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辞典唯识名词
文章内容页

唯识名词52

  • 作者:
  • 来源: 网络分享
  • 发表于2017-06-02 22:17
  • 被阅读
  •    有为生死

      又作分段生死。是“无为生死”(变易生死)的对称。指三界内之生死。六道众生由于果报之不同,而于身形、寿命上各有不同的定限,此种有分段齐限的生死,称为有为生死。

      有相唯识

      陈那对唯识理论,于“四分说”中是三分家,即于相、见分之外,另立自证分,且主张相分实有,相、见二分俱为实种子所生,即所谓“相见异种”,故后人称之为“有相唯识”。

      有心位

      指心识在生起作用的状态下,称“有心位”,为“无心位”的对称。据《瑜伽师地论》卷十三所举,无心睡眠位、无心闷绝位、无想定位、无想天位、灭尽定位与无余涅槃界位等六位除外,余皆为有心位。此外,唯识宗认为八识俱起,然因六、 八二识恒常相续不断,而前五识生起作用时,必与第六识俱起,故唯识宗仅就第六识之起与不起,而论有心或无心。

      有学

      此即指为断尽一切烦恼,而修学无漏的戒、定、慧,及择灭之理的修行者。亦即佛弟子虽能知见佛法,然尚有烦恼未断,必须有待修行学习戒、定、慧等法,以断尽烦恼,证得漏尽,以其尚有法可修学,故称有学。在小乘之四向四果中,前四向三果之圣者为有学,惟证得阿罗汉果的圣者,以其无法可修学,故称为无学。

      有余依涅槃

      为“四种涅槃”之一。依指依身,即人的身体。小乘佛教认为,虽断却一切生死原因的烦恼而证得涅槃,但因前世惑业所造成的果报身尚存在,亦即生死之因已断,尚有生死之果待尽者,称为有余涅槃。反之,已断尽生死之因,又无生死之果,而达灰身灭智之究竟涅槃之境界者,称为无余涅槃。大乘佛教说法与小乘有异。于《大乘义章》卷十九中,以佛之应身、化身为有余涅槃,以佛之真身为无余涅槃。

      有支

      十二因缘的第十支。由于爱、取二支的驰求执取,贪得无厌,这就积集下了引来生之果的业因。《涅槃经》云:“为内外事,起身、口、意业,是名为有。”若以现代观念诠释有,自抽象概念言之,有是“存在”的意思,若无存在,亦没有下一支的“生”。存在又是什么?存在的就是业。此业是由“取”──对人生和物欲热切的追求,由此造成必得后报的业力。它有如十二支中的“行”,行是过去善恶行为经验累积的总和,此经验累积且有潜伏力。而有则仅具潜伏力而不包括行为经验——此处的善恶行为是“爱”和“取”,所以取是有的缘。

      有支习气

      为三种习气之一。有指三有,即欲有、色有、无色有,义同三界。支是因的意思,即三有之因的熏习气分,能成为招感三界异熟果法的种子。此与“业种子”、“异熟习气”等同义。可分为招感人天之善果、与招感三恶趣之恶果者二种。《成唯识论》卷八称︰“有支习气,谓招三界异熟业种。有支有二:一有漏善,即是能招可爱果业。二诸不善,即是能招非可爱果业。随二有支所熏成种,令异熟果善恶趣别。”

      有执受

      即是有感觉的意思。亦即被心、心所法所执持的众生之身体。反之,则称无执受、非执受。俱舍宗认为有生命即有执受,因众生之眼、耳、鼻、舌、身五根,与色、香、味、触等四境,合之为九界,共为心与心所法所执持,且亦为心与心所法之依处,故称为有执受。此五根、四境即有情众生的“有根身”,亦即有执受的依身,为众生现在世的身体。有执受之“受”,意谓有根身能产生觉受“痛、痒等之感觉、感受”。然唯识宗则除俱舍宗所说的觉受外,认为“执受”另有“安危共同”的意义,即除“有根身外,含藏于阿赖耶识中的种子亦为有执受,而与阿赖耶识同安共危。安,指善趣;危,指恶趣。种子及有根身的安危,即是阿赖耶识之安危。相互之间,命运等同而休戚与共,故称安危共同。《成唯识论述记》卷三本载,执为摄、持之义;受为领、觉之义。若就觉受之义而言,则有根身为执受,种子及器界为非执受;此即上记《俱舍论》之观点。然若就安危共同之义而言,则有根身及种子为执受,器界为非执受;此即唯识宗之主张。

      有宗

      指主张宇宙诸法为“有”的宗派,又作有教。与主张一切皆空、般若皆空的“空”教相对。佛教解释宇宙万有之立场,原不偏于有空、有的任何一边,然有宗之说,则偏于现实形相之有,此说在小乘以说一切有部为代表:大乘之有宗则以唯识宗为代表,亦即大乘瑜伽行学派。大乘有宗渊源,亦出自上座部的各部派,详见异部宗轮论。上座各部派虽同持有见,但亦各有相异之处,大体言之,此种有见,与世间法较为接近,即虚妄分别,计度执着万法为实物的存在。虽然说一切有部建立极微,谓现前之物是和合假,未曾执实物为定实,但既执有极微,即是执有实物,故小乘之有,不离妄执。佛陀入灭后九百年顷,无著、世亲兄弟出世,力矫空宗之沉空,标示有义。此有、是离诸妄执,妙契中道之有。无著说有,如理如量,不以妄情所执为有。其实,空了执着,自然显出妙有,这仍是衍龙树之说的密意。

      有宗二谛

      在印度,作为大乘有宗的瑜伽行学派,亦讲二谛,但对真俗二谛的解释则不同于空宗。《显扬圣教论》卷二载︰“世俗谛者,谓名、句、文身,及依彼义一切言说,及依言说所了解义,又曾得世间心及心所法,及依彼所行境义。”又,该论卷五曰:“初世俗谛,说我、说法、及说作用,……是谓世俗谛,应知,此虽非实有,然依世俗谛故说有。”关于真谛(即胜义谛),《显扬圣教论》卷二载:“胜义谛者,谓圣智、及彼所行境义,及彼相应心心法等。”又、该论卷十九曰:“若清净所缘,若清净性,若彼方便,皆名胜义谛。”论文于俗谛中的名身、句身、文身,心、心所,以及说我、说法、说作用,都是“假名施设”的假法。也就是众生心识活动及心识缘取的境界。这一切“假名施设”的假法有二种,一者是无体随情假,就是凡夫外道认定我、法为实有,佛教为随顺凡夫外道亦说我法,但此我、法都是假有,故称“无体随情假”。二者是有体施设假,佛教主张有我、法的本体,但“本体”无名无相,不可言说,勉强名之我、法,此为随顺众生施设而有,故名“有体施设假”。至于真谛,是圣者智慧所缘的境界,也就是亲契真如,脱离生死轮回的涅槃。

      于诸法中未得自在障

      十地菩萨所断十种障的第十种。这也是俱生所知障中的一部分。菩萨因此障的存在,虽得四无碍解,犹于诸法不得自在。能障十地缘真如大法如云之智,及所含藏的陀罗尼门、三摩地门等功德,与所起的神通事业。从九地进入第十地时,便能永断此障。因此说十地断二种愚及其粗重。所谓二种愚,一、大神通愚,就是此九地中障碍所起利他事业,不令显现的愚癡。二、悟入微细秘密愚,就是第九地里能障微细秘密的大法智云,及其所含藏的诸功德等,不令悟入的那种愚癡。见《成唯识论》卷十。

      瑜伽行学派

      奉行《瑜伽师地论》等教说为宗派的,称为瑜伽行学派,又作瑜伽宗,这是与印度中观学派对立的大乘教派。公元五世纪之间,传说在兜率天宫的弥勒菩萨,于中印度阿瑜陀国阿瑜遮那讲堂,为无著论师说《瑜伽师地论》、《分别瑜伽论》、《大乘庄严经论》、《辨中边论》、《金刚般若论》。无著秉承弥勒之说,并着《摄大乘论》,《显扬圣教论》等论着以弘扬之。继而世亲论师转小入大,撰《十地经论》、《唯识三十论颂》等以光大其说。世亲之弟子陈那亦作《观所缘缘论》、《入瑜伽论》等以宣扬瑜伽思想,复着《因明正理门论》而定因明之论式。同时复有亲胜、火辨二大论师注释世亲之《唯识三十论颂》。相继而起者另有德慧、安慧、护法、难陀、清辨、戒贤、净月、胜友、最胜子、智月、法藏、智光、无性、亲光等诸师,相继发挥三性中道之旨,提倡观行万法唯识的妙理,以悟入真如之性。

      瑜伽行学派本与中观学派世代对立,彼此论难。然八世纪初,寂护及弟子莲华戒融合中观自立派与瑜伽派的思想,成立瑜伽中观自立派。此派思想,有关胜义谛者乃采用中观自立派的论点,有关世俗谛者则依据瑜伽唯识的立场。八世纪后,印度佛教传入西藏,西藏佛教改革者宗喀巴以甚深观、广大行,意图综合般若中观与瑜伽唯识两派。八、九世纪以后,瑜伽派为中观派综合摄取,独立学派不复存在。在我国,以北凉昙无谶所译的《菩萨地持经(即瑜伽师地论菩萨地)》、刘宋求那跋摩之《菩萨善戒经》,及北魏菩提留支、勒那摩提等之《唯识二十论》、《十地经论》等为瑜伽派经论的最早译介。其后,我国的瑜伽派渐分为地论宗与摄论宗;前者系以《十地经论》为主,后者则以《摄大乘论》为主。两宗虽同立“八识缘起”之说,然地论宗以阿赖耶识与如来藏心同视为真识,摄论宗则视阿赖耶识为妄识,故别立第九阿摩罗识,此为两宗论点最大的歧异。直至唐代,玄奘自印度游学回国,译出《瑜伽师地论》、《显扬圣教论》、《辨中边论》等论,又糅译十大论师的《唯识三十颂释论》为《成唯识论》等书,乃展开该学派的教说,其弟子窥基复加以宏扬,而有大乘唯识宗的创立。

      语表业

      三表业之一。语,即语言。人之语言系以一种意思表示于人之作业,故称语表业。据《俱舍论》卷十三载,语表业以言声为体;大乘则谓身、语、意三表业俱以现行之思心所为体。

      语无表业

      三无表业之一。即与语表业共于身中生出一种无法表示于他人之业体。言语使某作业发动于口时,同时招感他日果报之原因,熏发于己身之内,其被熏发者,无形无象,无法表示于他人,故称语无表业。小乘认为表业与无表业皆以色性为体;大乘则谓身、语、意三无表业以思心所的种子为体。

      欲

      又作乐欲,意谓希求、欲望,希望所作事业之精神作用。唯识宗以此为对愿求对象所起之别境心所。欲有善、恶、无记等三性,善欲为引起精勤心之根据;恶欲中之希欲他人财物者,称为贪,为根本烦恼之一。欲有五欲、六欲、三欲等多种:一、五欲,爱着色、声、香、味、触等五境者,称为五欲;对财、色、饮食、名、睡眠之欲,亦称作五欲。二、六欲,对色、形貌、威仪姿态、言语音声、细滑、人相之欲,即为六欲。三、三欲,于六欲中对形貌、姿态、细触之欲,称为三欲。

      欲界

      三界之一,指有情生存的一种状态。欲界与色界、无色界合称三界。即合地狱、饿鬼、畜生、阿修罗、人、六欲天之范围内。此世界的有情以有食欲、淫欲、睡眠欲等,故称欲界。欲界包含有情世间与器世间。相对于色界与无色界之为定心之地,以欲界为散心(散动的平常心)之地,故称欲界散地。《大乘义章》卷十一载,三界分为九地,有所谓欲界五趣地,欲界全体即属九地之最初地。

      欲界三欲

      欲界凡夫,有三种欲:一、饮食欲,即凡夫于种种美味之饮食,多生贪爱之心。二、睡眠欲,即凡夫之心多暗塞,耽着于睡眠而不能勤修道业。三、淫欲,即一切男女由互相之贪染,而起造诸种欲事。见《翻译名义集》。

      欲取

      四取之一。即对欲界五欲之境所生起的贪执。亦即于欲界烦恼中,除五见外,执取其余之贪、嗔、慢、无明、疑及十缠,再配于四谛修道之五部,则欲取计有三十四事。

      欲天

      指欲界的诸天。有六重,称为六欲天。《俱舍论》卷八曰:“欲天者一、四天王众天,二、三十三天,三、夜摩天,四、兜率天,五、乐变化天,六、他化自在天。”

      本文标题:唯识名词52

      本文链接:http://www.xindeng.org/meiwen/2017-06-02/3194.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心灯佛教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