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辞典唯识名词
文章内容页

唯识名词49

  • 作者:
  • 来源: 网络分享
  • 发表于2017-06-02 21:47
  • 被阅读
  •    异熟无记

      异熟,为果报的异称。记,即判断、断定之意。无记,指不可断定为善,亦不可断定为恶,而为非善非恶之性。异熟无记,为无覆无记(无所谓染净之无记性)之一,乃由前世业因所招感之身心果报,其性为非善非恶、不障圣道、不蔽心性之无记性。

      异熟习气

      为“等流习气”的对称。此指能招感三界异熟果的业种即前六识的有漏善、恶业熏习第八识而生的业种子。习气,是种子的异名,以其具有熏习之义,故又称习气。此业种子即是第六识相应的善恶等思心所的种子,乃招感第八异熟识之增上缘,而第八异熟识则是一切有情总报的果体。

      此种子的功能有二:一、自生现行的功能。二、资助其他异熟无记种子令生现行的功能。其中自生现行的种子,称为等流习气;资助其他异熟无记种子的,称为异熟习气。事实上乃是一体之二用,并非远离等流习气而另有别体。所谓资助所生之其他无记之果,系指总报的第八识与别报的前六识;而第七识仅为无记,故非异熟因所摄,又具有覆蔽圣道之性质,故亦非异熟果。又总果之第八识,称为异熟或真异熟;别果之前六识,称为异熟生。此异熟与异熟生,合称异熟果。见《成唯识论》卷二。

      异熟因

      为小乘所立诸法生起的六因之一。指善、恶二种能招感苦、乐二果报的业因,即招感异熟无记果的善恶有漏法。唯识宗认为异熟果含有无记之亲因,即以善恶的业种子,于未来世招感苦乐之果,唯识宗视此“因”为“同类因”而非异熟因。但由善恶之种子所生起善恶之现行为“疏因缘”,复以之令生起无记种子,故对无记之现行而言,即是异熟因,而与“业种子”、“异熟习气”、“有支习气”等为同义之语。而《俱舍论》卷六载,仅诸不善及善之有漏法为异熟因。而“无记”由于其力薄劣,如朽败之种子,故不招感异熟;又无漏法由于无爱润作用,故亦不招感异熟,如真实之种子,无水之润沃,故不生。除此之外,其余之法具有善与不善,故能招感异熟,如真实之种子,由水之润沃而能生。因为小乘俱舍等不承认有无记因、无记果,故仅以不善及有漏善为“亲因缘”而招感当来之果。见《成唯识论》卷二、《俱舍论》卷二。

      

      思量事物曰意。《成唯识论》卷五曰:“薄伽梵,处处经中说心、意、识。三种别义,集起名心,思量名意,了别名识。是三别义。”《俱舍论》卷四曰:“集起故名心,思量故名意,了别故名识。心意识三名,所诠义虽异,而体是一如。”梁译之《摄大乘论》卷一曰:“以识生依止为意。释曰:若心前灭后生,无间能生后心,说此名意。”

      意地

      又作意识、意根。凡个体之内心能生起一切思想者,称为意地。可略分下列二说:一、指第六识(意识),可全面支配个体之存在,亦为吾人产生认识作用、成就万事之根源。二、指意识之省察阶段。见《瑜伽论记》卷一。

      意根

      六根之一,二十二根之一。“根”为能生之义。六根中之前五根所对之境为四大(地、水、火、风)所形成之色法;意根所对之境则为心法,对法境即产生意识。根者能生之义,故眼根对色境而生眼识,乃至意根对法境而生意识,故名为根。《大乘义章》四曰:“六根者对色名眼,乃至第六对法名意,此之六能生六识,故名为根。”

      意生身

      又作意成身、意成色身。非父母所生的身体,乃初地以上之菩萨为济度众生,依“意”所化生之身。此外,中有之身、劫初之人、色界、无色界、变化身、界外之变易身等,均属意生身。见《成唯识论》卷八。

      意识

      唯识宗所立“八识心王”的第六心王,此为我人理活动的综合中心。在西洋哲学中视之为“能把握客观对象的心机能”。广义言之,即吾人所有诸种经验,从原始之感觉至高度之思考均包括在内。凡能统摄多种经验内容的作用,皆称为意识。至于意识与物质之关系,乃哲学上的核心问题,观念论(唯心论)否定物质之独立性,视意识(思考、精神)为一切之根源;反之,唯物论视意识为物质(存在、自然)的产物。

      唯识宗又将意识分为五俱意识与不俱意识两种,前者是与前五识共同发生作用,后者是单独发生作用。单独发生作用者又称独头意识,它缘虑的对众是抽象的观念,即所谓法境,在其认识作用中包括着推理、判断等在内,且不受时间空间限制,而通于过去、未来、现在。

      意识分析

      八识心王中的第六意识,除了“五俱意识”与前五识同缘色、声、香、味、触五境外,还有“独头意识”缘虑法境,缘的是心法。这二者的相异之处,是:一、意识缘虑法境,它能了解分别一切外境。二、意识能了别一切色法(物质现象)的自相与共相。即此物单独的形相,及与他物比较的差别相。三、意识不仅了别现下之事之理,且能了别过去、未来之事之理。四、意识不仅是剎那了别,还能相继不断的了别。五、意识“思心所”的造作,能造成业果。

      意识所缘

      意识缘法境。《瑜伽师地论》卷十云:“彼所缘者:谓一切法。如其所应。若不共者所缘;即受想行蕴、无为、无见无对色,六内处及一切种子。”

      意业

      三业之一。意即依心王之业;业为造作之义,广义而言,包含一切或善或恶或无记等之行为动作。《俱舍论》卷十三:“思谓意业。”,以思为造作之义,令心王造作善、恶、无记等,故意业即与“思”同义。又据《成唯识论》卷四举出,思可分为审虑思、决定思、动发胜思三种。其中,与审虑、决定二者相应而造作者,称为意业。意业有善有恶,若贪欲、嗔恚、邪见等为意恶业;若不贪、不嗔、不邪见则为意善业。此外,另有非善非恶、无感果之力的无记业。

      意志

      此有广义狭义的解释。自广义来说,意志为自然沖动的欲望;自狭义来说,则为意识间多种动机、目标、方法的一种选择,而欲获实现者。在佛教中说,凡意志之活动,称为思业;已发为行动者,称为思已业(身业、语业)。行蕴的行,亦含有意志的意义。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谓,一切生命现象的根源为其原意志,而意志本身常为盲目之沖动。佛教学者即借用此盲目意志以喻“行”。然此种形上学根源之意志论,与佛教原本之立场相反。佛陀否定世界为神之意志(神意说)或宿命说,亦否定“无因无缘”之说,而主张个人应本其自由意志为主之努力论。

      因果

      指原因与结果。此为佛教教义体系中,用来说明世界一切关系的基本理论。世界一切诸法的形成,“因”为能生,“果”为所生;亦即能引生结果者为因,由因而生者为果。以时间的因果关系而言,因在前,果在后,此称为因果异时;但若就空间而言,则如束芦之相倚相依的情形,此乃广义的因果关系,称为因果同时。因果,简略言之,亦可说是原因与结果。能够使诸法(某些事物、现象)生起的是因,被生起的是果。因者是能生,果者是所生,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大乘止观》五曰:“招果为因,克获为果。”。

      因果三法则

      因果,亦称“因果律”。因果律有其三法则,即:一、果由因生:无因不能生果,有果必有其因。唯有因无缘不能生果,因缘俱足必然生果。二、事待理成:万法生住异灭,在事相中有其普遍的理性。如生必有死,聚必有散,合必有离,成必有坏,都是必然的理则。三、有依空立:任何生起存在的事物,都必依否定实在性的本性而生起。即所谓性空始能缘起,缘起必然性空。

      因果同时

      唯识宗立论,阿赖耶识有生起一切法的功能,此能生之因,谓之种子,自此种子生起色、心诸法,谓之现行。能生的种子是因,所生的现行是果。当种子生起现行之际,现行有强盛的势用,剎那间熏习起现行的种子、成为新种子,这就称为“种子生现行,现行熏种子”。在种子起现行时,种子是因,现行是果。而现行熏种子时,现行是因,受熏的新种子是果。这三者是“剎那生灭,与果俱有。”此“种生现”的因果的同时,也是“现生种”的因果。有如烛柱生焰(种生现)之时,同时也正是焰烧烛柱(现熏种)之时。

      因力

      乃万物生成时直接的力用,为“缘力”的对称。《俱舍论》卷二载:“又诸根生非由有用,若有因力,无用亦生。”卷十七载:“若由因力,彼断善根,将死时续;若由缘力,彼断善根,将生时续。”

      因明八论

      印度新因明之祖的陈那论师,关于因明学方面的著作,在唐代义净所撰的《南海寄归内法传》中,列举出此类著作的名称,即:一、《观三世论》,二、《观总相论》,三、《观所缘缘论》,四、《因门论》,五、《似因论》,六、《理门论》,七、《取事施设论》,八、《集量论》。在印度,继承陈那因明之学的,有商羯罗主,及法系继承者护法等。

      因明入正理论

      印度商羯罗主造,唐代玄奘译,全一卷。作者商羯罗主,是陈那论师的弟子,因陈那所著之“因明正理门论”深奥难解,故简明综括上书之要旨,并加上自创之论说,而成一书,以做为后学入于因明正理之阶梯。内容分述真能立、似能立、真能破、似能破、真现量、似现量、真比量、似比量等八门之义。其中,真能立、似能立二门为本论之主要部分,甚他六门则略说。真能立一门,专门说明宗(命题)、因(理由)、喻(譬喻)等三支,似能立一门则举出三十三过。

      因明入正理论疏

      又作因明大疏。唐代窥基撰,凡三卷。唐代疏解因明入正理论者颇多,如净眼、神泰、文备、靖迈、灵雟、胜庄、壁公、文轨、顺景、玄范、窥基等。以上诸家,皆有疏本,同称《因明入正理论疏》。窥基亲承玄奘之学,故本书除注解因明入正理论一书外,并叙述有关因明之一般事项。内容共分叙所因、释题目、彰妨难、释本文四门。

      因能变

      又作因变。为“果能变”的对称。唯识家就诸识变现诸法,分别为因能变与果能变二种,所谓因能变,指第八阿赖耶识中,摄藏产生一切法的原因种子,由此种子能转变现起诸法,称为因能变。又由种子所生起之八识,能各从自体变现出见、相二分,称为果能变。因能变之“变”为转变、生变之义;果能变之“变”则为变现、缘变之义。《成唯识论卷二》载,因能变指第八识中的等流、异熟二因习气,能转变生起诸法,故称因能变。即:一、等流习气,又作名言种子。为产生诸法的亲因缘种子。系由前七识中善、恶、无记等三性之熏习,而生长所成的习气;由此习气能引生与自性相同的等流类之果,故称等流习气。如善因引生善果,恶因引生恶果等,皆为等流习气之能变作用所致。二、异熟习气,又称业种子。为产生诸法之疏因缘种子。系由六识中有漏之善、恶二业熏习生长,能助长与自性之善恶相异之非善非恶之无记的结果,故称异熟习气。上述系就有漏心而论;若就无漏之种子而论,则据《成唯识论述记》卷四所举,唯第六识、第七识之种子及现行有等流之因果,而无异熟之因果。

      本文标题:唯识名词49

      本文链接:http://www.xindeng.org/meiwen/2017-06-02/3177.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心灯佛教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