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浅释药师经
文章内容页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浅释(15)

  • 作者: 网络
  • 来源: 网络分享
  • 发表于2017-05-28 05:07
  • 被阅读
  •    【原文】

      复次阿难。彼琰魔王。主领世间。名籍之记。若诸有情。不孝五逆。破辱三宝。坏君臣法。毁于信戒。琰魔法王。随罪轻重。考而罚之。是故我今。劝诸有情。然灯造幡。放生修福。令度苦厄。不遭众难。尔时众中。有十二药叉大将。俱在会坐。所谓宫毗罗大将。伐折罗大将。迷企罗大将。安底罗大将。额你罗大将。珊底罗大将。因达罗大将。波夷罗大将。摩虎罗大将。真达罗大将。招杜罗大将。毗羯罗大将。此十二药叉大将。一一各有七千药叉。以为眷属。同时举声白佛言。世尊。我等今者。蒙佛威力。得闻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不复更有恶趣之怖。我等相率。皆同一心。乃至尽形。归佛法僧。誓当荷负一切有情。为作义利。饶益安乐。随于何等。村城国邑。空闲林中。若有流布此经。或复受持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恭敬供养者。我等眷属。卫护是人。皆使解脱一切苦难。诸有愿求。悉令满足。或有疾厄求度脱者。亦应读诵此经。以五色缕。结我名字。得如愿已。然后解结。

      【白话译文】

      “复次阿难”:阿难哪!我再给你说一说,“彼琰魔王”:说这阎罗王,他“主领世间名籍之记”:他管这个世界人的名簿的这个阴阳簿,阳间的簿和阴间的簿,都是他管着。“若诸有情”,“不孝五逆”:若不孝顺父母,或者十恶不善的,或者五逆。什么叫五逆呢?就是杀父亲、杀母亲、杀师父,杀师父就是杀阿罗汉、破和合僧、出佛身血。

      杀父亲是一逆、杀母亲是两逆、杀师父是三逆。我跟你们讲这个,我一定没有人敢杀我的。那么弑父、弑母、弑阿罗汉,阿罗汉就是师父。破和合僧,就是那个道场里的僧众住得很安乐,你到那儿给破坏了。出佛身血,你或者把佛像给毁灭了,现在佛不住世,我们或者把磁的佛像给打烂了,或者木头佛像给烧了,这都叫出佛身血。可是你打烂磁的佛像,是要你故意打烂,那才算出佛身血,那才叫五逆的罪。如果你要是无心不知道呢,那不作罪的。所以这个你们不要那么糊里糊涂,说:“我这个佛像打烂了,那我怎么办啊?是不是要下地狱啊?师父啊,救救我啊!”这样子就是very stupid!(很笨了。)所以这要给你 们讲明了。

      “破辱三宝”:破就是破坏,辱就是污辱,污辱三宝,说:“佛怎么样迷信,信佛的人是迷信,出家人不修道,不守戒律,啊!佛所说那些经典,都是后人伪造的,不是真的,不要相信!”这都叫破辱三宝。“坏君臣法”:好像现在有的说:“民主!把君主都要作废了它。”这坏君臣法。“毁于信戒”:把这信用也毁了,说:“人不需要守信用,你能骗他,你就骗嘛!骗一趟,算一趟嘛!”就这么样,鼓励人讲大话,不守戒律。

      “琰魔法王,随罪轻重”:这阎罗王随他罪轻重,“考而罚之”:考证是真了,然后就惩罚他。“是故我今,劝诸有情”,“然灯造幡,放生修福”:燃四十九盏灯,造一个长寿幡,放种种的生,修种种的福。“令度苦厄”:令一切众生度过去这个苦厄,“不遭众难”:没有这一切的灾难了。

      “尔时众中”:在大众里边,“有十二药叉大将”:有十二个速疾鬼王,速疾鬼的大将军,“俱在会坐”:都在这法会里呢!“所谓”:有这个“宫毗罗大将”:这个“罗”字,有读ㄌㄨㄛ(螺音)的,有读ㄌㄚ(拉音)的,“伐折罗大将”,又有“迷企罗大将”、“安底罗大将”、“额你罗大将”、“珊底罗大将”、“因达罗大将”、“波夷罗大将”、“摩虎罗大将”、“真达罗大将”,又有“招杜罗大将”、“毗羯罗大将”,这十二个大将。

      “此十二药叉大将”,“一一各有七千药叉”:都有七千个部下,“以为眷属”:做他们的眷属。“同时举声白佛言”:一起讲了,说“世尊”!“我等今者”:我们现在,“蒙佛威力”:蒙佛的威神力,把我们摄到这个法会里,“得闻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这个“名号”。“不复更有恶趣之怖”:我们现在也不怕这个三恶趣的恶道之怖了,没有恶道怖了。“我等相率皆同一心”:我们现在大家都同一其心,“乃至尽形,归佛法僧”:我们尽形寿,归命佛法僧三宝。“誓当荷负一切有情”:我们负担教化一切有情的责任,“为作义利”:我们给他们做义务而利益者。“饶益安乐”:我们要饶益而安乐他。

      “随于何等”:无论在什么地方,“村城国邑”:或者在村庄,在城里头,在国里头,在一个小乡下,“空闲林中”:或者在空闲林里边。“若有流布此经”的那个地方,“或复受持”:或者有人受持读诵这“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的,“恭敬供养者”,“我等眷属卫护是人,皆使解脱,一切苦难”:我们保护这个人,令他得到解脱,一切的苦难都没有了。

      “诸有愿求”:他想求什么,“悉令满足”。“或有疾厄”:或者有疾病的时候,“求度脱者”:想要这个疾病好了,“亦应读诵此经”:也应该念念这部《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以五色缕”:就用五色线,“结我名字”:拴成我的名字。“得如愿已”:得到遂心满愿了之后,“然后解结”:然后再把它解开。

      这个是一种咒法,这咒法不一定是密宗,密宗它故意神乎其神地那么取一个名字叫密宗。其实这咒呢,就是一种咒愿;这咒愿也就是一种祈祷、求愿。那么用五色线是什么意思呢?这是代表五方,这五方有五魔,所以五色线结成一条索,这叫罥索。有这条索,那么不安稳的呢,它就会安稳了,这是一种表法。所以在这儿,这药叉大将他发这个愿,人如果用五色线结他的名字,那么求愿就会遂心满愿。

      遂心满愿之后,那你请神又要送神,所以又要把它解开,就不再要它了。你若再要,还保存它呢,那个药叉大将总要在这个地方,他不能到旁的地方去,所以他很不自由了。你不要贪,你这个遂心满愿了,就令这个药叉不自由了,那也是不对的,所以他说你还要把它取消了。

      【原文】

      尔时世尊赞诸药叉大将言。善哉善哉。大药叉将。汝等念报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恩德者。常应如是利益安乐一切有情。

      【白话译文】

      “尔时,世尊赞诸药叉大将言”:当这药叉大将说完了前边所发的愿,拥护药师琉璃光如来,报药师琉璃光如来的恩德这个时候,释迦牟尼佛就赞叹这个药叉大将,说“善哉善哉”:很好、很好!你们能以这样地发心,这样地来拥护药师琉璃光如来,这是甚难稀有的。所以就说,“大药叉将”:你们这十二位药叉大将,“汝等”:就是你们这十二位,“念报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恩德者”:因为你们还没有忘了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这个恩德,你们要报答药师琉璃光如来的恩德,所以才发愿拥护这药师琉璃光如来的愿力和道场。你们“常应如是利益安乐一切有情”:你们应该时时刻刻地,都不忘了你们这个愿力,你应该要利益一切众生,安乐一切众生,令一切众生都离苦得乐。

      【原文】

      尔时阿难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此法门。我等云何奉持。佛告阿难。此法门名说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亦名说十二神将饶益有情结愿神咒。亦名拔除一切业障。应如是持。时薄伽梵说是语已。诸菩萨摩诃萨。及大声闻。国王。大臣。婆罗门。居士。天。龙。药叉。健达缚。阿素洛。揭路荼。紧捺洛。莫呼洛伽。人非人等。一切大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白话译文】

      “尔时”:就是释迦牟尼佛说完了这个话,赞叹这十二药叉大将军的时候,“阿难白佛言,世尊”:在这个时候,这位庆喜尊者,他对世尊就说了,说“当何名此法门”:也就是说应该叫一部什么经?这个法门是个什么法门?这个经的名字应该叫什么呢?“我等云何奉持”:我们大家应该怎么样来受持读诵这一部经典?

      “佛告阿难”:佛听阿难尊者这样地说,于是乎就很慈悲地来告诉阿难了,说“此法门名说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这一部经的名字,叫做说药师琉璃光如来他往昔所发的一种愿力的功德经。“亦名说十二神将饶益有情”:也就是说这十二个药叉大将他们怎么样利益有情,“结愿神咒”:能把这一切的冤怨都解开。他们所发的愿,这个神咒就是〈药师灌顶真言〉,也就能把这一切的冤业都解开了。“亦名拔除一切业障”:也又有个名字叫拔除一切的业障,无论什么业障,都可以拔除去。“应如是持”:你应该受持这一部经,很虔诚地来受持它。

      “时薄伽梵”:薄伽梵,就是佛的另外一个名字,“说是语已”:说完了这话之后,“诸菩萨摩诃萨”:在这法会大众里边,一切的菩萨中的大菩萨,“及大声闻”:和这个修四谛法──苦集灭道的大阿罗汉、大声闻僧,“国王”:这国家的国王,“大臣、婆罗门”:国王的大臣,和这个婆罗门,是尊贵的贵族,“居士”:和这有十种德行的居士,还有“天、龙”:天上的龙,和“药叉”,还有这个“健达缚、阿素洛、揭路荼、紧捺洛、莫呼洛伽”:就是乾闼婆、阿修罗、紧那罗、迦楼罗和这个摩喉罗伽,就是天龙八部,这天龙八部鬼神等,“人非人等”:人和非人。等,就是等于其他的非人。“一切大众”:在这个法会里的所有一切大众,“闻佛所说”:闻佛所说这部《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之后,“皆大欢喜”:大家都欢喜,“信受奉行”:对佛所说的这个法门,都信而不疑,那么终身奉行而不停止。

      这是药师琉璃光如来的本愿功德经,今天晚间很简略地讲圆满了。这部《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大家都有没有什么意见?若有什么意见,你不要尽听我说,你们也提出来,我们大家共同来研究研究,互相交换一点意见和智慧。从开始到现在,其中有没有什么疑问,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意见,可以提出来说一说。

      药师琉璃光如来和阿弥陀如来,一位在东方,一位就在西方。东方就是阿閦佛,也就是药师琉璃光如来;西方是阿弥陀佛,是净土法门的教主。这两位佛,一位就是金刚部,一位就是莲华部;金刚部就是降伏法,莲华部就是摄受法。降伏法又叫折伏。那么摄受就是用这个慈悲心来摄受一切众生;降伏呢?这是用喜舍心来折伏一切众生。怎么说这个金刚部是喜舍呢?虽然降伏天魔外道,可是他并没有瞋恨心,他用这个喜舍来反面地教化众生,用一个相反的方面,令众生舍邪归正,了生脱死。用慈悲摄受,喜舍降伏,这都是佛的四无量心的功用,来教化众生。所以这个金刚就怒目着,怒目金刚;可是他怒目而他心里不怒,所以说是喜舍。那么说菩萨低眉,低眉就是不发脾气。阿弥陀佛对众生就不发脾气,没有一点这个折伏的心,总是慈慈悲悲来接引众生。

      在《禅门日诵》上,有一个咒叫〈二佛咒〉。这〈二佛咒〉是这么说的,说:“二佛演化在娑婆,东阿閦,西弥陀,十三条大戒犯波罗,怕阎罗,勤忏悔,罪消磨。”波罗是这个波罗夷罪,本来造这种罪的是不通忏悔,可是你若能真忏悔、勤忏悔,罪也能消灭了。那么这〈二佛咒〉在佛教里,是属于一个勾召法门。假如有这个魔障病的,有邪鬼上身的,你一念这〈二佛咒〉,那鬼就会上身来,这叫勾召法。可是没有什么人会用的,因为大家都不会念这个咒。这个咒是很灵感的。

      还有那〈普庵咒〉,在佛教也是一个降伏法的。据说这个普庵祖师以前是个杀猪的,以后修道了,不杀猪了,他就把他十二把杀猪的刀,炼成飞刀了。一念〈普庵咒〉,他这个杀猪的刀子就满天飞,于是乎这一切邪魔外道也就都害怕了,所以这〈普庵咒〉也是降伏法。

      本经的〈药师灌顶真言〉,在〈二佛咒〉里头也有。这〈药师灌顶真言〉,它能解除一切的毒,能消一切的罪。有的人若中毒了,你念这个咒,也会给他把那个毒解去了;可是要诚心,不能敷衍了事,不能马马虎虎的。那么本经这《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在这经里头,这个咒是很主要的。这部经这么长,有的时候没有那么多时间来念,于是乎就找一个扼要的法门、短的法门,那么就是诵这个〈药师灌顶真言〉,所以叫拔除一切业障的经。我们大家有缘,能遇到这个法门,我们应该把这〈药师咒〉常常地持诵。常持诵就一切的灾难都消除,增长一切的善根。

      我也应该听听你们的了,也有老年人,大家要轮着讲法,而不是我讲,座位这儿空着,互相到上边来讲法。美国这儿,没有那么样子,不过我们也应该大家自己努力用功,不要尽自己落到人后边,要争先恐后来研究佛法,替一替我讲讲话。这个有这个经验,那个有那个经验,互相这么一交换,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很多经验,很多体会到佛法不可思议的境界。所以你们每一个人,以后不要怕出来讲话,这个讲话是很公开的,就是大家开门见山,开诚布公,这么互相说一说在道场里头的心得;这是很好的嘛,就像大家谈这个家常一样,不要拘束。我们无拘无束,无挂无碍,能这样子就能接受佛法的这种妙处了。

      不过世界是一个万苦交煎的世界,也是万恶充满的世界,所以在《弥陀经》上,才给它起个名字叫“五浊恶世”。这五浊就是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这叫五浊恶世。

      怎么叫劫浊呢?就是这个时代很不清净的,是一个染污的时代。这时间既然是染污了,那么空间也跟着就染污了,所以现在这空气染污了;空气一染污,我们每一个有血有气的众生,也都跟着染污了。因为我们每一个有血有气的众生,都要呼吸空气;空气既然染污了,所以你再讲卫生的人,也没有法子收拾干净了。这空气不容易收拾干净,所以现在到处这个空气里头,都充满一种毒气,充满一种死气,所谓死气沉沉。没有哪一个地方是一个安乐土,到处都是暴力、恐怖、杀人、放火、强抢、偷盗,充满了这种气氛,就是因为这种毒素,把人都毒得发狂了。就有一些个没有发狂的,也没有什么快乐,在这个世界天天都是醉生梦死,不知道在做什么呢!

      见浊,因为这个空气也染污了,时间也染污了,于是乎我们所见的、所闻的,也都是不干净的东西。所见的这一些个杀人、放火、强抢、偷盗、吸毒、贩毒、赌博,这一些个又什么黄色电影,这种种的东西,都是在这儿染我们这个见,把我们这个见弄得分不清什么叫好,什么叫不好。因为分不清的关系,于是乎就同流合污,也就合而流了,随着这种恶劣的行为转了。

      转了之后,怎么样啊?就有了烦恼了,烦恼浊就生出来了。这样不如意,那样不遂心,那样不顺利,所遭所遇的环境,令我们生种种的烦恼。譬如本来想赌钱去,因为合而流了,看人家赌钱有的赢得很多钱,发财了;可是输得很多钱那个人,他就没看见,他不记得有的输的比那个赢的更多。到赌博场,都是输的多,赢的少,可是他就看见那个赢的了,看不见那个输的,这就叫随这个境界转了。随这个境界转,于是乎他又去赌钱去了,一赌怎么样啊?他就掉下去了,越赌就越输,越输就越赌,总想赢回来,可是总也赢不回来了,这烦恼了!倾家荡产,烦恼生出来了,这是一个赌钱。

      再拿做生意来讲,看人家做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做得一本万利,喔!我也去做去。一做,怎么样啊?他只看见那个赚钱的,没有看见那个亏本的,没有看见那个赔钱的生意,于是乎他就做生意了。做生意就赔钱了,这一赔钱,就骂老天爷了:“你这个该死的天主,真混账!人家做生意都赚钱,怎么我做生意,你不保护着我?你是万能的,为什么你不教我赚钱?”把天主也骂了,迁怒到天主身上了,这烦恼浊就生出了。这一生烦恼,不管你是天主、地主、是人主,我都要怨了!这时候就怨天尤人。你看!一样地做生意,看着人家赚钱,自己不赚钱,就生了烦恼了。可是啊!越生烦恼就搞得自己这个命运越蹭蹬了,越不顺利了。

      这个命,“啊!这是我的命不好!”命运不好了。那么烦恼浊、众生浊、命浊,有了烦恼浊,然后就骂天主,天主也不出声;骂地主,地主也在那儿忍耐着;骂人主,也听不见,于是乎就迁怒到众生的身上了,就这个也不好,那个也不对,东邻西里都有了麻烦了,这众生浊就生出来了。这众生浊,你和谁都没有缘了,和谁都弄得有一种染污了,邋邋遢遢的,于是乎这命运也就不会好了,命浊随着就来了。

      这是按着世间法,来讲这个五浊恶世,这五浊令我们人种种麻烦来了。总起来是五浊,要是详细说,那每一浊里又有无量浊,说不完那么多。所以因为这个,释迦牟尼佛就看见娑婆世界众生这么苦,这么颠颠倒倒、烦烦恼恼、争争吵吵、坏坏好好,于是乎他觉得真没有意思。真没意思就想要出去散散步,到郊区去走一走,因为他生在皇帝家里头,在皇宫里头总也不到外边去。这一天,他就要到郊外去游一游。

      到郊外去游嘛,教他的随从同他一齐出去,想要到东门外边去看一看。可是走到东门那儿,他就看见一个奇怪的事情。什么奇怪的事情呢?看见那儿有一个妇女在生小孩子,那小孩子就在那儿吵吵,一出生就说:“苦啊!苦啊!苦啊!苦啊!苦啊!”

      释迦牟尼佛说:“怎么这样的呢?这怎么回事?”

      随从就说:“啊!这是生小孩子呢!”

      那个大人就流血,小孩子就在那儿哭。他一看,扫兴了,“啊!真没有意思!”于是乎就回去了。那么到东门外边的这个旅行就结束了。回来了又想:“东门有这小孩子哭,明天到南门去看看。”

      第二天,于是乎又到南门去看。出南门,看见一个老年人在那儿,鸡皮鹤发,行步龙钟。在那个地方走路颤颤危危的,那么哆哩哆嗦的,牙也掉了,耳朵也聋了,眼睛也花了,那种苦不可言的样子。

      他一看,就问随从说:“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变得这个样子?”因为他在皇宫里没有见过这个。

      这随从说:“这个人是老了,因为年纪太大了,所以这个身体不帮他忙了,眼睛也罢工了,耳朵也罢工了,这个鼻子也罢工了;舌头虽然没罢工,但是吃什么东西,因为没有牙了,它也没有味道了,嚼不碎了。那么这个身体每一个部门,每一个department都罢工了,都在那儿停止 工作了!于是乎他就苦得这个样子,手也不会拿东西了,脚也迈不动步了,行步龙钟的,头发也白了。啊!腰也弯弯了。”

      释迦牟尼佛说:“噢!这是真太苦了!”于是乎他到南门外边去走一走,大约没有到达那个打球的地方,就不到南门去了。他本来想去看打球,看这个人间那儿有练武术的,或者去参观参观,结果都不去了,就回来了。

      回来后,第三天,说到西门去看看,东门有这么个生小孩子的,南门有老的,到西门看看!于是乎到了西门,在西门外边一看,看见一个病房,大约是个疗养院,参观疗养院去了。参观疗养院,看见人都在这医院里躺着,哼哼叽叽的,这个说:“哎呀!好痛啊!”那个说:“哎呀!我真是受不了了!”那个说:“啊!怎么办哪?我死了都比这么好啊!”啊!个个都是哼哼,在那个地方呻吟不已。那么很多病人在医院里头,所以才参观医院,也觉得很扫兴的,就又回来了!

      回来啦,觉得北门没有去过,到北门去看看。于是乎就到北门去游玩,到北门一看,吓!看见殡仪馆、棺材铺,他问:“这棺材是干什么的?”

      说:“这装死人的。”

      又到那个殡仪馆一看,那个地方又有很多人都躺在那儿,也不喘气了,也不睁眼睛了,都死了!于是乎他更扫兴了,说:“这做人有什么意思?人生都有生老病死苦,这怎么办呢?”

      在这时候,就有一个毗沙门来了。毗沙门就现出一个比丘相。那么来了,他说:“咦!这个是干什么的?”这个沙门就穿着出家人的衣服,搭着僧衣,在那儿走。

      这个随从说:“哦!这个你问问他啦!”

      他就问说:“你是干什么的啊?”

      沙门说:“我啊,我是比丘。”

      说:“你做比丘干什么啊?”

      说:“比丘要了生死,要没有生老病死苦,想把这个生老病死苦停止了。”

      他说:“这个不错的,能了生老病死苦,我也试试!”于是乎就决意自己要出家做比丘了。

      本文标题: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浅释(15)

      本文链接:http://www.xindeng.org/meiwen/1718.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心灯佛教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