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禅宗悟道因缘
文章内容页

471.湛然圆澄禅师悟道因缘

  • 作者: 网络
  • 来源: 网络分享
  • 发表于2017-08-12 17:13
  • 被阅读
  •    471.湛然圆澄禅师悟道因缘


      圆澄禅师,号湛然,别号散木,大觉方念禅师之法嗣,俗姓夏,会稽人,生于大明世宗嘉靖四十年(1561)。圆澄禅师天资颖悟,善于言辩,大目昂鼻,哆唇露齿,颇有异相。圆澄禅师少时从玉峰禅师出家,开始读书识字。

      一日,圆澄禅师来到丈室,请求玉峰禅师传授他经典。

      玉峰禅师喝斥道:“丁字不识,不作苦行,求甚么经?”

      圆澄禅师道:“尚求参悟大事,何事区区文字?!”

      玉峰禅师一听,非常诧异,于是送给他一本《法华经》,嘱咐道:“此诸佛骨髓。珍重熟读,自有得。”

      圆澄禅师后辞玉峰禅师,投隐峰禅师座下参学。

      隐峰禅师见圆澄禅师应对机敏,便道:“是儿似可参禅。”

      得到隐峰禅师的鼓励,圆澄禅师身心踊跃,喜不自胜。但是,他每次见到隐峰禅师,虽欲有所问,却苦于无处下口。这样恍恍惚惚地过了七天,后来,终于得以入室向隐峰禅师请益。隐峰禅师遂教他参“念佛的是谁?”

      圆澄禅师于是回到寮房,苦心参究,目不交睫,经三日三夜,终于有省。

      第二天,圆澄禅师便把自己所悟之事告诉了隐峰禅师。

      隐峰禅师听了,便道:“似则似,是则未是。”

      圆澄禅师一听,只好惭愧而退。

      神宗万历十年(1582),圆澄禅师前往天荒山,礼谒妙峰禅师。妙峰禅师于是为他落发,并劝他一心念佛。

      圆澄禅师二十五岁那年,有一天在叶家山采茶,无意间听到有人唱诵傅大士的《法身偈》——“有物先天地,无形本寂寥。能为万物主,不逐四时凋”——当即豁然有省,从此慧解大开,一切义理,无不通达。

      不久,圆澄禅师便往云棲寺,从祩宏禅师受具足戒。之后,他又前往礼谒南宗和尚。

      初礼南宗和尚,圆澄禅师便问:“海底泥牛衔月走,是甚么意?”

      南宗和尚大喝一声。

      圆澄禅师茫然莫测其旨。于便前往天妃宫闭关,自誓要克期取证。

      在闭关期间,圆澄禅师终日危坐,一语不发。

      一日,圆澄禅师偶然翻阅语录,读至雪窦禅师与僧论柏树子之公案时所作《行者颂》——“一兔横身当古路,苍鹰才见便生擒。后来猎犬无灵性,空向枯桩旧处寻”(参见“雪窦重显禅师悟道因缘”章)——从此,便死中得活,能够转机著语。

      后来有一天晚上,圆澄禅师独坐室中用功。忽然灯灭,圆澄禅师便隔着窗户向他人取火,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有所省悟。

      事后,他就此事作了一偈颂,让人呈给南宗和尚。南宗和尚看了,说道:“我道他是个人,犹作如是去就耶?”

      圆澄禅师听了南宗和尚的评语,心中迷闷不已。于是用功更加精勤。

      万历十六年(1568)的某一天,圆澄禅师忽然回忆起乾峰禅师“举一不得举二”之话头,终于豁然大悟。从此以后,一切公案无不了然,出语尽脱窠臼,不存规则。

      [乾峰禅师“举一不得举二”之话头的具体内容是:越州乾峰和尚上堂:“举一不得举二,放过一著,落在第二。”时云门禅师从大众中走出,说道:“昨日有人从天台来,却往径山去。”乾峰和尚道:“典座来日不得普请。”说完,便下座。]

      圆澄禅师于是出关,参礼锦堂禅师,请求印证。

      锦堂禅师一见他,便大加赞赏,说道:“宗门寥落极矣,再振之者非子而谁?!”

      万历十八年(1568),有一天晚上,圆澄禅师正在静坐,处于凝寂之中,忽然虚空一声霹雳,声大如地震。须臾之间,他从定中惊醒,遍体汗流,顿觉如脱重负。

      当时,圆澄禅师正好三十岁。

      不久,圆澄禅师又重上云棲,参礼祩宏禅师。

      祩宏禅师便举“海底泥牛衔月走”之话头,勘验圆澄禅师。

      圆澄禅师于是将身边的一位僧人推出,说道:“大众证明。”

      祩宏禅师一听,便点头称可。

      圆澄禅师彻悟后不久,即回到吴越一带,白天以乞食为生,晚上则宿于塔山金刚神像的脚下。

      一天,大学士朱金庭、太史陶石篑、太学张濬元等人,同游应天塔下的宝林寺。他们一行来到天王殿前,忽然听到圆澄禅师的鼾齁之声。于是上前将他弄醒,问道:“何人?”

      圆澄禅师道:“无事僧也。”

      接着,他们又与圆澄禅师酬问数语,大为惊诧,相顾说道:“语淡而味永,高人也。”

      于是,他们便问:“依止何所?”

      圆澄禅师道:“饥则化食,倦则此地打眠耳。”

      从此以后,圆澄禅师声名大震,士大夫之流都争相归敬。

      万历十九年(1569),大觉方念禅师朝拜普陀山回来,至绍兴时,暂居于大善寺,后应信众邀请,于止风涂说法。圆澄禅师听说后,即投其座下,请求印证。

      方念禅师问:“‘止风涂向青山近,越王城畔沧海遥’时如何?”

      圆澄禅师道:“月穿潭底破,波斯不转眉。”

      方念禅师于是又问他洞上宗旨如何。

      圆澄禅师于是呈偈云:

      “五位君臣切要知,个中何必待思维。

      石女惯弄无针线,木偶能提化外机。

      井底红尘腾霭霭,山头白浪滚飞飞。

      诞生本是无功用,不觉天然得帝基。”

      方念禅师一听,遂赞叹道:“语句绵密,不落终始,真当家种草也。”

      [种草,犹言佛种,意谓佛性之于人,犹如草木之含种芽,人人本具,故名。后专指能够延续佛法慧命之大根器者。]

      于是便将衣法交付给圆澄禅师,并作偈云:

      “曹溪一滴水,佛祖相分付。

      吾今授受时,大地为甘露。

      咄!五乳峰前无镞箭,射得南方半个儿。”

      圆澄禅师后出世于会稽云门传忠广孝寺,此后屡迁名刹,先后住持过径山万寿禅寺、嘉兴东塔寺、绍兴云门显圣寺以及天华寺,前后传法二十余年。一时法席大振,学众辐凑。后于天启六年(1626),圆寂于显圣寺,世寿六十六岁。生前著有《楞严臆说》、《法华意语》、《金刚三昧经注》、《涅盘会疏》、《慨古录》、《宗门或问》等著作行世。

      本文标题:471.湛然圆澄禅师悟道因缘

      本文链接:http://www.xindeng.org/meiwen/20115.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心灯佛教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