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佛经白话佛经
文章内容页

《长阿含经》原文及白话(30)

  • 作者:
  • 来源: 网络
  • 发表于2017-07-14 13:15
  • 被阅读
  •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十八

      【原文】

      第四分世记经第十一

      阎浮提州品第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俱利窟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

      时,众比丘于食后集讲堂上,议言:“诸贤,未曾有也,今此天地何由而败?何由而成?众生所居国土云何?”

      尔时,世尊于闲静处天耳彻听,闻诸比丘于食后集讲堂上议如此言。尔时,世尊于静窟起,诣讲堂坐,知而故问,问诸比丘:“向者所议,议何等事?”

      诸比丘白佛言:“我等于食后集法讲堂,议言:‘诸贤,未曾有也,今是天地何由而败?何由而成?众生所居国土云何?’我等集堂议如是事。”

      佛告诸比丘言:“善哉!善哉!凡出家者应行二法:一贤圣默然,二讲论法语。汝等集在讲堂,亦应如此贤圣默然、讲论法语。诸比丘,汝等欲闻如来记天地成败、众生所居国邑不耶?”

      时,诸比丘白佛言:“唯然,世尊。今正是时,愿乐欲闻,世尊说已,当奉持之!”

      佛言:“比丘,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当为汝说。”

      佛告诸比丘:“如一日月周行四天下,光明所照,如是千世界,千世界中有千日月、千须弥山王、四千天下、四千大天下、四千海水、四千大海、四千龙、四千大龙、四千金翅鸟、四千大金翅鸟、四千恶道、四千大恶道、四千王、四千大王、七千大树、八千大泥犁、十千大山、千阎罗王、千四天王、千忉利天、千焰摩天、千兜率天、千化自在天、千他化自在天、千梵天,是为小千世界。如一小千世界,尔所小千千世界,是为中千世界;如一中千世界,尔所中千千世界,是为三千大千世界。如是世界周匝成败,众生所居名一佛刹。”

      佛告比丘:“今此大地深十六万八千由旬,其边无际,地止于水。水深三千三十由旬,其边无际,水止于风。风深六千四十由旬,其边无际。比丘,其大海水深八万四千由旬,其边无际。须弥山王入海水中八万四千由旬,出海水上高八万四千由旬,下根连地,多固地分。其山直上,无有阿曲,生种种树,树出众香,香遍山林,多诸贤圣大神妙天之所居止。其山下基纯有金沙,其山四面有四埵出,高七百由旬,杂色间厕,七宝所成,四埵斜低,曲临海上。

      “须弥山王有七宝阶道,其下阶道广六十由旬,挟道两边有七重宝墙、七重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金墙银门,银墙金门;水精墙琉璃门,琉璃墙水精门;赤珠墙玛瑙门,玛瑙墙赤珠门;砗磲墻众宝门。其栏楯者,金栏银桄,银栏金桄;水精栏琉璃桄,琉璃栏水精桄;赤珠栏玛瑙桄,玛瑙栏赤珠桄;砗磲栏众宝桄。其栏楯上有宝罗网,其金罗网下悬银铃,其银罗网下悬金铃;琉璃罗网悬水精铃,水精罗网悬琉璃铃;赤珠罗网悬玛瑙铃,玛瑙罗网悬赤珠铃;砗磲罗网悬众宝铃。其金树者,金根、金枝、银叶华实;其银树者,银根、银枝、金叶华实;其水精树,水精根枝、琉璃华叶;其琉璃树,琉璃根枝、水精华叶;其赤珠树,赤珠根枝、玛瑙华叶;其玛瑙树者,玛瑙根枝、赤珠华叶;砗磲树者,砗磲根枝、众宝华叶。

      “其七重墙,墙有四门,门有栏楯。七重墙上皆有楼阁台观,周匝围绕有园观浴池,生众宝华叶,宝树行列,华果繁茂,香风四起,悦可人心;鳬雁鸳鸯,异类奇鸟,无数千种,相和而鸣。又须弥山王中级阶道广四十由旬,挟道两边有七重宝墙、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七重乃至无数众鸟相和而鸣,亦如下阶。上级阶道广二十由旬,挟道两边有七重宝墙、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七重乃至无数众鸟相和而鸣,亦如中阶。”

      佛告比丘:“其下阶道有鬼神住,名曰伽楼罗足;其中阶道有鬼神住,名曰持鬘;其上阶道有鬼神住,名曰喜乐。其四埵高四万二千由旬,四天大王所居宫殿,有七重宝城、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七重、诸宝铃乃至无数众鸟相和而鸣,亦复如是。须弥山顶有三十三天宫,宝城七重、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七重乃至无数众鸟相和而鸣,又复如是。过三十三天由旬一倍有焰摩天宫,过焰摩天宫由旬一倍有兜率天宫,过兜率天宫由旬一倍有化自在天宫,过化自在天宫由旬一倍有他化自在天宫,过他化自在天宫由旬一倍有梵加夷天宫。

      “于他化自在天、梵加夷天中间,有魔天宫,纵广六千由旬,宫墙七重、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七重乃至无数众鸟相和而鸣,亦复如是。过梵加夷天宫由旬一倍有光音天宫,过光音天由旬一倍有遍净天宫,过遍净天由旬一倍有果实天宫,过果实天由旬一倍有无想天宫,过无想天由旬一倍有无造天宫,过无造天由旬一倍有无热天宫。过无热天由旬一倍有善见天宫,过善见天由旬一倍有大善见天宫,过大善见天由旬一倍有色究竟天宫,过色究竟天上有空处智天、识处智天、无所有处智天、有想无想处智天;齐此名众生边际、众生世界,一切众生生、老、病、死、受阴、受有,齐此不过。”

      佛告比丘:“须弥山北有天下,名郁单曰,其土正方,纵广一万由旬,人面亦方,象彼地形。须弥山东有天下,名弗于逮,其土正圆,纵广九千由旬,人面亦圆,象彼地形。须弥山西有天下,名俱耶尼,其土形如半月,纵广八千由旬,人面亦尔,象彼地形。须弥山南有天下,名阎浮提,其土南狭北广,纵广七千由旬,人面亦尔,象此地形。须弥山北面天金所成,光照北方;须弥山东面天银所成,光照东方;须弥山西面天水精所成,光照西方;须弥山南面天琉璃所成,光照南方。

      “郁单曰有大树王,名庵婆罗,围七由旬,高百由旬,枝叶四布五十由旬。弗于逮有大树王,名伽蓝浮,围七由旬,高百由旬,枝叶四布五十由旬。俱耶尼有大树王,名曰斤提,围七由旬,高百由旬,枝叶四布五十由旬;又其树下有石牛幢,高一由旬。阎浮提有大树王,名曰阎浮,围七由旬,高百由旬,枝叶四布五十由旬。金翅鸟王及龙王其树名俱利睒婆罗,围七由旬,高百由旬,枝叶四布五十由旬。阿修罗王有树,名善画,围七由旬,高百由旬,枝叶四布五十由旬。忉利天有树,名曰昼度,围七由旬,高百由旬,枝叶四布五十由旬。

      “须弥山边有山,名伽陀罗,高四万二千由旬,纵广四万二千由旬,其边广远,杂色间厕,七宝所成;其山去须弥山八万四千由旬,其间纯生优钵罗华、钵头摩华、俱物头华、分陀利华,芦苇、松、竹丛生其中,出种种香,香气充遍。去佉陀罗山不远有山,名伊沙陀罗,高二万一千由旬,纵广二万一千由旬,其边广远,杂色间厕,七宝所成;去佉陀罗山四万二千由旬,其间纯生优钵罗华、钵头摩华、俱物头华、分陀利华,芦苇、松、竹丛生其中,出种种香,香气充遍。去伊沙陀罗山不远有山,名树巨陀罗,高万二千由旬,纵广万二千由旬,其边广远,杂色间厕,七宝所成;去伊沙陀罗山二万一千由旬,其间纯生四种杂华,芦苇、松、竹丛生其中,出种种香,香气充遍。去树巨陀罗山不远有山,名善见,高六千由旬,纵广六千由旬,其边广远,杂色间厕,七宝所成;去树巨陀罗山万二千由旬,其间纯生四种杂华,芦苇、松、竹丛生其中,出种种香,香气充遍。去善见山不远有山,名马食山,高三千由旬,纵广三千由旬,其边广远,杂色间厕,七宝所成;去善见山六千由旬,其间纯生四种杂华,芦苇、松、竹丛生其中,出种种香,香气充遍。去马食山不远有山,名尼民陀罗,高千二百由旬,纵广千二百由旬,其边广远,杂色间厕,七宝所成;去马食山三千由旬,其间纯生四种杂华,芦苇、松、竹丛生其中,出种种香,香气充遍。去尼民陀罗山不远有山,名调伏,高六百由旬,纵广六百由旬,其边广远,杂色间厕,七宝所成;去尼民陀罗山千二百由旬,其间纯生四种杂华,芦苇、松、竹丛生其中,出种种香,香气充遍。去调伏山不远有山,名金刚围,高三百由旬,纵广三百由旬,其边广远,杂色间厕,七宝所成;去调伏山六百由旬,其间纯生四种杂华,芦苇、松、竹丛生其中,出种种香,香气充遍。

      “去大金刚山不远有大海水,海水北岸有大树王,名曰阎浮,围七由旬,高百由旬,枝叶四布五十由旬;其边空地复有丛林,名庵婆罗,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曰阎婆,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曰婆罗,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曰多罗,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曰那多罗,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曰为男,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曰为女,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曰男女,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曰散那,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曰栴檀,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曰佉酬罗,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曰波柰婆罗,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曰毗罗,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曰香柰,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曰为梨,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曰安石留,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曰为甘,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呵梨勒,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毗醯勒,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阿摩勒,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阿摩犁,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柰,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甘蔗,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苇,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竹,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舍罗,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舍罗业,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木瓜,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大木瓜,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解脱华,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瞻婆,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婆罗罗,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修摩那,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婆师,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多罗梨,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伽耶,纵广五十由旬;复有丛林名葡萄,纵广五十由旬。

      “过是地空,其空地中复有华池,纵广五十由旬;复有钵头摩池、俱物头池、分陀利池,毒蛇满中,各纵广五十由旬。过是地空,其空地中有大海水,名郁禅那,此水下有转轮圣王道,广十二由旬,挟道两边有七重墙、七重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周匝校饰,以七宝成。阎浮提地转轮圣王出于世时,水自然去,其道平现。去海不远有山,名郁禅,其山端严,树木繁茂,华果炽盛,众香芬馥,异类禽兽靡所不有。去郁禅山不远有山,名金壁,中有八万岩窟,八万象王止此窟中,其身纯白,头有杂色,口有六牙,齿间金填。过金壁山已,有山名雪山,纵广五百由旬,深五百由旬,东西入海。雪山中间宝山,高二十由旬。

      “雪山埵出高百由旬,其山顶上有阿耨达池,纵广五十由旬,其水清冷,澄净无秽,七宝砌垒、七重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种种异色,七宝合成。其栏楯者,金栏银桄,银栏金桄;琉璃栏水精桄,水精栏琉璃桄,赤珠栏玛瑙桄,玛瑙栏赤珠桄,砗磲栏众宝為桄。金网银铃,银网金铃;琉璃网水精铃,水精网琉璃铃;砗磲网七宝為铃。金多罗树,金根、金枝、银叶、银果;银多罗树,银根、银枝、金叶、金果;水精树,水精根枝、琉璃华果;赤珠树,赤珠根枝、玛瑙叶、玛瑙华果;砗磲树,砗磲根枝、众宝华果。

      “阿耨达池侧皆有园观浴池,众华积聚,种种树叶华果繁茂,种种香风芬馥四布,种种异类诸鸟哀鸣相和。阿耨达池底,金沙充满,其池四边皆有梯陛,金桄银陛,银桄金陛;琉璃桄水精陛,水精桄琉璃陛;赤珠桄玛瑙陛,玛瑙桄赤珠陛;砗磲桄众宝陛。绕池周匝皆有栏楯,生四种华,青、黄、赤、白,杂色参间,华如车轮,根如车毂。华根出汁,色白如乳,味甘如蜜。阿耨达池东有恒伽河,从牛口出,从五百河入于东海。阿耨达池南有新头河,从师子口出,从五百河入于南海。阿耨达池西有婆叉河,从马口出,从五百河入于西海。阿耨达池北有斯陀河,从象口中出,从五百河入于北海。阿耨达宫中有五柱堂,阿耨达龙王恒于中止。”

      佛言:“何故名为阿耨达?阿耨达其义云何?此阎浮提所有龙王尽有三患,唯阿耨达龙无有三患。云何为三?一者、举阎浮提所有诸龙,皆被热风、热沙著身,烧其皮肉,及烧骨髓以为苦恼,唯阿耨达龙无有此患;二者、举阎浮提所有龙宫,恶风暴起,吹其宫内,失宝饰衣,龙身自现以为苦恼,唯阿耨达龙王无如是患;三者、举阎浮提所有龙王,各在宫中相娱乐时,金翅大鸟入宫搏撮,或始生方便,欲取龙食,诸龙怖惧,常怀热恼,唯阿耨达龙无如此患。若金翅鸟生念欲往,即便命终,故名阿耨达。”

      佛告比丘:“雪山右面有城,名毗舍离,其城北有七黑山,七黑山北有香山,其山常有歌唱伎乐音乐之声。山有二窟,一名为昼,二名善昼,天七宝成,柔濡香洁,犹如天衣,妙音乾闼婆王从五百乾闼婆在其中止。昼、善昼窟北有娑罗树王,名曰善住,有八千树王围绕四面。善住树王下有象王,亦名善住,止此树下,身体纯白,七处平住,力能飞行。其头赤色,杂色毛间,六牙纤[月+庸],间为金填,有八千象围绕随从;其八千树王下八千象,亦复如是。

      “善住树王北有大浴池,名摩陀延,纵广五十由旬,有八千浴池周匝围绕,其水清凉,无有尘秽,以七宝堑周匝砌垒。绕池有七重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皆七宝成;金栏银桄,银栏金桄;水精栏琉璃桄,琉璃栏水精桄;赤珠栏玛瑙桄,玛瑙栏赤珠桄;砗磲栏众宝桄。其金罗网下垂银铃,其银罗网下垂金铃;水精罗网垂琉璃铃,琉璃罗网垂水精铃;赤珠罗网垂玛瑙铃,玛瑙罗网垂赤珠铃;砗磲罗网垂众宝铃。其金树者,金根、金枝、银叶华实;其银树者,银根、银枝、金叶华实;水精树者,水精根枝、琉璃华实;琉璃树者,琉璃根枝、水精华实;赤珠树者,赤珠根枝、玛瑙华实;玛瑙树者,玛瑙根枝、赤珠华实;砗磲树者,砗磲根枝、众宝华实。

      “又其池底金沙布散,绕池周匝有七宝阶道;金陛银蹬,银陛金蹬;水精陛琉璃蹬,琉璃陛水精蹬,赤珠陛玛瑙蹬;玛瑙陛赤珠蹬;砗磲陛众宝蹬,挟陛两边有宝栏楯。又其池中生四种华,青、黄、赤、白,众色参间,华如车轮,根如车毂。华根出汁,色白如乳,味甘如蜜。绕池四面有众园观、丛林、浴池,生种种华,树木清凉,华果丰盛,无数众鸟相和而鸣,亦复如是。善住象王念欲游戏,入池浴时,即念八千象王。时,八千象王复自念言:‘善住象王今以念我,我等宜往至象王所。’于是,众象即往前立。

      “时,善住象王从八千象至摩陀延池,其诸象中有为王持盖者,有执宝扇扇象王者,中有作倡伎乐前导从者。时,善住象王入池洗浴,作倡伎乐,共相娱乐。或有象为王洗鼻者,或有洗口、洗头、洗牙、洗耳、洗腹、洗背、洗尾、洗足者,中有拔华根洗之与王食者,中有取四种华散王上者。尔时,善住象王洗浴、饮食,共相娱乐已,即出岸上,向善住树立;其八千象然后各自入池洗浴、饮食,共相娱乐,讫已还出,至象王所。

      “时,象王从八千象前后导从,至善住树王所,中有持盖覆象王者,有执宝扇扇象王者,中有作倡伎乐在前导者。时,善住象王诣树王已,坐卧行步随意所游;余八千象各自在树下,坐卧行步随意所游。其树林中有围八寻者,有围九寻至十寻、十五寻者,唯善住象王娑罗树王围十六寻。其八千娑罗树枝叶堕落时,清风远吹,置于林外。又八千众大小便时,诸夜叉鬼除之林外。”

      佛告比丘:“善住象王有大神力,功德如是;虽为畜生,受福如是。”

      郁单曰品第二

      佛告比丘:“郁单曰天下多有诸山,其彼山侧有诸园观浴池,生众杂华,树木清凉,华果丰茂,无数众鸟相和而鸣。又其山中多众流水,其水洋顺,无有卒暴,众华覆上,泛泛徐流,挟岸两边多众树木,枝条柔弱,华果繁炽。地生濡草,槃萦右旋,色如孔翠,香如婆师,濡若天衣。其地柔濡,以足踏地,地凹四寸,举足还复;地平如掌,无有高下。

      “比丘,彼郁单曰土四面有四阿耨达池,各纵广百由旬,其水澄清,无有秽垢,以七宝堑厕砌其边乃至无数众鸟相和悲鸣,与摩陀延池严饰无异。彼四大池各出四大河,广十由旬,其水洋顺,无有卒暴,众华覆上,泛泛徐流,挟岸两边多众树木,枝条柔弱,华果繁炽。地生濡草,槃萦右旋,色如孔翠,香犹婆师,濡若天衣。其地柔濡,以足蹈地,地凹四寸,举足还复;地平如掌,无有高下。

      “又彼土地无有沟涧、坑坎、荆棘、株杌,亦无蚊虻、蚖蛇、蜂蝎、虎豹、恶兽。地纯众宝,无有石沙,阴阳调柔,四气和顺,不寒不热,无众恼患。其地润泽,尘秽不起,如油涂地,无有游尘,百草常生,无有冬夏,树木繁茂,华果炽盛。地生濡草,槃萦右旋,色如孔翠,香犹婆师,濡若天衣。其地柔濡,以足蹈地,地凹四寸,举足还复;地平如掌,无有高下。

      “其土常有自然粳米,不种自生,无有糠糩,如白华聚,犹忉利天食,众味具足。其土常有自然釜鍑,有摩尼珠,名曰焰光,置于鍑下,饭熟光灭,不假樵火,不劳人功。

      “其土有树,名曰曲躬,叶叶相次,天雨不漏,彼诸男女止宿其下。复有香树,高七十里,华果繁茂,其果熟时,皮壳自裂,自然香出。其树或高六十里,或五十、四十,极小高五里,皆华果繁茂,其果熟时,皮壳自裂,自然香出。复有衣树,高七十里,华果繁茂,其果熟时,皮壳自裂,出种种衣。其树或高六十里、五十、四十,极小高五里,皆华果繁茂,出种种衣。复有庄严树,高七十里,华果繁茂,其果熟时,皮壳自裂,出种种严身之具。其树或高六十里、五十、四十里,极小高五里,皆华果繁茂,出种种严身之具。复有华鬘树,高七十里,华果繁茂,其果熟时,皮壳自裂,出种种鬘。其树或高六十里、五十、四十里,极小高五里,亦皆华果繁茂,出种种鬘。复有器树,高七十里,华果繁茂,其果熟时,皮壳自裂,出种种器。其树或高六十里、五十、四十,极小高五里,皆华果繁茂,出种种器。复有果树,高七十里,华果繁茂,其果熟时,皮壳自裂,出种种果。树或高六十里、五十、四十,极小高五里,皆华果繁茂,出种种果。复有乐器树,高七十里,华果繁茂,其果熟时,皮壳自裂,出种种乐器。其树或高六十里、五十、四十,极小高五里,皆华果繁茂,出种种乐器。

      “其土有池,名曰善见,纵广百由旬,其水清澄,无有垢秽,以七宝堑厕砌其边。绕池四面有七重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乃至无数众鸟相和而鸣,亦复如是。其善见池北有树,名庵婆罗,周围七里,上高百里,枝叶四布遍五十里。其善见池东出善道河,广一由旬,其水徐流,无有洄澓,种种杂华覆蔽水上,挟岸两边树木繁茂,枝条柔弱,华果繁盛。地生濡草,槃萦右旋,色如孔翠,香如婆师,濡若天衣。其地柔濡,足踏地时,地凹四寸,举足还复;地平如掌,无有高下。

      “又其河中有众宝船,彼方人民欲入中洗浴游戏时,脱衣岸上,乘船中流。游戏娱乐讫已,渡水遇衣便著,先出先著,后出后著,不求本衣。次至香树,树为曲躬,其人手取种种杂香,以自涂身。次到衣树,树为曲躬,其人手取种种杂衣,随意所著。次到庄严树,树为曲躬,其人手取种种庄严,以自严饰。次到鬘树,树为曲躬,其人手取种种杂鬘,以著头上。次到器树,树为曲躬,其人手取种种宝器。取宝器已,次到果树,树为曲躬,其人手取种种美果,或啖食者,或口含者,或漉汁饮者。次到乐器树,树为曲躬,其人手取种种乐器,调弦鼓之,并以妙声和弦,而行诣于园林,随意娱乐,或一日、二日至于七日,然后复去,无有定处。善见池南出妙体河,善见池西出妙味河,善见池北出光影河,亦复如是。

      “善见池东有园林名善见,纵广百由旬,绕园四边有七重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杂色间厕,七宝所成。其园四面有四大门,周匝栏楯,皆七宝成。园内清净,无有荆棘,其地平正,无有沟涧、坑坎、陵阜,亦无蚊虻、蝇蚤虱、蚖蛇、蜂蝎、虎狼、恶兽。地纯众宝,无有石沙,阴阳调柔,四气和顺,不寒不熟,无众恼患。其地润泽,无有尘秽,如油涂地,游尘不起,百草常生,无有冬夏,树木繁茂,华果炽盛。地生濡草,槃萦右旋,色如孔翠,香如婆师,濡若天衣。其地柔濡,足蹈地时,地凹四寸,举足还复。

      “其园常生自然粳米,无有糠糩,如白华聚,众味具足,如忉利天食。其园常有自然釜鍑,有摩尼珠,名曰焰光,置于鍑下,饭熟光灭,不假樵火,不劳火功。其园有树,名曰曲躬,叶叶相次,天雨不漏,使诸男女止宿其下。复有香树,高七十里,华果繁茂,其果熟时,皮壳自裂,出种种香。树有高六十里、五十、四十,至高五里,华果繁茂,出种种香乃至乐器树,亦复如是。

      “其土人民彼园中游戏娱乐,一日、二日至于七日,其善见园无人守护,随意游戏,然后复去。善见池南有园林,名大善见。善见池西有园林,名曰娱乐。善见池北有园林,名曰等华,亦复如是。

      “其土中夜、后夜,阿耨达龙王数数随时起清净云,周遍世界而降甘雨,如构牛顷,以八味水润泽普洽,水不留停,地无泥淖。犹如鬘师以水洒华,使不萎枯,润泽鲜明。时,彼土于中夜后无有云翳,空中清明,海出凉风,清净柔和,微吹人身,举体快乐。

      “其土丰饶,人民炽盛,说须食时,以自然粳米著于釜中,以焰光珠置于釜下,饭自然熟,珠光自灭。诸有来者,自恣食之,其主不起,饭终不尽;若其主起,饭则尽赐。其饭鲜洁,如白华聚,其味具足,如忉利天食。彼食此饭,无有众病,气力充足,颜色和悦,无有衰耗。

      “又其土人身体相类,形貌同等,不可分别。其貌少壮,如阎浮提二十许人。其人口齿平正洁白,密致无间。发绀青色,无有尘垢,发垂八指,齐眉而止,不长不短。若其土人起欲心时,则熟视女人而舍之去,彼女随后往诣园林。若彼女人是彼男子父亲、母亲骨肉中表不应行欲者,树不曲荫,各自散去;若非父亲、母亲骨肉中表应行欲者,树则曲躬,回荫其身,随意娱乐,一日、二日或至七日,尔乃散去。彼人怀妊,七日、八日便产,随生男女,置于四衢大交道头,舍之而去。诸有行人经过其边,出指令嗽,指出甘乳,充适儿身。过七日已,其儿长成,与彼人等,男向男众,女向女众。

      “彼人命终,不相哭泣,庄严死尸,置四衢道,舍之而去。有鸟名忧慰禅伽,接彼死尸,置于他方。又其土人,大小便时,地即为开,便利讫已,地还自合。其土人民无所系恋,亦无蓄积,寿命常定,死尽生天。彼人何故寿命常定?其人前世修十善行,身坏命终,生郁单曰,寿命千岁,不增不减,是故彼人寿命正等。

      “复次,杀生者堕恶趣,不杀者生善趣。如是窃盗、邪淫、两舌、恶口、妄言、绮语、贪取、嫉妒、邪见者,堕恶趣中;不盗,不淫,不两舌、恶口、妄言、绮语,不贪取、嫉妒、邪见者,则生善趣。若有不杀,不盗,不淫,不两舌、恶口、妄言、绮语,不贪取、嫉妒、邪见,身坏命终,生郁单曰,寿命千岁,不增不减,是故彼人寿命正等。复次,悭吝贪取,不能施惠,死堕恶道;开心不吝,能为施惠者,则生善处。有人施沙门、婆罗门,及施贫穷乞儿、疮病、困苦者,给其衣服、饮食、乘舆、华鬘、涂香、床榻、房舍,又造立塔庙,灯烛供养,其人身坏命终,生郁单曰,寿命千岁,不增不减,是故彼人寿命正等。

      “何故称郁单曰为胜?其土人民不受十善,举动自然与十善合,身坏命终,生天善处,是故彼人得为称郁单曰。郁单曰者,其义云何?于三天下,其土最上最胜,故名郁单曰。”

      转轮圣王品第三

      佛告比丘:“世间转轮圣王,成就七宝,有四神德。云何转轮圣王成就七宝?一、金轮宝,二、白象宝,三、绀马宝,四、神珠宝,五、玉女宝,六、居士宝,七、主兵宝。

      “云何转轮圣王金轮宝成就?若转轮圣王出阎浮提地,刹利水浇头种,以十五日月满时,沐浴香汤,上高殿上,与婇女众共相娱乐,天金轮宝忽现在前;轮有千辐,其光色具足,天金所成,天匠所造,非世所有,轮径丈四。转轮圣王见已,默自念言:‘我曾从先宿诸旧闻如是语:若刹利王水浇头种,以十五日月满时,沐浴香汤,升法殿上,婇女围绕,自然金轮忽现在前;轮有千辐,光色具足,天匠所造,非世所有,轮径丈四,是则名为转轮圣王。今此轮现,将无是耶?今我宁可试此轮宝。’

      “时,转轮王即召四兵,向金轮宝,偏露右臂,右膝著地,以右手摩扪金轮,语言:“汝向东方,如法而转,勿违常则。’轮即东转。时,转轮王即将四兵随其后行,金轮宝前有四神导,轮所住处,王即止驾。尔时,东方诸小国王见大王至,以金钵盛银粟,银钵盛金粟,来诣王所,拜首白言:“善哉!大王,今此东方土地丰乐,多诸珍宝,人民炽盛,志性仁和,慈孝忠顺,惟愿圣王于此治政!我等当给使左右,承受所须。’当时,转轮王语小王言:‘止!止!诸贤,汝等则为供养我已,但当以正法治化,勿使偏枉,无令国内有非法行,自不杀生,教人不杀生、偷盗、邪淫、两舌、恶口、妄言、绮语、贪取、嫉妒、邪见之人,此即名为我之所治。’

      “时,诸小王闻是教已,即从大王巡行诸国,至东海表;次行南方、西方、北方,随轮所至,其诸国王各献国土,亦如东方诸小王比。此阎浮提所有名曰土沃野丰,多出珍宝,林水清净,平广之处,轮则周行,封画图度东西十二由旬,南北十由旬。天神于中夜造城廓,其城七重,七重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周匝校饰,七宝所成乃至无数众鸟相和而鸣。造此城已,金轮宝复于其城中,图度封地东西四由旬,南北二由旬。天神于中夜造宫殿,宫墙七重,七宝所成乃至无数众鸟相和而鸣,亦复如是。造宫殿已,时金轮宝在宫殿上虚空中住,完具而不动转。转轮圣王踊跃而言:‘此金轮宝真为我瑞,我今真为转轮圣王。’是为金轮宝成就。

      “云何白象宝成就?转轮圣王清旦于正殿上坐,自然象宝忽现在前,其毛纯白,七处平住,力能飞行,其首杂色,六牙纤[月+庸],真金间填。时,王见已念言:‘此象贤良,若善调者可中御乘。’即试调习,诸能悉备。时,转轮王欲自试象,即乘其上,清旦出城,周行四海,食时已还。时,转轮王踊跃而言:‘此白象宝真为我瑞,我今真为转轮圣王。’是为象宝成就。

      “云何转轮圣王绀马宝成就?时,转轮圣王清旦在正殿上坐,自然马宝忽现在前,绀青色,朱鬃尾,头颈如象,力能飞行。时,王见已念言:‘此马贤良,若善调者可中御乘。’即试调习,诸能悉备。时,转轮圣王欲自试马宝,即乘其上,清旦出城,周行四海,食时已还。时,转轮王踊跃而言:‘此绀马宝真为我瑞,我今真为转轮圣王。’是为绀马宝成就。

      “云何神珠宝成就?时,转轮圣王于清旦在正殿上坐,自然神珠忽现在前,质色清彻,无有瑕秽。时,王见已言:‘此珠妙好,若有光明,可照宫内。’时,转轮王欲试此珠,即召四兵,以此宝珠置高幢上,于夜冥中,赍幢出城;其珠光明照一由旬,现城中人皆起作务,谓为是昼。时,转轮圣王踊跃而言:“今此神珠真为我瑞,我今真为转轮圣王。”是为神珠宝成就。

      “云何玉女宝成就?时,玉女宝忽然出现,颜色从容,面貌端正,不长不短,不粗不细,不白不黑,不刚不柔,冬则身温,夏则身凉,举身毛孔出栴檀香,口出优钵罗华香,言语柔濡,举动安详,先起后坐,不失宜则。时,转轮圣王见已无著,心不暂念,况复亲近?时,转轮圣王见已,踊跃而言:‘此玉女宝真为我瑞,我今真为转轮圣王。’是为玉女宝成就。

      “云何居士宝成就?时,居士丈夫忽然自出,宝藏自然财富无量。居士宿福,眼能彻视地中伏藏,有主无主皆悉见知,其有主者能为拥护,其无主者取给王用。时,居士宝往白王言:“大王,有所给与,不足为忧,我自能办。’时,转轮圣王欲试居士宝,即敕严船于水游戏,告居士曰:‘我须金宝,汝速与我。’居士报曰:‘大王小待,须至岸上。’王寻逼言:‘我今须用,正尔得来。’时,居士宝被王严敕,即于船上长跪,以右手内著水中,水中宝瓶随手而出,如虫缘树。彼居士宝亦复如是,内手水中,宝缘手出,充满船上,而白王言:‘向须宝用,为须几许?’时,转轮圣王语居士言:‘止!止!吾无所须,向相试耳!汝今便为供养我已。’时,居土闻王语已,寻以宝物还没水中。时,转轮圣王踊跃而言:‘此居士宝真为我瑞,我今真为转轮圣王。’是为居士宝成就。

      “云何主兵宝成就?时,主兵宝忽然出现,智谋雄猛,英略独决,即诣王所,白言:‘大王,有所讨伐,不足为忧,我自能办。’时,转轮圣王欲试主兵宝,即集四兵而告之曰:‘汝今用兵,未集者集,已集者放;未严者严,已严者解;未去者去,已去者住。’时,主兵宝闻王语已,即令四兵,未集者集,已集者放;未严者严,已严者解;未去者去,已去者住。时,转轮圣王见已,踊跃而言:‘此主兵宝真为我瑞,我今真为转轮圣王。’

      “是为转轮圣王七宝成就。谓四神德,一者、长寿不夭无能及者,二者、身强无患无能及者,三者、颜貌端正无能及者,四者、宝藏盈溢无能及者。是为转轮圣王成就七宝及四功德。

      “时,转轮圣王久乃命驾出游后园,寻告御者:‘汝当善御而行。所以然者?吾欲谛观国土人民安乐无患。’时,国人民路次观者,复语侍人:‘汝且徐行,吾欲谛观圣王威颜。’时,转轮圣王慈育民物如父爱子,国民慕王如子仰父,所有珍琦尽以贡王:‘愿垂纳受,在意所与!’时王报曰:‘且止!诸人!吾自有宝,汝可自用。’

      “转轮圣王治此阎浮提时,其地平正,无有荆棘、坑坎、堆阜,亦无蚊虻、蜂蝎、蝇蚤、蚖蛇、恶虫,石沙、瓦砾自然沉没,金银宝玉现于地上,四时和调,不寒不热。其地柔濡,无有尘秽,如油涂地,洁净光泽,无有尘秽;转轮圣王治于世时,地亦如是。地出流泉,清净无竭,生柔濡草,冬夏常青,树木繁茂,华果炽盛。地生濡草,色如孔翠,香若婆师,濡如天衣。足蹈地时,地凹四寸,举足还复,无空缺处。自然粳米无有糠糩,众味具足。时有香树,华果茂盛,其果熟时,果自然裂,出自然香,香气馥薰。复有衣树,华果茂盛,其果熟时,皮壳自裂,出种种衣。复有庄严树,华果茂盛,其果热时,皮壳自裂,出种种庄严具。复有鬘树,华果茂盛,其果熟时,皮壳自裂,出种种鬘。复有器树,华果茂盛,其果熟时,皮壳自裂,出种种器。复有果树,华果茂盛。其果熟时,皮壳自裂,出种种果。复有乐器树,华果茂盛,其果熟时,皮壳自裂,出众乐器。

      “转轮圣王治于世时,阿耨达龙王于中夜后起大密云,弥满世界而降大雨,如构牛顷,雨八味水,润泽周普。地无停水,亦无泥淖,润泽沾洽,生长草木。犹如鬘师水洒华鬘,使华鲜泽,令不萎枯;时雨润泽,亦复如是。又时于中夜后,空中清明,净无云曀,海出凉风,清净调柔,触身生乐。圣王治时,此阎浮提五谷丰穰,人民炽盛,财宝丰饶,无所匮乏。

      “当时,转轮圣王以正治国,无有阿枉,修十善行;尔时诸人民亦修正见,具十善行。其王久久,身生重患,而取命终;时犹如乐人,食如小过,身小不适,而便命终,生梵天上。时,玉女宝、居士宝、主兵宝及国土民作倡伎乐,葬圣王身。其王玉女宝、居士宝、主兵宝、国内士民,以香汤洗浴王身,以劫贝缠五百张叠,次如缠之。奉举王身,置金棺里,以香油灌,置铁椁里,复以木椁重衣其外,积众香薪重衣其上,而阇维之。于四衢道头起七宝塔,纵广一由旬,杂色参间,以七宝成。其塔四面各有一门,周匝栏楯,以七宝成。其塔四面空地纵广五由旬,园墙七重、七重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金墙银门,银墙金门;琉璃墙水精门,水精墙琉璃门;赤珠墙玛瑙门,玛瑙墙赤珠门;砗磲墙众宝门。其栏楯者,金栏银桄,银栏金桄;水精栏琉璃桄,琉璃栏水精桄;赤珠栏玛瑙桄,玛瑙栏赤珠桄;砗磲栏众宝桄。其金罗网下悬银铃,其银罗网下悬金铃;琉璃罗网悬水精铃,水精罗网悬琉璃铃;赤珠罗网悬玛瑙铃,玛瑙罗网悬赤珠铃;砗磲罗网悬众宝铃。其金树者,银叶华实;其银树者,金叶华实;其琉璃树,水精华叶;水精树,琉璃华叶;赤珠树者,玛瑙华叶;玛瑙树,赤珠华叶;砗磲树,众宝华叶。其四园墙复有四门,周匝栏楯,又其墙上皆有楼阁宝台。其墙四面有树木园林、流泉浴池,生种种华,树木繁茂,华果炽盛,众香芬馥,异鸟哀鸣。其塔成已,玉女宝、居士宝、典兵宝、举国士民皆来供养此塔。施诸穷乏,须食与食,须衣与衣,象马宝乘,给众所须,随意所与。转轮圣王威神功德,其事如是。”

      【白话参考】

      (三○)世记经{一八-二二}

      大意:

      此经为佛陀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俱利窟时,参集于讲堂的诸比丘们,正在论议有关于天地的成败,众生所居的国邑等事。佛陀听后,就为诸比丘们述说器世间的发生成立,展转变化,终未皈趋,以及构成组织等事。这虽然是原始的,但也可以说是佛教的宇宙观。下面计有十二品,是有关于其详细的说明:

      1.阎浮提洲品,2.郁单曰品。3.转轮圣王品,4.地狱品,5.龙鸟品,6.阿须伦品,7.四天王品,8.忉利天品,9.三灾品。10.战斗品,11.三中劫品,12.世本缘品。

      又此经是基于佛说之名,而集诸散在诸经里面之有关于有情世间及物器世间之说,暨佛教的基本教理之三法印、正、像、末三时的思想等事。各品的概要如下:

      1.阎浮提洲品:

      首先提示三千大千世界之成坏,以及众生所居的国土之佛剎的成坏之说,为世纪经的眼目,而进入本论。以佛教宇宙观的基训之须弥山(妙高山)为中心,举出诸天的居处。其次为四方间隔山海。而有东胜神洲(东毘提诃)。南有阎浮提(南赡部洲),西有俱耶尼(西牛货洲),北有郁单曰(北俱卢洲、胜处)。说南阎浮提洲才是众生所居的国土,是缘阎浮提树而名。此土南狭北广,纵广七千由旬。说人面也仿照此种地形之说以推,即会令人想起印度本土的地形,实寓意很深!继之而缕述阎浮提洲的严饰之诸相。

      2.郁单曰品:

      详述位于须弥山之北的一大洲──郁单

      曰之山川草木,鸟兽住人等诸相。里面有关于住民的部份,则说容貌端正,没有甚么系恋,寿命常定,死后会生到天界,是因修习十善道的果报之故。又众生、物器两世界的诸相之因,是由于业之如何而来。说郁单曰为三天下中的最上最胜者。

      3.转轮圣王品:

      详述转轮圣王之出现于此阎浮提洲时,会具足如下之七宝:(1)金轮宝,(2)白象宝,(3)绀马宝,(4)神珠宝,(5)玉女宝,(6)居士宝,(7)主兵宝。为赞转轮圣王的威神功德,而说其时国土丰饶,人民炽盛,天下泰平,国界安隐等,是一理想的王国。其基本思想是因国王能依正法治国,教民修持十善业,有以致之。

      4.地狱品:

      在二大金刚山(铁围山)的中间,有八大地狱。八大地狱里,各有十六小地狱。又在二大金刚山之间,僧佉(数)风所起之处,又有十地狱,计为一百四十八地狱。这一品曾详述这些地狱的诸相。堕地

      狱的原因,是由于三恶业,而举出瞿婆梨比丘(牛守,提婆达多的弟子)之例为证。其次以老、病、死为三使者,依身口意之三恶业而堕地狱,而受阎罗(缚,地狱总司)的判决。

      5.龙鸟品:

      此品叙述卵生、胎生、湿生、化生等四种龙,以及四种鸟之所报,提示持戒的种类和果报。缕述持守龙戒、鸟戒、兔枭戒、狗戒、牛戒、鹿戒,或痖戒,或摩尼婆陀(宝贤,夜叉八大将之一)戒等,均得不到生天,还会堕入同类之众生,以破恶见邪说。又举出盲人探象之喻,作彻底的破邪!

      6.阿须伦品:

      此品叙述须弥山之北,大海水底之阿须伦(阿修罗,非天)的宫殿、园林之严饰。显示在其处游戏的情形之阿须伦王之福报、功德、威神力等事。

      7.四大天王品:

      叙述四天王的居城园林之庄严,以及在

      其处游戏娱乐之四天王的福报、功德、威神力等事。

      8.忉利天品:

      叙述位于须弥山顶之三十三天(忉利天)的居城、园林、水池、阶道、诸花、光明的庄严相,以及忉利天的福报、功德、威神力等事。又说住于四大洲的人们之身长、寿命、食物、生活、婚姻等事。并说依各人之业而持生于地狱、饿鬼、畜生、人、天等处的次第。其次述说外道梵志的恶见邪税,以及鬼神的守护,暨四大洲各各之三胜事。又说地水火风的四大神之恶见,以及对于此,而说四圣谛之教示,以及四大神之得三皈五戒等事。

      9.三灾品:

      此品说明成住坏空之四事(四事为四劫,为长久无量无限,不可以日月岁数所能计算得出之时节)。是以火、水、风等三灾到来时之三灾为品名者。里面说坏劫时,火灾会烧至光音天之边际(指烧至第二禅天之下,即初禅天是)。其次水灾会

      淹至遍净天之边际(第三禅天下面,即指淹盖二禅天)。最后之风灾会吹至果实天的边际(四禅下面,指吹尽三禅天)。当火灾始欲起时,世人皆行正法,正见不邪,修十善业,因行此法之故,即得第二禅天(光音天)。依次而得第三禅天(遍净天)、第四禅天(果实天)。遇此火水风三灾时,即依次而会将初禅、二禅、三禅败坏迨尽,是藉此以示一切无常,及度世解脱之故。里面并述及三灾后,世界之复原等事。

      10.战斗品:

      详述阿须伦(阿修罗)与帝释诸天争斗之相。

      11.三中劫品:

      因十恶不善行的果报,由人寿四万岁渐减而至十岁的期间,以及修十善行,而由十岁渐增而至于四万岁的前后二期合而为一中劫(俱舍所谓之一小劫)。在前期中怀有瞋恚害心,而无慈仁,而为刀兵劫。怀悭贪,而无施与心,而为谷贵劫(饥饿

      劫)。在后期中,有疾疫劫之期。是时世人修持正法,都有正见,具有十善行。此时此界之鬼神都放逸媱乱,不能保护世人。世人即被他界而来的鬼神侵娆得很利害。此界之鬼神也因畏惧他界之鬼神之力大,而回避,致被搅得一塌糊途!好哉疾疫劫期间的人们,都因能互询「病愈与否?身安稳否?」故能藉此因缘。命终之后,即升天界。

      12.世本缘品:

      此品是有关于成劫之叙述,是关于佛教之宇宙开辟之记事。说三灾过后,天地将回复成就时,在光音天的人,命终之后,即展转下生。世界渐次成就,国土即被庄严。人民初来,而有男女之分,他们之间因而生起爱染之心。到了食用之物渐次隐没,而为诤讼之端,为此而立国王,而定君臣之别,而制四姓,是为世界回复成立的因缘。

      一、世记经:阎浮提洲品第一

      大意:本经叙述佛陀在舍卫国祇园精舍之俱利窟(花林窟)时,集合在讲堂的诸比丘,正在谈论天地的成败,众生所居的国邑等事。佛陀为他们而开讲有关于宇宙世界的发生成立,展转变化等所谓佛教的宇宙观,分为下列的十二品:1.阎浮提洲品,2.郁单品,3.转轮圣王品,4.地狱品,5.龙鸟品,6.阿须伦品,7.四天王品,8.忉利天品,9.三灾品,10.战斗品,11.三中劫品,12.世本缘品。阎浮提洲品乃以须弥山为中心,展述众生所居的世界。首先举出诸天所居之处,依次而说隔山隔海之外围四方,有四大洲(东胜神洲、南赡部洲、西牛

      货洲、北俱卢洲-胜处)。其中以南赡部洲为众生所居的国土,缘于阎浮提树而名。说南狭北广,纵广七千由旬,人面也和此地形相似,继之而缕述阎浮提洲的严饰的诸相。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住在于俱利窟(花林窟,祇园精舍中的一建筑物),和大比丘众,一千二百五十人俱在。

      这时,众比丘们吃食之后,集在于讲堂上论议而说:「诸位贤者!真是未曾有之事,现在看得到的此天地,到底会由于甚么理由而败坏?是由于甚么缘由而成立的呢?众生所居的国土到底是如何呢?」

      那个时候,世尊在于闲静处,由于天耳彻听,而听到诸比丘在于食后,集聚于讲堂上面议论如此之言。那时世尊,就在于

      静窟站起,到了讲堂,坐在于该堂。世尊知而故问,问诸比丘们说:「刚才所议的,是谈议甚么事呢?」诸比丘们白佛说:「我们在于吃食后,集合在于法讲堂上论议而说:『诸位贤者!真是未曾有之事!现在这天地到底会由于甚么缘由而败坏?由于甚么缘由而成就的呢?众生所居的国土到底是怎样呢?』我们集在于讲堂,乃论议如是之事的。」

      佛陀告诉诸比丘们说:「善哉!善哉!凡是出家的人,应该要行二种法:第一就是贤圣默然(要静默思道),第二就是讲论法语(谈论真理)。你们集合于讲堂,也应该如是的:不是贤圣默然,就是讲论法语。诸比丘们!你们欲听闻如来记说天地的成败,众生所居的国邑与否吗?」这时,诸比丘们白佛说:「唯然!世尊!现在正是时候,我们愿乐欲闻。如世尊讲说后,当会奉持教言!」

      佛陀说:「比丘!谛听!谛听!听后要善思念它,当会为你们讲说。」佛陀于是

      告诉诸比丘们说:「如有一个太阳与月亮,周行于四天下,其光明所照得到的范围那样,像如是的,有千个世界,千世界当中,有一千个日与月,有一千个须弥山王(妙高山,为一小世界的中心),有四千个天下,四千个大天下,四千个海水,四千个大海水,四千只龙,四千只大龙,四千只金翅鸟,四千只大金翅鸟,四千处恶道,四千处大恶道,四千位王,四千位大王,七千株大树,八千处大泥犁(地狱),十千个大山,千名阎罗王(缚,地狱的总司),千处四天王天(持国、增长、广目、多闻,第一层天),千处忉利天(三十三天,第二层天),千处焰摩天(时分天,第三层天),千处兜率天(知足天,第四层天),千处化自在天(化乐天,第五层天),千处他化自在天(第六层天,欲界天到此为止),千处的梵天(大梵天,里面包括梵众天、梵辅天,为初禅天),以上就是一个小千世界。像如是之一个小千世界,其处,有小千世界的

      千倍的世界,为之中千世界;如一个中千世界那样,其处的中千世界的千倍世界,就为之三千(小千、中千、大千)的一个大千世界。像如是的,有世界的周匝成败,众生所居的,名叫一佛剎(佛土、佛国,指一佛所教化的范围)。

      佛陀继之而告诉比丘们说:「现在的此大地,其深度为十六万八千由旬(由旬译为限量,转译为驿,为帝王一日之行程,或为三十里、四十里,实际约为七里,或二哩,为计算距离的单位),其边无际,地乃依止于水轮。水轮的深度为三千三十由旬,其边无际,水轮乃依止于风轮。风轮的深度为六千四十由旬,其边为无际。比丘们!其大海水的深度为八万四千由旬,其边为无际的。须弥山王入于海水中为八万四千由旬,出于海水上面,其高度为八万四千由旬,下其根,连于地,多为坚固的地分。其山乃直上,没有阿曲(不弯曲),生有种种的树,树木都出众香气,其香遍于山林,有好多的贤圣,为大

      神妙之天所居止的。其山的下基,有纯金沙,其山的四面分出有四埵,其高度为七百由旬,为杂色间厕(山埵里有种种颜色夹在其间),为七宝(金、银、琉璃、玻瓈〔水精〕、砗磲〔状如车的牙辋,体坚色明〕、赤珠、玛瑙)所成的,四埵都斜低,曲临于海上。

      须弥山王有七宝的阶道,其下阶道之广,为六十由旬,挟道两边,有七重的宝墙,七重的栏楯(栏干)、七重的罗网(以宝珠连缀而成之绸)、七重的行树。有金墙而银门,有银墙而金门,有水精墙而琉璃门,有琉璃墙而水精门,有赤珠墙而玛瑙门,有玛瑙墙而赤珠门,有砗磲墙而众宝门。其栏楯的话,即金栏(栏干的纵木为栏)而银桄(栏干的横木为楯,为桄),银栏而金桄,水精栏而琉璃桄,琉瑙栏而水精桄,赤珠栏而玛瑙桄,玛瑙栏而赤珠桄,砗磲栏而众宝桄。其栏楯的上面有宝罗网,其金罗网的下面,悬有银铃,其银罗网的下面,悬有金铃,琉璃罗

      网,悬有水精铃,水精罗网悬有琉璃铃,赤珠罗网悬有玛瑙铃,玛瑙罗网悬有赤珠铃,砗磲罗网悬有众宝铃。其金树,即:金根金枝,银叶华实;其银树的话,即:银根银枝,金叶华实;其水精树,即为水精根枝,琉璃华叶;其琉璃树即为琉璃根枝,水精华叶;其赤珠树,即为赤珠根枝,玛瑙华叶;其玛瑙树,即为玛瑙根枝,赤珠华叶;砗磲树的话,即为砗磲根枝,众宝华叶。

      其七重墙来说,其墙乃有四个门,门有栏楯。七重墙的上面,均为有楼阎台观,周匝围遶,而有园观浴池,生有众宝的华与叶。有宝树行列(排列的一行一行,很整齐),花果都很繁茂,香风四起,而悦可人心。有凫鴈鸳鸯。有异类的奇鸟,为算不尽的千种类,都相和而呜。又,须弥山王,其中级阶道,其广为四十由旬,挟道两边,有七重的宝墙,栏楯也为七重,罗网也为七重,行树也为七重,乃至算不尽的众鸟,都相和而鸣。亦(又)如下阶

      (其下级阶道也同样的情形)。上面的级阶道,其广为二十由旬,挟道的两边,有七重的宝墙,栏楯也有七重,罗网也为七重,行树也有七重,乃至算不尽的众鸟,都相和而鸣,也和中阶一样的情形。」

      佛陀继续不断的又告诉诸比丘们说:「其下阶道,有鬼神住在那里,名叫伽褛罗足(金翅鸟之名);其中阶道也有鬼神住在那里,名叫持鬘;其上阶道也有鬼神住在那里,名叫喜乐。其四埵的高度为四万二千由旬,其处为四天大王所居的宫殿,有七重的宝城,栏楯也七重、罗网也七重、行树也七重。有诸宝铃,乃至算不尽的众鸟,其相和而鸣的情形,也和上举之事一样。须弥山顶有三十三天宫(忉利天宫),宝城为七重,栏楯也为七重,罗网也为七重,行树也为七重,乃至算不尽的众鸟,其相和而鸣的情形,也是如是。超过三十三天的由旬为其一倍之处,有焰摩天宫(时分天宫),超过焰摩天宫的由旬为其一倍之处,有兜率天宫(知足天

      宫),超过兜率天宫的由旬,为其一倍之处,有化自在天宫(化乐天宫),超过化自在天宫的由旬,为其一倍之处,有他化自在天宫,越过他化自在天宫的由旬,为其一倍之处,有梵加夷天宫(净身宫,色界初禅的通称)。

      在于他化自在天,与梵加夷天的中间,有摩天宫(摩天神宫,为欲界的顶上的天神,都以他化自在天为之)。纵广为六千由旬,宫墙为七重,栏楯也七重,罗网也七重,行树也七重,乃至算不尽的众鸟,其相和而鸣的情形,也是如是这般。越过梵伽夷天宫的由旬,为其一倍之处,有光音天宫(色界三禅的第三天),超过光音天的由旬,其为一倍之处,有遍净天宫(色界三禅的第三天),越过遍净天,其由旬加一倍之处,有果实天宫(广果天,色界四禅天之初天),越过果实天宫,由旬加一倍之处、有无想天宫(色界四禅天之二),越过无想天,由旬加一倍之处,有无造天宫(无烦天,色界四禅天之

      三),越过无造天,其由旬加一倍之处,有无热天宫(色界初禅天之四),越过无热天,由旬加一倍之处,有善见天宫(色界四禅天之五),越过善见天,由旬加一倍之处,有大善见天宫(善现天,色界四禅天之六),越过大善见天,由旬加一倍之处,有色究竟天宫(为色界四禅的顶天),越过色究竟天,其上面有空处智天(无色界天之一),有识处智天(无色界天之二),无所有处智天(无色界之三),有有想无想处智天(非想非非想处天,无色界之四),齐于此,名叫众生边际,也就是众生的世界。一切众生都有生、老、病、死,都会受阴、受有,齐于此,不能越过于此。」

      佛陀告诉比丘说:「须弥山的北方,有一天下,名叫郁单曰(北俱卢洲,胜处,四大部洲之一),其土地为正方形的,纵广都为一万由旬,人的面也是正方形的,都相似于其地形。须弥山之东方,也有一天下,名叫弗于逮(东胜身洲,四大部洲

      之一),其土地为正圆形,纵广都为九千由旬,人面也是圆形的,也像其土地之形。须弥山的西方,也有一天下,名叫俱耶尼(西牛货洲,四大部洲之一),其土地之形,有如半月,纵广都为八千由旬,人面也同样的,都像其地形。须弥山之南方,也有一天下,名叫阎浮提(南赡部洲,四大部洲之一,有树名阎浮-胜金,为吾人所住的地方),其土地为南狭北广,纵广都为七千由旬,人面也同样的,都像此地形。须弥山的北面的天上,有金所成的光明,照耀于其北方。须弥山的东面的天上,有银所成的光明,照耀于其东方。须弥山的西面的天上,为水精所成的光明,照耀于其西方。须弥山的南面的天上,有琉璃所成之光,照耀于其南方。

      郁单曰(胜处,北洲)有一大树王,名为庵婆罗,其围有七由旬,高度为百由旬,枝叶遍布于四方,为五十由旬。弗于逮(胜身,东洲)有一大树王,名为伽蓝浮,其围为七由旬,高度为百由旬,枝叶

      遍布于四方,为五十由旬。俱耶尼(牛货,西洲)有一大树王,名叫斤提,其围为七由旬,高度为一百由旬,枝叶遍布于四方,为五十由旬。又其树下,有石牛幢(由有石牛,故名牛货洲),高度为一由旬。阎浮提(胜金,南洲),有一大树王,名叫阎浮,其围为七由旬,高度为一百由旬,枝叶遍布于四方,为五十由旬。

      金翅鸟王,(八部众之一),以及龙王,(八部众之一),其树名叫做俱利睒婆罗,其围为七由旬,高度为百由旬,枝叶遍布于四方,为五十由旬。阿修罗王(非天,八部众之一,被帝释征服的大力鬼神)也有树,名叫善画,其树围为七由旬,高度为百由旬,枝叶遍布于四方,为五十由旬。忉利天(三十三天,第二层天,帝释所居之天)有树,名叫昼度,树围为七由旬,高度为百由旬,枝叶遍布于四方,为五十由旬。

      须弥山的旁边有一山,名叫伽陀罗,高度为四万二千由旬,纵广为四万二千由

      旬,其边际非常的广远,杂色间厕,七宝所成(为七宝间夹混合而成的山)。其山离开须弥山为八万四千由旬,其间纯生优钵罗花(青莲花)、钵头摩花(赤莲花)、俱物头花(黄莲花)、分陀利花(白莲花),也有芦苇、松、竹,丛生在于其里面,都放出种种的香,香气都充遍。离开佉陀罗山(伽陀罗山)不远的地方有一山,名叫伊沙陀罗,高度为二万一千由旬,纵广为二万一千由旬,其边际很广远,为七宝间杂而夹厕混合所成的。离开佉陀罗山(伽陀罗山)四万二千由旬的地方,其间纯生优钵罗花、钵头摩花、俱物头花、分陀利花,也有芦苇、松、竹,丛生在其中,都放出种种的香,其香气都充遍于其处。离开伊沙陀罗山不远之处有一山,名叫树巨陀罗,其高度为一万二千由旬,纵广也为一万二千由旬,其边际很广远,为七宝间杂而夹厕混合所成的。离开伊沙陀罗山二万一千由旬,其间纯生四种杂花,也有芦苇、松、竹,丛生在于其

      中,而放出种种的香,香气都充遍于该处。离开树巨陀罗山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山,名叫善见,高度为六千由旬,纵广为六千由旬,其边际很广远,为七宝间杂而夹厕混合所成的。离开树巨陀罗山一万二千由旬,其间纯生四种的杂花,也有芦苇、松、竹,丛生在其中,而放出种种香,香气都充遍该处。

      离开善见山不远之处,有一座山,名叫马食山,高度为三千由旬,纵广也三千由旬,其边际很广远,为七宝间杂夹厕混合所成的。离开善见山六千由旬,其间纯生四种杂花,也有芦苇、松、竹,丛生在其中,而放出种种之香,香气都充遍于该处。离开马食山不远处,有一座山,名叫尼民陀罗,高度为一千二百由旬,纵广也为一千二百由旬,其边际很广远,为七宝间杂夹厕混合所成的。离开马食山三千由旬,其间纯生四种杂花,也有芦苇、松、竹,丛生其中,而放出种种之香,香气充遍于该处。离开尼民陀罗山不远之处,有

      一座山,名叫调伏,高度为六百由旬,纵广也为六百由旬,其边际很广远,为七宝间杂夹厕混合所成的。离开尼民陀罗山一千二百由旬,其间纯生四种杂花,也有芦苇、松、竹,丛生在其中,而放出种种之香,香气都充遍于该处。离开调伏山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山,名叫金刚围,高度为三百由旬,纵广也为三百由旬,其边际很广远,为七宝间杂夹厕混合所成的。离开调伏山六百由旬,其间纯生四种的杂花,也有芦苇、松、竹,丛生在其中,而放出种种的香,香气充遍于该处。

      离开大金刚山不远的地方,有大海水,海水的北岸,有一大树王,名叫阎浮,其围为七由旬,高度为一百由旬,大树的枝叶遍布于四方,为五十由旬。其边的空地又有丛林,名叫庵婆罗,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阎婆,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婆罗,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多罗,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那多罗,纵广为五十

      由旬。又有丛林,名叫为男,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为女,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男女,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其名为散那,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栴檀,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佉詶罗,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波捺婆罗,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毗罗,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香捺,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为梨,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安石留,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为甘,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呵梨勒,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毗酰勒,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阿摩勒,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阿摩犁,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捺,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甘蔗,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苇,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竹,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舍

      罗。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舍罗业,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木瓜,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大木瓜,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解脱华,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瞻婆,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婆罗罗,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修摩那,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婆师,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多罗梨,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伽耶,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丛林,名叫葡萄,纵广为五十由旬。

      经过这里后,其地为空的(有空地),在其空地中,又有花池,纵广为五十由旬。又有钵头摩池(青莲花池)、俱物头池(黄莲花池)、分陀利池(白莲花池),毒蛇满在其中(有很多毒蛇在里面),各各都为纵广五十由旬。经过这里后,地都是空的(有空地),在其空地中,有大海水,名叫郁禅那。此水的下面有转轮圣王之道,广为十二由旬,挟道的

      两边有七重的墙、七重的栏楯、七重的罗网,七重的行树,周匝的校饰,都以七宝而成的。在阎浮提之地,如有转轮圣王出现于世间时,海水自然会退去,其道会平现。离开大海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山,名叫郁禅。其山乃非常的端严,树木很繁茂。花果很炽盛,种种的香,非常的芬馥,异类的禽兽,没有不有的。离开郁禅山不远的地方有山,名叫金壁,里面有八万的岩窟,有八万的象王止住在此诸窟里面,其身都纯白色,头为杂色,口有六只牙,齿的中间,都以金填的。过了金壁山后,有一座山,名叫雪山,纵广为五百由旬,深度也为五百由旬,东西都入于海里。雪山的中间有一座宝山,高度为二十由旬。

      雪山的埵山的高度为一百由旬,其山的顶上有阿耨达池(无热恼池),纵广为五十由旬,其水为清冷,为澄净而无秽污。有了七宝的砌垒,有了七重的栏楯,有了七重的行树,为种种的异色,都以七宝合成的。其栏楯的成分乃为:金栏而银桄

      (杆),银栏而金桄,琉璃栏而水精桄,水精栏而琉璃桄,赤珠栏而码瑙桄,码瑙栏而赤珠桄,砗磲栏而以众宝为桄。金网而银铃,银网而金铃,琉璃网而水精铃,水精网而琉璃铃,砗磲网而以七宝为铃。金多罗树则为金根、金枝,而银叶银果,银多罗树则为银根、银枝,而金叶金果,水精树则为水精根、枝,而琉璃的花、果,赤珠树则为赤珠根、枝,而码瑙叶、玛瑙花、果,砗磲树为砗磲根、枝,而众宝的花、果。

      阿耨达池之侧,都有了园观浴池,众花积聚,种种的树叶、花果,均很繁茂。有种种的香风,芬馥遍布于四方。种种的异类的诸鸟,都哀鸣相和。阿耨达池的池底,为金沙充满,其池的四边均有梯陛,有金桄而银陛,银桄而金陛,琉璃桄而水精陛,水精桄而琉璃陛,赤珠桄而玛瑙陛,玛瑙桄枕而赤珠陛,砗磲桄而众宝之陛。环遶水池的周匝,均有栏楯,也生有四种之花,青色、黄色、赤色、白色,都

      夹杂而参厕其中间。其华都如车轮,其根都如车毂。由花根流出其汁,其色乃白如乳,味之甘,乃如蜜。阿耨达池之东方,有恒伽河,从牛口流出,率从五百河而流入于东海。阿耨达池的南方,有新头河,从师子口流出,率从五百河而流入于南海。阿耨达池的西方,有婆叉河,从马口流出,率从五百河而流入于西海。阿耨达池的北方,有斯陀河,从象口中流出,从五百河流入于北海。阿耨达的宫中,有五柱堂,阿耨达龙王(无热龙王,下面为有关于此龙王的记事),恒住于此里面。」

      佛陀说:「为甚么缘故,名叫阿耨达呢?阿耨达的意义是甚么呢?因为在此阎浮提里面所有的龙王,都均为有三种疾患,唯有阿耨达龙没有此三患。那三患呢?第一就是全体阎浮提所有的诸龙,都被热风、热沙着于其身,而烧热其皮肉,及烧热诸龙的骨髓,都以此为其苦恼,唯有阿耨达龙没有此种苦患。第二就徒:全体阎浮提所有的龙宫,都有恶风之暴起,

      而吹其宫内,使牠们失去了宝饰衣,龙身就自现体,都以此为苦恼,唯有阿耨达龙王没有如是的苦患。第三就是:全体阎浮提所有的龙王,各在宫中相娱乐之时,会有金翅大鸟飞入于宫中去搏撮,或者始生方便,欲取龙食时(全翅鸟刚展其力,欲搏取龙去为其食料时),诸龙都会怖惧,常为此而怀热恼,唯有阿耨达龙没有如此的苦患。如果金翅鸟生起其念,而欲住的话,就便会命终,因此之故,名叫阿耨达。」(无热)。

      佛陀告诉诸比丘们说:「雪山的右边,有一个城,名叫毗舍离,其城北有七黑山,在七黑山的北方有香山,其山常有歌唱伎乐的音乐的声音。山内有二个窟,一名叫做昼,第二窟之名叫做善昼,为天的七宝所成的,为柔软香洁,有如天衣那样。有妙音的干闼婆王(乐神)率领五百位干闼婆止住在其里面。昼窟与善昼窟的北方有婆罗树王,名叫善住,有八千株的树王围遶在其四面。善住树王之下,有象

      王,也是名叫善住,都止住在此树下,身体为纯自色,七处(两足下、两手、两肩、顶中之七个地方)都平住,其力能飞行(跑步如飞)。其头为赤色,夹杂有杂色之毛,六支牙都为纤佣,以金填在于其间,有八千只象,围遶随从在那里。其八千株的树王的下面的八千匹象,也是同样的。

      善住树王的北方,有大的浴池,名叫摩陀延,纵广为五十由旬,有八千个浴池周匝围遶于此大浴池,其水很清凉,并没有尘秽,都以七宝堑,周匝砌垒而围遶。池有七重的栏楯、七重的罗网、七重的行树,皆七宝所成的。有金栏而银桄,银栏而金桄;水精栏而琉璃桄,琉璃栏而水精桄;赤珠栏而码瑙桄,码瑙栏而赤珠桄;砗磲栏而众宝桄。其金罗网之下,所垂的为银铃,其银罗网之下所垂的为金铃,水精罗网所垂的为琉璃铃,琉璃罗网所垂的为水精铃,赤珠罗网所垂的为码瑙铃,码瑙罗网所垂的为赤珠铃,砗磲罗网所垂的

      为众宝铃。其间的金树乃为金根金枝,而银叶与银的花实;其银树即为:银根银枝,而金叶金花金实;水精树为水精根枝,而琉璃花实;琉璃树为琉璃根枝,而水精花实;赤珠树为赤珠根枝,而码瑙花实;码瑙树为码瑙根枝,而赤珠花实;砗磲树为砗磲根枝,而众宝花实。

      又其池底,乃以金沙布散的。遶池的周匝,有七宝的阶道。金陛而银蹬,银陛而金蹬,水精陛而琉璃蹬,琉璃陛而水精蹬,赤珠陛而码瑙蹬,码瑙陛而赤珠蹬,砗磲陛而众宝蹬,挟陛的两边,皆有宝栏楯。又其池中,乃生四种的华,青、黄、赤、白,众色参杂其间。其华如车轮那样,其根即如车毂。花根会流出汁,其色如乳那样之白,其味如蜜那样之甘。遶池的四面,有众园观、丛林、浴池,而生种种的花。树木很清凉,花果很丰盛,无数的众鸟,相和而鸣,也是如是。善住象王起念,而欲游戏,而欲进入于池里去洗浴之时,即会念起八千匹的象王之事。这

      时,八千匹的象王,也会又念:善住象王现在正在怀念于我们,我们应该赶至象王之处!于是(就这样的),众象即往象王之前而立在于那里。

      这时,善住象王乃率领八千匹象,欲到于摩陀延池,在诸象当中,有的为大象王持盖的,有执宝扇在扇大象王的,里面也有作倡伎乐,在前面为导引的。这时,善住象王乃入于池内去洗浴,而作倡伎乐,共相娱乐在那里。或者有象,为象王洗鼻的,也有洗口、洗头、洗牙、洗耳、洗腹、洗背、洗尾、洗足的。里面也有拔起华根,将其洗洁后,给与象王吃食的,也有取四种花,散在于象王的身上的。那个时候,善住象王在于池里洗浴、饮食,共相娱乐之后,就上于岸上,向于善住树而立在那里。其随来的八千象,即在于其后,各自进入于池内去洗浴、饮食,共相娱乐。一切完毕之后,就出池而至于象王之处。

      这时,象王率领八千象,前后导引跟

      从,而至于善住树王之处,就中,有的持盖去覆荫象王,也有执宝扇去扇象王的,其中也有作倡伎乐,在前引导的。这时,善住象王到了树王之处后,即随其坐卧行步的自由,而游止于其处。其余的八千象,也各自在于树下,坐卧行步都同样的随他们之意,而游止于其处。在树林中,有的树之围,为八寻(一寻为八尺),也有围为九寻,乃至于十寻、十五寻的,唯有善住象王所止住的婆罗树王树之围为十六寻。其八千娑罗树的枝叶堕落之时,会有清风远吹,而把它吹置于林外。又八千象之大小便时,会有诸夜叉鬼(恶鬼的总称),将其除之于树林之外。」

      佛陀告诉比丘们说:「这只善住象王,有很大的神力的功德,就是如是,虽然为畜生,但是所受之福,乃为如是的。」

      二、世记经:郁单曰品第二

      大意:须弥山北方有大洲,为郁单曰(北俱卢洲,译为胜处。本经叙述此洲的山川草木,鸟兽人类的诸相。尤其是说明人类的容貌很端正,而不系念,寿命常定,死后会往生于天上,完全是由于修习十善所带来的果报。又众生、物器的二世界之诸相之因,乃由于其业之如何而来的。因之而说明此洲在于三大部洲中(阎浮提外)为最上最胜的!

      佛陀告诉诸比丘们说:「郁单曰(胜洲)的天下,有很多的诸山。在那山侧,都有诸园观浴池。生有众多的杂花,树木都很清凉,花果也很丰茂,有算不尽的众鸟,都相和而鸣。又在其山中,有很多的

      众流水,其水都洋顺,并不会有卒暴的现象,众花覆在其水流的上面,泛泛而慢慢的流,挟岸的两边有很多的众树木,枝条都很柔弱,花果都很繁炽。地上生有濡草,盘萦而右旋,其色如孔雀之翠,其香乃如婆师花(雨生花,很香的花),其软有如天衣。其地很柔濡,用脚踏地时,地则凹陷四寸之深,将脚举起时,又再回复,其地之平,都如手掌那样,并没有高下可说。

      比丘们!那个郁单曰洲的土地的四面,有阿耨达池,纵广各为一百由旬,其水很澄清,并没有秽垢,都用七宝垫厕砌其边际的,乃至有算不尽的众鸟,都相和悲鸣,和摩陀延池(阎浮提洲,善住树王的北边的大浴池)的严饰都一模一样,并没有不同。其四大池,都各出四大河,其广为十由旬,河水很洋顺,并没有卒暴,有众花覆上在水面,泛泛而慢慢的流过去,挟岸的两边有很多的众树木,枝条都很柔弱,花果都很繁炽。地上所生的濡草,都

      盘萦而右旋,其色都如孔雀之翠,其香都如婆师花(雨生花,很香的花),濡如天衣那样。其地为柔濡,用足蹈地时,地凹有四寸之深,将脚举起时,又回复,其地又平垣如手掌,并没高下可言。又其土地并没有沟涧,也没有坑坎、荆棘、株杌(树根出土的部份为株,无枝的树为杌,也是形容没有凸凹之义),也没有蚊虻,没有蚖蛇、蜂蝎、虎豹等恶兽。土地纯为众宝,没有石沙。阴阳都调柔,四气都和顺,都不寒不热,没有众恼患。其土地很润泽,不起尘秽,有如以油涂那样,并没有游尘。都常生百草,没有严冬炎夏,树木都很繁茂,花果都很炽盛。地生的濡草,都盘萦右旋,其色都如孔雀之翠,其香都如婆师花(雨生花,很香的花),濡如天衣那样。其地很柔濡,以脚蹈地时,地即凹陷四寸,将脚举起时,还复如初,地平如手掌那样的没有高下。

      其土常有自然的粳米,不种而自生出,没有糠糩,有如白花之聚,也如忉利天

      (三十三天)之食,众味都具足。其土常有自然的釜镬(煮食物的锅子),有摩尼珠(如意珠),名叫焰光,放置在于镬下,就会饭熟而光灭,不假藉樵火,不劳动人功。其土有树,名叫曲躬,叶叶都相次序,天空下雨时,乃不会有漏处,那些诸男女们,都止宿在于树下。又有香树,高度为七十里,花与果都很繁茂。其果实成熟时,皮壳会自然破裂,香气会自然放出。其树的高度有的六十里,有的五十里,有的四十里,极小的树高也为五里,花果都很繁茂,其果成熟时,皮壳会自然破裂,香气会自然放出。

      又有衣树,其高度为七十里,花果都很繁茂,其果实成熟时,皮壳自然会破裂,会出种种之衣。其树有的高度为六十里,也有五十里、四十里,极矮小的高度为五里。花果都很繁茂,都会出种种之衣。又有庄严树,高度为七十里,花果都很繁茂,其果实成熟时,皮壳会自然的破裂,会出种种严身之具。其树的高度有的为六

      十里,有的为五十里、四十里,极为矮小的高度为五里,花果都很繁茂,都会出种种严身之具。又有花鬘树,高度为七十里,花果都很繁茂,其果实成熟时,皮壳会自然破裂,会出种种的鬘。其树有的为高度六十里,有的为五十里、四十里,极矮小的高度为五里,花果也同样的都很繁茂,都会出种种的鬘。又有器树,高度为七十里,花果都繁茂,其果实成熟时,皮壳会自然的破裂,会出种种之器。其树有的高度为六十里,也有五十里、四十里,极矮小的高度为五里,花果都很繁茂,都会出种种之器。又有果树,高度为七十里,花果都很繁茂,其果实成熟时,皮壳自然会破裂,会生出种种之果。树有的高度为六十里,有的为五十里、四十里,极矮小的高度为五里,花果都很繁茂,都会生出种种之果。又有乐器之树,高度为七十里,花果都很繁茂,其果实成熟之时,皮壳会自然的破裂,而出种种的乐器。其树有的高度为六十里,有的为五十里、四

      十里,极矮小的高度为五里,花果都同样的很繁茂,而会出种种的乐器。

      其土有水池,名叫善见,纵广都为一百由旬,其水很清澄,并没有垢秽,乃以七宝堑去厕砌其边的。环遶水池的四面,有七重的栏楯、七重的罗网、七重的行树,乃至算不尽的众鸟,其相和而鸣的情形,也都如是(和前述一样)。其善见池的北方,有一树木,名叫庵婆罗,周围为七里,上面的高度为百里,枝叶遍布于四方,为五十里。其善见池的东方,出有善道河,广度为一由旬,其水乃慢慢的流出,并没有洄澓,有种种的杂花,覆蔽在水上面,挟岸的两边的树木,都很繁茂,枝条很柔弱,花果都很炽盛。地上生濡草,都盘萦而右旋,其色如孔雀之翠,其香乃如婆师花之香,其濡乃如天衣之软。其地很柔濡,将脚踏地之时,地凹四寸,举起其足之时,即回复如初,地平如手掌,并没有高下。

      其次,其河中有众宝之船,那边的人民

      欲入其中去洗浴游戏之时,就脱弃衣服放置在于岸上,然后乘船至于中流。俟游戏娱乐之事完毕之后,就渡水上岸,如遇衣服之时,就把它穿在身上,先出去的先穿,后出去的后穿(依上岸之先后,看到衣服时,就把它穿在身上),并不寻求本身所穿的衣服与否。其次乃到香树下,香树即为曲躬,那个人就以手取种种的杂香,用来涂在自己的身上。次到衣树下,树会为曲躬,其人就用手去取种种的杂衣,随意而穿在身上。次到庄严树下,其树就为之曲躬,那个人就用手去取种种的庄严具,用来庄严自身。次到鬘树下,树就为之曲躬,那个人就顺手去取种种的杂鬘,用来戴在于头上。次到器树下,其树就为之曲躬,那个人就用手去取种种的宝器。取宝器后,其次就到了果树下,其树就为之曲躬,那个人就顺手去取种种的美果,有的就把它拿来噉食,有的就含在口中,有的即漉汁而饮。次至于乐器树下,其树就为之曲躬,那个人就顺手去取种种

      的乐器,取来后,即调弦而弹,并用妙声去和其弦,而行诣于园林,在那里随意娱乐,或者一天、二天,乃至于七天,然后再到他处,并没有固定之处。

      善见池的南方,流出为妙体河,善见池的西方,流出为妙味河,善见河的北方,流出为光影河,其情形都一样。善见池的东方,有一园林,名叫善见,纵广都为百由旬,遶园的四边,有七重的栏楯、七重的罗网、七重的行树,都为杂色间厕其中,为七宝所成的。其园的四面,有四大门,有栏楯周匝,都为七宝所成的。园内很清净,并没有荆棘,其土地很平正,并没有沟涧、坑坎、陵阜,也没有蚊虻、飞蝇蚤虱、蚖蛇、蜂蝎、虎狼等恶兽。土地纯为众宝,并没有石沙,阴阳调柔,四气和顺,不寒不热,没有种种的恼患。其土地很润泽,并没有尘秽,有如以油涂地那样,游尘不会生起,百草都会常生。并没有冬夏,树木都很繁茂,花果都很炽盛。地上所生的濡草,都盘萦右旋,其色有如

      孔雀之翠,其香有如婆师花之香,其濡有如天衣之软。其地很柔濡,足蹈地之时,地会凹入于四寸,举足之后,就会回复其原来的平地。

      其园常生自然的粳米,并没有糠糩,有如白花之聚那样,众味都具足,如同忉利天之食物。其园常有自然的釜鍑(大釜),有摩尼珠(如意珠),名叫焰光,将它放置在于鍑下时,饭就会熟,而光炎自会消灭,并不需假藉樵火,不免劳动人功。其园内有一树,名叫曲躬,叶叶都相次第,天空下雨时,也不会有漏雨之虞,那些诸男女们都止宿在其树下。又有香树,高度为七十里,花果都很繁茂,其果实成熟之时,皮壳自会破裂,会出种种的香气。其树有的高度为六十里、五十里、四十里,乃至高度为五里的,花果都很繁茂,都会出种种之香,乃至有乐器之树,其情形都一样。

      其土的人民,都至于那个园中去游戏娱乐,有的一天,有的二天,乃至七天。其

      善见园并没有守护的人,都可以随意游戏,然后回去。善见池的南方,有园林,名叫大善见。善见池的西方,也有园林,名叫娱乐。善见池的北方,也有园林,名叫等花,也是同样的情形。其土的中夜(下午九点至凌晨一点)、后夜(凌晨一点至于五点),有阿耨达龙王,都数数(常常)随时起清净之云,周遍于世界,而降甘雨,有如毂牛乳之顷,以八味之水,润泽普洽,其水都不留停,而地上却并没有泥淖。有如鬘师。用水洒华,使其不萎枯,而常润泽鲜明那样。有时,那个国土在于中夜之后,并没有云翳,空中很清明,海出凉风,清净而柔和,微吹于人的身体,全身体都会觉得很快乐。其土很丰饶,人民很炽盛,假若须食之时,即以自然的粳米放入于釜中,以焰光珠置在于釜下,饭就会自然成熟,珠光会自然消灭。诸有来至其处的人,都自由吃食,其主人不起来时,饭则终究不会有尽,如果其主人起来时,其饭就会尽赐。其饭很鲜

      洁,有如白花之聚,其味很具足,有如忉利天之食那样。他们食此饭后,都没有众病,气力都充足,颜色也很和悦,并不会衰耗。

      其次,其土的人的身体都相类,形貌都同等,都不可分别。其貌都为少壮,有如阎浮提之二十岁左右的人。其土的人民的口齿都平正洁白,密致而无间。头发为绀青色,没有尘垢。头发垂下八指长,都齐肩而止,而不长不短。如果其土的人起欲心之时,则熟视女人,然后舍之而去,那个女人就会随在后面,往诣于园林。如果那位女人为那位男子的父亲母亲的骨肉中所生的,故表示不应行欲的话,其树就不会曲荫,就自散去;假若不是父亲母亲的骨肉中的人,而表示可以行欲的话,其树就会曲躬,会回荫其身,而随意去娱乐,或者一天,或者二天,或者乃至于七天,到时才各自散去。那位女人怀妊后,经过七、八天,便会生产,随其生的为男为女,都置在于四衢的大交道之头,舍后,

      便离开其处。遇有行人,经过那个地方之时,就会出其手指,使那婴孩用嘴去吮,手指自出甘乳,充适婴儿之身。经过七天后,其儿就会成长,会和那个人一样之大,如果为男孩的话,就会向于男孩,假如为女孩的话,就会向于女众。

      那些人命终之后,都不会互相哭泣,会庄严其死尸,放置在于四衢道,将他舍弃而去。有鸟,名叫忧慰禅伽,会来接那死尸,放置在于另外一个地方。其次,其土的人,如要大小便之时,地就自会为之裂开,便利之后(大小便完毕后),其地自会还合如初。其土的人民,并没有所系恋,也没有畜积,寿命都为常定的,死后即往生于天界。他们为甚么缘故,寿命都常定呢?因为他们在于前世之时,都修十善行,而身坏命终之后,才生于郁单曰(北俱卢洲),寿命为千岁,为不增加,也不减少,因此之故,说那些人的寿命都正等无异。

      又次,杀生的人,会堕落于恶趣之中,

      不杀生的话,就会往生于善趣。像如是的,如果窃盗、邪淫、两舌、恶口、妄言、绮语、贪取、嫉妒、邪见的话,就会堕落于恶趣之中;假如不盗、不淫、不两舌、不恶口、不妄言、不绮语、不贪取、不嫉妒、不邪见的话,就会往生于善趣。假如有人,不杀生、不窃盗、不邪淫、不两舌、不恶口、不妄言、不绮语、不贪取、不嫉妒、不邪见的话,即身坏命终之后,会生在于郁单曰(北洲),寿命为千岁,不增加,也不减少,因此之故,说他们的寿命都正等而无异。又次,如果为悭悋贪取,不能施惠与人的话,死后会堕入于恶道;假如开心不悋,能为人施惠的话,就会生在于善处。有人布施与沙门、婆罗门,以及布施给与贫穷的乞儿,或罹疮病、困苦等人,给与他们以衣服、饮食、乘舆、花鬘、涂香、床榻、房舍等物,又造立塔庙,以灯烛去供养的话,其人身坏命终之后,会生于郁单曰,寿命为千岁,不增又不减,因此之故,那些人的

      寿命为正等无异。为甚么缘故,赞称郁单曰的人为胜呢?因为其土的人民虽然不受十善的戒规,然而其举动却会自然的和十善符合,身坏命终之后,都会往生于天上善处。因此之故,那个地方的人得称为胜-郁单曰。所谓郁单曰,其义为云何呢?(甚么叫做郁单曰呢?)在于三天下当中(阎浮洲外之三),其国土就是最上最胜,因此之故,名叫郁单曰。」

      三、世记经:转轮圣王品第三

      大意:本经叙述转轮圣王出现于阎浮提时,即有七宝(金轮宝、白象宝、绀马宝、神珠宝、玉女宝、居士宝、主兵宝)之出现具足。同时阐述转轮圣王之威神功德,而说明其

      国土的丰饶,人民的炽盛,举国人民都享受安乐泰平的王国。能如是,均为以正法而治世,行十善,而致于安隐的。

      佛陀告诉诸比丘们说:「在世间里,有转轮圣王,是成就七宝,也具有了四种神德之王。甚么为之转轮圣王所成就的七宝呢?第一就是金轮宝,第二就是白象宝,第三就是绀马宝,第四就是神珠宝,第五就是玉女宝,第六就是居士宝,第七就是主兵宝。甚么为之转轮圣王的金轮宝之成就呢?如转轮圣王出现在于阎浮提之地时,就是为剎帝利,以水浇在头上的种姓(正式即位的国王)。国王以十五日,月满之时,沐浴香汤,升上于高殿之上,和婇女们共相娱乐。那个时候,忽然现出天的金轮宝在于眼前。金轮宝有千辐,其光色都具足,为天金所成就的,为天匠所造作的,并不是世间所有的,宝轮之径为一

      丈四尺。转轮圣王看见后,乃默然而自念说:我曾经从先宿诸耆旧们,听过如是之语:『如果剎帝利王,以水浇头之种(正式即位之王)。此王以十五日,月满之时,沐浴香汤,升上法殿之上,被婇女围遶的时候,就会自然的有金轮忽然现在于眼前。金轮有千辐,光色都具足,是天匠所造的,并不是世间所有的。金轮之径,有一丈四尺。遇到此宝时,就名叫转轮圣王。』现在有金轮宝之出现,将不是这事情吗?现在我宁可试一试此轮宝一下为是。

      这时,转轮王就召集四兵(四种军队),偏露他的右臂,右膝着在于地上,用右手摩扪金轮,而对它说:『你向东方,如法去转动,不可违背常则。』金轮就听他之语,实时向东而转。这时,转轮王就率领四兵,随在于金轮的后面而行。金轮宝的前面,有四神在引导,金轮所止住的地方,王就休止其驾。那时,东方的诸小国王,看见大王之来到,就用金钵盛

      满银粟,用银钵盛满金粟,来诣王所休止的地方,都稽首而白大王说:『善哉!大王!现在此东方的土地,乃很丰乐,有很多的珍宝,人民也很炽盛,都为志性仁和(心志和平而仁慈),也为慈孝忠顺的好人民,唯愿圣王在这里治政!我们当会为您的给使,会在你的左右,承受您所须要的。』当时,转轮王则对小王们说:『止!止!诸位贤王!难得你们有这种心,可说就是已经供养过我一样的了。你们只要以正法去治化,不可使有偏枉,不可使国内有非法的行动。要自己不杀生,也教人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两舌、不恶口、不妄言、不绮语、不贪取、不嫉妒、不邪见;要使他们都这样的没有匪类之人,这就名叫我的所治的了。』

      这时,诸小国王听此教言等事之后,就跟从大王去巡行诸国,而至于东海之表。其次就行向南方,行向西方、北方,都随轮宝所至之处。每到之处,其诸国王都各献国土给大王,也和到达东方时,受到诸

      小国王所礼遇的那样。此阎浮提之处,为有名,叫做土沃野丰,出产很多的珍宝,林水很清净。轮宝乃选那干广之处,到处周行,封画图度(经过测量规度为界分),东西十二由旬,南北为十由旬。天神都在于中夜(下午九点至凌晨一点)造作城墎,其城为七重,有七重的栏楯,七重的罗网,七重的行树,周匝校饰,以七实所完成的,乃至有算不尽的众鸟,都相和而鸣。建造此城后,金轮宝就又在于其城之中,图度封地,东西为四由旬,南北为二由旬。天神在于中夜建造宫殿,宫墙为七重,为七宝所成的,乃至算不尽的众鸟,都相和而鸣等事,也是如是的情形。建造宫殿后,当时的金轮宝,则在于宫殿上的虚空中而住,都完具而不动转。这时,转轮圣王乃欢喜踊跃而发言说:『此金轮宝真正就是我的祥瑞,我现在真正就是一位转轮圣王了!』这就是金轮宝成就。

      甚么为之白象宝成就呢?转轮圣王在于

      清旦,正在于正殿上而坐之时,自然的有象宝忽然显现在于他的前面。象的身毛为纯白的,七处都平住,其力能飞行,其首为杂色的,其六只牙都纤臃,以真金填在其中间(象牙饰黄金)。这时,轮王看见后,自念而言:此象很贤良,如果善于调伏的话,就可以当为帝王的御乘,就叫人试考而调习,发见诸能力都悉备而足。这时,转轮王乃欲亲自试象,就乘在于象上,在于清旦出城,周行于四海,如食一顿饭的时间,就已回到原处。这时,转轮王乃非常的踊跃欢喜,就发言而说:『此白象宝,真正就是我的祥瑞,我现在真正就是转轮圣王了。』这就是象宝成就。

      甚么为之转轮圣王的绀马宝成就呢?有一时,转轮圣王在于清旦,正坐在于正殿上之时,自然的有马宝忽然显现在于前面。马宝为绀青色的,为朱色的鬃尾、其头颈有如象,其力能飞行。这时,转轮圣王看见后,自念而说:此马为贤良的马,如果善于调伏的话,可以当为帝王的御

      乘,就教人去试调,发见所有的能力都具备。这时,转轮圣王欲自试此马宝,就乘在马上,在清旦出城,周行于四海,如吃一顿饭的时间,已回到本处了。这时,转轮王乃非常的踊跃欢喜而发言说:『此绀马宝真正就是我的祥瑞,我现在真正为转轮圣王了。』这就是绀马宝成就。

      甚么为之神珠宝成就呢?有一时,转轮王在于清旦,正坐在于正殿上之时,自然的有神珠宝忽然显现在于其前面,神珠之质与色都很清澈,并没有半点的瑕秽。这时,转轮王看见后,发言说:『此珠非常的妙好。如有光明,则可以照明宫内。』这时,转轮王欲试此珠,就召集四兵,就将此珠置在于高幢的上面,在于夜冥之中,叫人持赍高幢而出城门,其珠光乃照明于一由旬之遥,使现在城中的人,都起来作工作,以为已经是白昼时分。这时,转轮王乃踊跃欢喜而说:『现在此神珠真正就是我的祥瑞,我现在真正就是转轮圣王了。』这就是神珠宝成就。

      甚么为之玉女宝成就呢?这时,玉女宝忽然出现,其颜色很从容自在,面貌非常的端正,不长,也不短,不麄,也不细,不白,也不黑,不刚,也不柔。冬天时,其身则温暖,夏天之时,其身则很清凉,全身的毛孔,都会放出栴檀之香,口里会出优钵罗花(青莲花)之香,言语很柔软,举动很安详,先于王起,而后于王而坐,都不失去其宜则。转轮圣王看见之后,没有执着,心也不暂念,更何况去亲近呢?这时,转轮圣王看见之后,非常的踊跃欢喜而说:『此玉女宝真正就是我的祥瑞,我现在真正就是转轮圣王了。』这就是玉女宝成就。

      甚么为之居士宝成就呢?有一时,居士丈夫忽然自然的出现,使宝藏自然的财富无量。此居士有宿福,其眼睛能彻见地中的伏藏,不管是有主的,或者是无主的,都能一见而知。其有主人的,就能为拥护,其无主人的,就取给与轮王去享用。这时,居士宝往白轮王说:『大王!如要

      有所给与的,都不足为忧的,我自能办得到。』这时,转轮圣王欲试居士宝,就敕令大臣去叫人严饰舟船,说要在于水中去游戏,大王告诉居士宝说:『我现在须要金宝,你赶速找来给我。』居士宝回答说:『大王小等一下,到了岸上自会奉给您的。』王寻又逼他而说:『我现在须用,正要你得来。』这时,居士宝受王的严敕,就在于船上长跪,用他的右手插入于水中,水中的宝瓶即随手而出来,有如虫之缘于树木那样。那位居士宝也是如是,只伸其手入于水中,宝即缘手而出,而充满于船上。他白大王说:『刚才您说须要用宝,到底是须要好多呢?』这时,转轮圣王对居士宝说:『止!止!我并不须用,刚才是在试探你的功能如何而已,你现在便为供养我的了。』这时,居士宝听王之语后,就将宝物随时放回水中。那个时候,转轮圣王欢喜踊跃而说:『n此居士宝真正就是我的祥瑞,我现在真正就是转轮圣王了。』这就是居士宝成就。

      甚么叫做主兵宝成就呢?这时,主兵宝忽然出现,为一位智谋雄猛,英略独决的人,即诣于王之处,而白王说:『大王!如果有所讨伐的话,那就不足以为忧的,我自能将其事办得成就的。』这时,转轮圣王欲试探主兵宝的功能,就召集四兵,而告诉主兵宝说:『你现在快去用兵调将吧!那些未集的,就把他集合,已集的就把他解放,未严装的,就加以严装,已严装的,就把他解开,未去的,就令其去,已去的,就使其住下来。』这时,主兵宝听王之语后,实时命令四兵,未集的,就使其集;已集的,即解放;未严装的,就严装,已严装的,就开解;未去的,就去,已去的,就叫他住下来。这时,转轮圣王看见之后,就欢喜踊跃而说:『此主兵宝,真正就是为我的祥瑞,我现在就是转轮圣王了。』这就是转轮圣王之七宝成就。

      甚么叫做四神德呢?第一就是长寿不夭折,没有人能及的。第二就是身体强健而

      没有病患,没有人能及的。第三就是颜貌端正,没有人能及的。第四就是宝藏盈溢,没有人能及的。这就是转轮圣王之成就七宝,以及四功德。

      这时,转轮圣王,经过一段时间,乃命令人严驾,而出游后园,旋即告诉御者说:『你应当善御而行。为甚么呢?因为我欲仔细的观察国土的人民,其安乐无患的情形。』这时,在路边观看热闹庄严的国民,曾对王的侍者说:『你且慢慢的行,我们欲仔细的观察圣王的威颜!』这时,转轮圣王之慈育民物,有如父母的爱子那样,国民之思慕国王,即如同儿子之遵仰其父母那样,所有的珍琦,都尽数欲贡献于大王而说:『愿大王垂怜,慈悲纳受!请大王任意赐纳!』这时大王回答说:『且止!诸人们!我自有很多的财宝的,你们可以留下自用!』

      转轮圣王在世治此阎浮提的那个时候,其地乃为平而正,并没有荆棘,没有坑坎,没有堆阜,也没有蚊虻、蜂蝎、蝇

      蚤、蚖蛇、恶虫,石沙、瓦砾都自然的沉没,金银宝玉。都显现于地上,四时都调和,也不寒、不热。其地很柔濡,并没有尘秽,如油涂在于地上那样,非常的洁净而光泽,而没有尘秽。转轮圣王治世之时,土地也是如是。地会出流泉,清净而不会竭尽。又生柔濡之草,冬夏都常青,树木很繁茂,花果很炽盛。地所生的濡草、其色都如孔雀之翠,其香即如婆师花(雨时花)之花,其软乃如天衣。脚蹈地时,地即凹入四寸,举足之时,又回复如初,并没有空缺之处。有自然的粳米,并没有糠糩,众味都具足。当时有香树,花果都很茂盛,其果实成熟之时,果实会自然裂开,自然会放出香气,香气很馥熏。又有衣树,花果也很茂盛,其果成熟之时,皮壳会自裂,会出种种的衣。又有庄严树,花果也很炽盛,其果成熟之时,皮壳自会裂开,会出种种的庄严具。又有鬘树,花果也很茂盛,其果成熟之时,皮壳自会裂开,会出种种的鬘。又有器树,花

      果也很茂盛,其果成熟之时,皮壳自会裂开,会出种种之器。又有果树,花果也很茂盛,其果实成熟之时,皮壳自然会裂开,会出种种之果。又有乐器树,花果也很茂盛,其果成熟之时,皮壳自会裂开,会出种种的乐器。

      转轮圣王治化世间之时,阿耨达(无热恼)龙王在于中夜后,起大密云,弥满于世界,而普降大雨,其情形,乃如构牛乳之顷,降下八味之水,润泽周普。地上并没有停滞之水,也没有泥洹,而润泽沾洽,使草木生长。有如髻师之用水洒润花鬘,使花鲜泽,令其不萎枯那样,降下时雨来润泽一切,也是如是。其次,当时在于中夜之后,空中很清明,清净而没有云曀,海出凉风,清净而调柔,触身即生快乐。圣王治世之时,此阎浮提的五谷很丰穰,人民很炽盛,财宝很丰饶,并没有所匮乏。

      当时,转轮圣王乃以正法治国,并没有阿抂,都修十善行。那个时候的人民,也

      修习正见,而具备十善行。那位轮王,经过很久的期间之后,身上发生重患,而取于命终。那个时候,有如快乐的人,吃食如小过了一些,身体小有不适,即便令终,而往生于梵天上。这时,玉女宝、居士宝、主兵宝,以及国土的人民,都作倡伎乐(奏哀乐,葬仪礼具),去葬圣王的身。国王的玉女宝、居士宝、主兵宝、国内的人民,都用香汤洗浴王身,用劫贝(绵布)去缠王身,以五百张之毡,依次而缠其身。大家奉举大王的身,放置在于金棺之内,用香油灌入于铁椁里,又用木椁,重新衣装其外,迭积众香薪,重新衣置在其金棺上面,然后把他阇维(火葬)。在于四衢的道头盖起七宝塔,其纵广都为一由旬,杂色参杂其间,都以七宝而成的。塔的四面,各有一门,周匝栏楯,也用七宝成就的。塔的四面的空地,纵广为五由旬,园墙有七重,有七重的栏楯,七重的罗网,七重的行树。金墙而配有银门,银墙即为金门;琉璃墙即配有水

      精门,水精墙即为琉璃门;赤珠墙配有码瑙门,码瑙墙即为赤珠门;砗磲墙即配有众宝门。其栏楯就是这样的:金栏而银桄(楯、干),银栏而金桄;水精栏而琉璃桄,琉璃栏而水精桄;赤珠栏而码瑙桄,码瑙栏而赤珠桄;砗磲栏而众宝桄。其金罗网之下,悬有银铃,其银罗网下,即悬有金铃;琉璃罗网之下悬水精铃,水精罗网之下,悬琉璃铃;赤珠罗网之下,悬码瑙铃,码瑙罗网之下,则悬赤珠铃;砗磲罗网之下,乃悬众宝之铃。其金树,乃为银叶、银花、银实;其银树,即为金叶、金花、金实;其琉璃树,即为水精的花与叶,水精树,即为琉璃花与叶;赤珠树,即为码瑙花与叶,码瑙树即为赤珠花与叶;砗磲树,即为众宝之花与叶。

      其四园墙又有四门,周匝栏楯,又其墙上都有楼阎宝台。其墙的四面,都有树木园林,有流泉浴池。生有种种之花,树木很繁茂,花果很炽盛,有众香芬馥,异鸟在哀鸣。

      宝塔完成之后,那些玉女宝、居士宝、典兵宝,以及全国的人民,都来供养此宝塔。同时,布施给与诸穷苦的人,须食的人,即与食;须衣的人,就与之以衣。至于象马宝乘,也都布施给与所须要的人,都随心满意的给与人。转轮圣王的威神与功德,其事就是如是!」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十八完

      本文标题:《长阿含经》原文及白话(30)

      本文链接:http://www.xindeng.org/meiwen/15929.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心灯佛教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