中可得除众烦恼,得上人胜法;而今于现法中不能除烦恼,不得上人胜法,己业未成而为弟子说法,使诸弟子不复恭敬承事供养,但共依止同住而已。’”

      佛言:“露遮,犹如有人坏故狱已,更造新狱,斯则名为贪浊恶法,是为一师可以自诫,是为贤圣戒、律戒、仪戒、时戒。”

      又告露遮:“第二师者,剃除须发,服三法衣,出家修道,于现法中可得除众烦恼,不可增益得上人法;而于现法中不能除众烦恼,虽复少多得上人胜法,己业未成而为弟子说法,其诸弟子不恭敬承事,由复依止与共同住。露遮,彼诸弟子语师言:‘师今剃除须发,服三法衣,出家修道,于现法中得除众烦恼,得上人法;而今于现法中不能除众烦恼,虽复少多得上人法,己利未成而为弟子说法,使诸弟子不复恭敬承事供养,但共依止同住而已。’”

      佛言:“露遮,犹如有人在他后行,手摩他背,此则名为贪浊恶法,是为二师可以自诫,是为贤圣戒、律戒、仪戒、时戒。”

      又告露遮:“第三师者,剃除须发,服三法衣,出家修道,于现法中可除烦恼,又可增益得上人法;而于现法中不能除众烦恼,虽复少多得上人法,己利未成而为弟子说法,其诸弟子恭敬承事,依止同住。露遮,彼诸弟子语师言:‘师今剃除须发,服三法衣,出家修道,于现法中可得除众烦恼,少多得上人法;而今于现法中不能除众烦恼,虽复少多得上人法,己利未成而为弟子说法,诸弟子恭敬承事,共止同住。’”

      佛言:“露遮,犹如有人舍己禾稼,锄他田苗,此则名为贪浊恶法,是为三师可以自诫,是为贤圣戒、律戒、仪戒、时戒。露遮,有一世尊不在世间,不可倾动。云何为一?若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乃至得三明,除灭无明,生智慧明,去诸暗冥,出大法光,所谓漏尽智证。所以者何?斯由精勤,专念不忘,乐独闲居之所得也。露遮,是为第一世尊不在世间,不可倾动。露遮,有四沙门果。何者四?谓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果。云何,露遮,有人闻法应得此四沙门果,若有人遮言:‘勿为说法。’设用其言者,彼人闻法得果以不?”

      答曰:“不得。”

      又问:“若不得果,得生天不?”

      答曰:“不得。”

      又问:“遮他说法,使不得果,不得生天,为是善心?为不善心耶?”

      答曰:“不善。”

      又问:“不善心者,为生善趣?为堕恶趣?”

      答曰:“生恶趣。”

      “露遮,犹如有人语波斯匿王言:‘王所有国土,其中财物王尽自用,勿给余人。’云何,露遮,若用彼人言者,当断余人供不?”

      答曰:“当断。”

      又问:“断他供者,为是善心?为不善心?”

      答曰:“不善心。”

      又问:“不善心者,为生善趣?为堕恶道耶?”

      答曰:“堕恶道。”

      “露遮,彼亦如是。有人闻法,应得四沙门果,若有人言:‘勿为说法。’设用其言者,彼人闻法得果不?”

      答曰:“不得。”

      又问:“若不得果,得生天不?”

      答曰:“不得。”

      又问:“遮他说法,使不得道果,不得生天,彼为是善心?为不善心耶?”

      答曰:“不善。”

      又问:“不善心者,当生善趣?为当堕恶道耶?”

      答曰:“堕恶道。”

      “露遮,若有人语汝言:‘彼波罗婆提村封所有财物,露遮,自用勿给人,物当自用,与他何为?’云何,露遮,设用彼言者,当断余人供不?”

      答曰:“当断。”

      又问:“教人断他供者,为是善心?为不善心耶?”

      答曰:“不善。”

      又问:“不善心者,为生善趣?为堕恶道耶?”

      答曰:“堕恶道。”

      “露遮,彼亦如是。有人闻法应得四沙门果,若有人言:‘勿为说法。’设用其言者,彼人闻法得果不?”

      答曰:“不得。”

      又问:“若不得果,得生天不?”

      答曰:“不得。”

      又问:“遮他说法,使不得果,不得生天,为是善心?为不善心耶?”

      答曰:“不善。”

      又问:“不善心者,为生善趣?为堕恶道耶?”

      答曰:“堕恶道。”

      尔时,露遮婆罗门白佛言:“我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愿听我于正法中为优婆塞!自今已后,尽形寿不杀、不盗、不淫、不欺、不饮酒。”

      佛说法已,时露遮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白话参考】

      (二九)露遮经{一七}

      大意:

      此经是佛陀在拘萨罗国的尸舍婆林中时,有位名叫露遮的婆罗门,曾诣佛所听佛说法,而发心将供养佛陀。然而离开佛所后,在不远之处时,即起恶见。以为佛陀也是自私自利耳,焉肯传正法给人?虽然如此,但到了隔日,婆罗门仍令其理发师去传言,去迎接佛陀,及僧团。理发师遵命至佛所后,一方面请佛受供,另方面即私自将婆罗门生起邪见之事报知佛陀,祈佛陀予以开导。佛陀答应后,率千余名比丘去受供。佛陀食后对婆罗门叙述三师之事(举由三种值得尊敬之师与否之师相比对),叫他以此为自诫。说闻法能得四沙门果等事(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依次为初果、二果、三果、四果)。并叫他须为他人说法,如只自行,而不实行利他之行的话,有时也会堕于恶趣。听佛说法后,露遮婆罗门即受持三皈五戒,而为优婆寒。

      大意:本经叙述佛陀在于拘萨罗国的尸舍婆林中时,露遮婆罗门专程往访听法,法喜后邀请佛陀明天受供。回程途中,则起恶见。隔日佛陀依约受供后,讲说三种师,叫他自诫。并说听法而修持后,能得四沙门果,同时教他须传法给他人,如不行利他之行的话,恐会堕落恶趣。露遮听后,受三皈五戒,而为优婆塞。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在于拘萨罗的人间游行,和大比丘众,一千二百五十人俱齐,往诣于婆罗婆提婆罗门村的北方的尸舍婆林,上宿在那里。

      这时,有一位婆罗门,名叫露遮,住在于婆罗林村中,此村很丰乐,人民很炽盛,波斯匿王将此村封给与露遮婆罗门,作为梵分(世袭免税之地)。这位婆罗门,其七世以来的父母为真正(血统不混杂),不被他人所轻毁,异典的三部经(三吠陀),都讽诵得通利,种种的经典都能分别解说,又能善于大人的相法,能瞻候吉凶、祭祀仪礼。他听说沙门瞿昙,为释迦种族的子弟,已出家成道,在于拘萨罗国的人间游行,而至于尸舍婆林中。乃为一位有大的名称,流闻于天下,为如来、至真、等正觉,佛陀的十号都具足,在于诸天、世人、恶魔,或魔天(梵天)、沙门、婆罗门众当中,而自身作证。与他人说法时,上中下都善(始终都

      为善),义味都具足,梵行为清净。他想:「如此的真人,应该要去觐现(拜见)。我现在宁可去和他相见。」

      这时,婆罗门,即出于村外,往诣于尸舍婆林中,到了世尊之处。到后,问讯,然后退坐在一边。佛陀乃为他说法,示教利喜。婆罗门听法后,白佛而说:「唯愿世尊,及诸大众,明日受我的邀请!」那时,世尊默然,而接受其请。

      那位婆罗门见佛默然,就知道佛已许可,即从座起,遶佛后回去。然而在于离开佛陀不远之处,便起恶见而说:「诸位沙门、婆罗门,乃多知善法,多所证成,不应为他人说,唯为自知休止(安乐),为甚么须为他人讲说呢?(与他说为?与他讲说干吗?)譬如有人,已将故狱(喻烦恼)坏灭,然而却更造新狱(旧烦恼系缚之狱屋维坏,更造新的狱屋系缚)那样,这是贪,是恶不善之法耳。」

      这时,婆罗门归至于婆罗林村后,就在于其夜,具办种种的肴膳饮食(虽起恶

      见,未致于失信)。吃食之时到来时,就对剃头师(理发师)说:「你传我的语,往诣于尸舍婆林中,向沙门瞿昙说:『日时已到,宜知是时(供养的时间已到了,请适时光临)。』」剃头师受教后即出发,而往诣于佛所,到后,礼拜世尊的双足,而说:「时间已到,宜知是时。」

      那时,世尊就着衣持钵,率诸弟子一千二百五十人,俱诣于婆罗林。

      剃头师侍从于世尊,偏露其右臂,长跪叉手,而白佛说:「那位露遮婆罗门,离开佛陀不远之处时,曾经生起恶见(邪见)而说:『诸所有的沙门、婆罗门,乃多知善法,多所证者,不应为他人讲说,唯为自知休止(安乐),与他说为?(与他人讲说干甚么?)譬如有人,已壤故旧的狱屋,然而又更造新的狱屋那样,这是贪欲,为恶不善之法耳。』唯愿世尊您,能除去他的恶见!」佛陀告诉剃头师说:「这是小事一件,容易开化耳。」

      那时,世尊到了该婆罗门的屋舍,就座

      而坐。这时,婆罗门乃以种种的甘膳(美食),手自斟酌(亲自料理),供佛及僧。食睪而放钵,行澡水后,取一小床,在于佛前,而坐在那里。佛陀告诉露遮说:「你在于昨天,离开我不远之时,曾经生起恶见而说:『诸位沙门、婆罗门当中,如多知善法,多所证悟的话,就不应为他人说,乃至此为贪,为恶不善之法。』实在有发这些言吗?」露遮说:「尔!(是的)确实有此事。」

      佛陀告诉露遮说:「你不可以再生有如此的恶见。为甚么呢?因为世间有三种师可以自诫。那三种呢?第一就是剃除须发,服三法衣,而出家修道后,在于现法当中,可以除去烦恼,又可以增益而得上人之法。然而在于现法当中,并不除灭烦恼,不得上人之法,自己的道业并未成就,而为弟子说法。他的诸弟子们,并不恭敬承事其师,然而又再依止,和他同住。露遮!那些诸弟子们曾向其师说:『师父现在剃除须发,服三法衣,出家修

      道,在于现法当中可得除灭诸烦恼,可得上人的胜法。然而到了今天,在于现法当中,却不能除诸烦恼,不得上人的胜法,自己的道业未成就,而为弟子说法,使诸弟子们不再恭敬承事供养于您,唯有共同依止,而同住于一处而已。』」

      佛陀举喻而说:「露遮!犹如有人,坏灭其故旧的狱屋后,更造新的狱屋,这就名叫贪浊的恶法,就是第一种师,可以自诫。这叫做贤圣之戒、律戒、仪戒、时戒。」

      佛陀又告诉露遮说:「第二种师就是:剃除须发,服三法衣,而去出家修道。在于现法当中可以得除种种的烦恼,又可以增益而得上人之法。然而在于现法当中,不能除灭种种的烦恼,虽然已得少些的上人的胜法,但是自己的道业并未成就,而为弟子说法,其弟子们并不恭敬承事,唯有一再的依止,而共同住在一起而已。露遮!他的诸弟子们,曾向其师说:『师父现在已剃除须发,服三法衣,出家修道,

      在于现法当中,应可以得除诸烦恼,而得上人之法的,然而于今,在于现法当中,却不能除灭众烦恼,虽然已得少许的上人之法,但是自己的法利并未成就,而为弟子说法,使诸弟子们不再恭敬承事供养,唯有共同依止,而同住而已。』」

      佛陀以喻而说:「露遮!犹如有人,在他的后面而行,而将其手摩他之背那样。这就名叫贪浊的恶法,叫做第二种类之师,可以自诫。这就是贤圣的戒、律戒、仪戒、时戒。」

      又告诉露遮说:「第三种师就是:剃除须发,服三法衣,出家学道,在于现法当中,可以得除烦恼,又可以增益而得上人之法。而在于现法当中,却不能除去种种的烦恼,虽然一再的多少已得上人之法,然而自己的法利还未成就,而为弟子说法,可是其诸弟子却恭敬承事,依止其师而同住。露遮!他的诸弟子曾向其师说:『师父现今剃除须发,服三法衣,出家修道,在于现法当中,可得除弃种种的烦

      恼,少多(多多少少)得上人之法。而现今在于现法当中,不能除弃种种的烦恼,虽然一再的多多少少得到上人之法,但是自己的法利并未成就,而为弟子说法,诸弟子们也只有恭敬承事于您,共同依止而同住了。』」

      佛陀又举喻而说:「露遮!犹如有人,舍弃自己的禾稼。而去锄他人的田苗那样,这就名叫贪浊的恶法,就是第三种类的师父,可以自诫。这叫做贤圣之戒、律戒、仪戒、时戒。露遮!有一世尊,不在于世间(超出世间),不可以倾动。那一种呢?若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间,乃至得证三明(宿命明,天眼明、漏尽明),而除灭无明,生智慧明(三明为三智证明,故为智慧明),去诸闇冥,出大法光(正法的光明),所谓漏尽智证(漏尽智证明)是。为甚么呢?因为这乃由于精勤,专念不忘,乐于独住于闲居之所得之故。露遮!这就是第一世尊,不在世间(超出世间),不可倾动。露遮!有

      四种沙门果(四种阿罗汉果)。那四种呢?所谓须陀洹果(预流,初果)、斯陀含果(一来,二果)、阿那含果(不还,三果)、阿罗汉果(应供,无生)。你的意见如何呢?露遮!有人听法,应该可以得此四种沙门果的。然而如果有人遮阻而说:『不可为之说法。』假如用此言的话,那个人能得闻法得果与否呢?」回答说:「不能得。」

      佛陀又问而说:「如果不得证果,然而得生天上吗?」回答说:「不能得。」又问而说:「如果遮阻他人说法,使人不能得果证,使人不得生天,这是善心呢?是不善心呢?」回答说:「不善心。」又问而说:「不善心的人,会生善趣呢?会堕恶趣呢?」回答说:「会生恶趣的。」

      佛陀说:「露遮!犹如有人,向波斯匿王说:『大王所有的国土,在里面的所有财物,都由王自用,不可以给与其余之人。」你的意见如何呢?露遮!如果取用此人之言的话,当会断除余人之供吗?」

      回答说:「当会断除他人应被国王赏与之物的来源的。」佛陀又问而说:「断他之供的人,是为善心呢?是为不善心呢?」回答说:「不善心。」又问而说:「不善心的人,会生于善趣呢?或者会堕入于恶道呢?」回答说:「会堕恶道的。」

      佛陀说:「露遮!他也是如是的。有人闻法,应得四种沙门果,如果有人说:『不可为之说法。』假如取用其言的话,他人能闻法得果吗?」回答说:「不得。」又问而说:「如不得果,能得生天吗?」回答说:「不得。」又问说:「遮阻他人之说法,使人不得道果,不得生天,此人为是善心呢?为不善心呢?」回答说:「不善。」又问说:「不善心的心,当生于善趣呢?或者当会堕于恶道呢?」回答说:「会堕恶道。」

      佛陀说:「露遮!如果有人对你说:『那些波罗婆提村里,被封赐你的所有的财物,露遮!你都要自用,不可以施与他人,财物应当为自用的,给与他人干

      吗?』你的意见如啊呢?露遮!假若取用那个人的建议的话,当会断除供给他人吗?」回答说:「当断。」又问:「教人断除给与他人的话,为是善心呢?为不善心呢?」回答说:「不善心。」又问:「不善心的话,会生于善趣呢?或者会堕入恶趣呢?」回答说:「会堕入恶处的。」

      佛陀说:「露遮!他也是如是。有人闻法,应得四种沙门果,如果有人说:『不可为之说法』。假若取用其言的话,那个人能闻法得果吗?」回答说:「不得。」又问说:「如果不得果,而能得生天吗?」回答说:「不得。」又问说:「遮阻他人的说法,使人不得果,不得生天的话,是为善心呢?是为不善心呢?」回答说:「不善。」又问:「不善心的话,会生于善趣呢?会堕入于恶道呢?」回答说:「会堕恶道。」

      那时,露遮婆罗门白佛说:「我要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愿听允我在于正法当中为优婆塞!自今以后,尽形寿不杀生、不偷盗、不淫逸,不欺诳,不饮酒。」

      佛说此法后,那时的露遮婆罗门,听佛所说,乃欢喜奉行!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十七完

     

      本文标题:《长阿含经》原文及白话(29)

      本文链接:http://www.xindeng.org/meiwen/15928.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心灯佛教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