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辞典唯识名词
文章内容页

唯识名词53

  • 作者:
  • 来源: 网络分享
  • 发表于2017-06-02 22:21
  • 被阅读
  •    欲心所

      此为心所有法中的别境心所之一。欲是希望,《成唯识论》曰:“于所缘境,希望为性,勤依为业。”故欲的自性就是希望,于所爱境希望必合,于所恶境希望必离。“勤依为业”者,因为希望,方勤劬精进,故欲为勤之所依,能为勤所依,即是其业用。唯所谓精进,系指对善欲而言,若不善欲,就不是精进了。见《成唯识论》卷六。

      圆测

      名文雅,新罗王孙,二岁出家,十五岁入唐都长安求学,时为唐太宗贞观二年。在长安从法常、僧辨学习佛教经论。法常和僧辨是著名摄论师道岳的弟子,道岳又是道尼的弟子。道尼曾亲炙真谛法席,学习《摄大乘论》,隋开皇十年奉诏入长安,真谛之学大行于京师,道尼之力。所以圆测所学的唯识学,是真谛摄论一系的传统。圆测在长安居法玄寺,贞观十九年玄奘回长安,圆测就学于玄奘,唐高宗显庆三年,玄奘奉敕旨徙居西明寺,敕选大德名僧五十人与玄奘同住,圆测亦预斯选。玄奘示寂后,圆测在西明寺弘传唯识教义,并撰有《解深密经疏》、《成唯识论疏》、《仁王经疏》、《般若心经疏》等多种。武则天执政时期,圆测与薄尘、嘉尚、灵辨等,协助中天竺沙门地婆词罗翻译《大乘显识经》、《大乘密严经》等。则天证圣元年,又协助实叉难陀在洛阳重译八十卷《华严经》,未讫而示寂。

      在《宋高僧传》卷第四,有《唐京师西明寺圆测传》,传中称;“释圆测者,未详氏族也,自幼明敏慧解纵横,三藏奘师为慈恩基师,讲翻唯识论,测赂守门者隐听,归则缉缀义章,将欲罢讲,测于西明寺鸣钟召众,称讲唯识。基慊其有夺人之心,遂让测讲训。奘讲瑜伽,还同前盗听受之。……”这实是诬蔑之辞。因为《成唯识论》一书是在玉华宫翻译的,玉华宫是唐代皇室的别宫,在陜西宜君县境,距长安三百华里。奘师每言玉华宫之宏伟,即阎浮提之兜率天宫。以如此重门叠户的皇家宫院,岂能赂守门者可窃听?这一段无稽之谈,使圆测受诬千古。圆测的唯识学,是继承真谛摄论一系;而窥基自奘师继承者是护法一系的唯识,两人在理论上见解不同,早有矛盾,以致窥基的弟子慧沼着《成唯识论了义灯》,驳斥圆测的《成唯识论疏》》这无非是门户之见作祟。圆测于周武则天万岁通天元年(公元六九六年)入寂,世寿八十四。

      圆成实性

      又作圆成实相、圆成自性,为唯识宗所立的三自性之一。指真如具有圆满、成就、真实等三种性质,即:一、圆满,诸法之相仅局限于其自身之法体,不通余处;相对于此,真如之妙理则可周遍四处。二、成就,诸法具有空、无常、无我等共相;而真如之实体常住,无生灭作用。三、真实,诸法之体虚妄不真;而真如之性常住遍通。

      圆成实性为空烦恼、所知二障而显的真理,亦即诸法真实的体性。此亦名真如、实相、法界、法性、皆同体而异名,为圆满成就诸法功德之实性,故名圆成实性。《解深密经一切法相品》曰:“云何诸法圆成实相,谓一切法平等真如。”《成唯识论》卷八曰:“二空所显圆满成就诸法实性,名圆成实。”又曰:“实相真如,谓无二我所显。”故我空、法空所显示的诸法真实的性质,就是圆成实性。《唯识三十颂》颂文曰:“圆成实于彼,常远离前性。”也即是说,在依他起性上,恒常脱离遍计所执性,就是圆成实性。

      缘变

      为“生变”的对称。唯识家就诸识之变诸法,分别为因能变(生变)和果能变(缘变)两种。果能变之变,为变现之义,非生而现,系诸识于自体分上,变现见分(能缘)、相分(所缘),而成为缘虑作用,故称缘变。《成唯识论述记》卷三载:“缘名变,即变现义,是果能变,且第八识唯变种子及有根身等,眼等转识变色等是,此中但言缘,故名变。”

      缘起

      缘起 梵文 Pratityasamutpady 、意思是“由彼此关涉而生起”。这是佛教的基本理论,是佛陀对于生命、存在的基本看法。佛陀认为,现象界中,没有永恒存在的事物,也没有孤立存在的事物,一切都是关涉对待的生起、存在,故《杂阿含二九三经》解释缘起谓:“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也就是一切的生起、存在,都是彼此关涉对待而有的。这种关涉对待的关系有两种,一种是由空间所现的同时依存关系,一种是由时间所现的异时因果关系。异时的因果关系,即所谓是“此生故彼生,此灭故彼灭。”此为因而彼为果;同时的依存关系,即所谓“此有故彼有,此无故彼无。”此为主而彼为从。而此因果主从,并不是绝对的,换一个观点来看,因果主从又可以倒置过来。所以经文中说:“佛说:譬如有两根束芦,互相依倚才能植立,朋友们,缘名色而有识,缘识而有名色,此生则彼生,此灭则彼灭,正复如是。”朋友们,两根束芦,拿去这根,那根便竖不起来;拿去那根,这根也竖不起来。名色灭则识灭,识灭则名色灭,正复如是。”

      有谓缘起(旧译为因缘)、缘生可以互为通用,事实上仍有其区别之处,缘起是以因边立名,缘生是以果边立名。《良贲疏》曰:“言缘生者,缘为众缘,生者起也,诸有为法,皆从缘生。”

      远行地

      修唯识行,于第四修习位中十地的第七位。此位菩萨,善修无相行,不起功用,远出过世间二乘出世间道。如《解深密经》云:能远证入无缺无间无相作意,与清净地其相邻接,是故第七名远行地。唐代遁伦撰着《瑜伽论记》,有云:“始从初地讫至第七,经一僧祇修无相行,方得无间证入无相,与彼第八清净地地邻,名远行地。八地离功用过,名清净地。”

      怨憎会苦

      八苦之一,五苦之一。谓众生不由自主,不得不与憎恶者会合之苦恼。又作非爱会苦、怨憎恶苦。《大乘义章》卷三谓,怨憎会苦有内外二者,内者即三恶道报,外者即刀杖等缘。

      愿波罗蜜多

      为十波罗蜜多之一,修唯识行,入修道位,修十种胜行,十胜行即是十波罗蜜多,其中第八即是愿波罗蜜多。此有二种:一、求菩提愿,就是菩萨发愿成无上佛道。二、利乐有情愿,就是菩萨发愿度无量众生。见《成唯识论》卷十。

      杂集论述记

      唐慈恩寺窥基撰。又作《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述记》、凡十卷。系玄奘所译的《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之注译书。窥基以简洁的文笔,依阿毗达磨之传统,论述唯识教义。内容大别为本事分、决择分二类,以教起所因、论兴所为、彰体性、显宗旨、释题目、解本文等六门,次第敷演。

      杂染

      为“清净”的对称,一切有漏法的总名。杂者,间杂、和杂之义;染者,是染污之法。唯言染,则限于恶性烦恼;言杂染,则通于善、恶、无记三性。《成唯识论述记》卷二载:“诸有漏法,皆名杂染。”杂染分为三类,称三杂染,即:一、烦恼杂染,二、业杂染,三、生杂染。见分释条。

      奘门四哲

      此为玄奘门下成就最高的四位弟子. 玄奘门下上座弟子神昉、嘉尚、普光、窥基,人称奘门四哲。神昉是新罗人,他通达三藏,精于大乘,有大乘昉之称。他尝列玄奘译场,担任笔受,着有《成唯识论要集》、《种姓差别章》等,今皆失传。嘉尚在奘师门下、深得《瑜伽师地论》、《成唯识论》之要旨。玄奘译《大般若经》,嘉尚充证文缀义。普光又称大乘光,他师事玄奘,精苦恪勤,侍师直至终老。玄奘所译经论,多半由光充笔受。他着有《大乘百法明门论疏》、《俱舍论记》等。他的《俱舍论》,与法宝、坤泰二人的《俱舍论疏》,合称《俱舍三大疏》。窥基,后人尊之为唯识宗初祖。

      择灭无为

      唯识宗所立的六种无为之一。择为拣择,是能择之智;灭谓灭除,是所灭的根、随烦恼。谓由无漏智,拣择诸惑,永灭烦恼所显的真理。而此真理,即是不生不灭的空性,故曰无为。这是二乘行者,析色明空所证的涅槃。

      增上缘

      唯识宗所立四缘之一。乃一切有为法,生起或结果之间接原因,凡有强胜之势用,能成为他法生起、结果的助力者,皆称为增上缘。如六根能照境发识,有增上之力用,于诸法生时,不生障碍;又如田、粪、水等,于诸苗稼等,皆有成办之助力,故称为增上缘。《大乘义章》卷三载:“增上缘者,起法功强,故曰增上。”增上缘可分为两种,一、与力增上缘,指能促成他法之生起者。二、不障增上缘,指不妨碍他法之生起者。由此得知,宇宙万法无一不具有此缘的功能,且一法即使不直接为人知觉,依旧有其增上之影响,故增上缘较所缘缘更普遍。然增上缘之范围亦有所限制,即:一、一物不能影响自己,亦即一物不能为自身之增上缘。二、有为法不能作为无为法的增上缘;此因无为法原本即是无生之法,故不属四缘之范围内,自然亦不受增上缘所影响。

      张克诚

      民国初年的唯识学者,最早在北京大学及中国大学讲授唯识的人。克诚原名炳桢、以字行。他是四川广汉人,生于清同治四年(一八六五),幼年聪敏,十二岁即读毕六经,二十岁中秀才,以后屡试不第,乃退而学《易》以自遣。他家资富有,在广汉等地设立小学十余所,以提倡新学;并创办小型手工艺工厂以开拓实业。光绪末年,他到北京考入殖边学堂,三年毕业,入蒙古宣抚使姚锡光幕,参与机密。后任大同防护使署执法处处长,日理刑事判决,心理压力甚重,一日偶读《楞严经》,有所感悟,乃弃官不为,返回北京,居广济寺研究佛典,于法相唯识用功特勤。民国七年,以蒋维乔推荐,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开设“唯识学”课程。尔后中国大学亦开唯识课,由克诚讲授。克诚尝谓:“唯识一宗,最盛于唐,自奘基而后,古着不传本国,道绪中寝。明代诸师,间多误解,所差毫厘,谬以千里。”民国十一年(一九二二)克诚病逝于北京腾峰寺,享年五十六岁。遗留著作有《成唯识论提要》、《百法明门论浅说》、《八识规矩颂浅说》、《印度哲学》等多种。

      

      又作碍,全称障碍,覆蔽之意,指障害涅槃、菩提,为遮害出离的烦恼。《大乘义章》卷五曰:“能障圣道,说以为障”。障之名数,有二障、三障、四障、五障、十重障多种,见有关分释条。

      遮表二门

      佛经文字,有遮诠、表诠二门。遮诠门,谓遮遣其所非;表诠门,谓显表其所是。《宗镜录》三十四,辨空宗相宗之相违,其十异中之第六谓:“遮诠表诠异者,遮谓遣其所非,表谓显其所是。又遮者拣却诸余,表者直示当体。”再如《二教论》谓:“中观等息诸戏论,寂灭绝离以为宗极,如是之义意,皆遮情之间,不是表德之谓。”

      遮诠

      以否定的方式来表达的,谓之遮诠。佛教中、特别是空宗,通常以此方式表达最高的真理、或觉悟的境界。因为真理或悟境,都是“语言道断、心行处灭”的绝对境界,而我人的语言、概念,都是相对性的,只能表达相对性的现象,不能表达超越相对性的绝对理性,基于此,唯有以否定方式表达。如说赤色,不直说赤,而说非青、非黄、非白,以表达是赤。

      真带质

      唯识宗所立性境、独影境、带质境三境之一。带质境有二种,称真带质与似带质。一、真带质,指色子所生的实法,例如第七识的见分缘第八识的见分,中间生出一个“我”相(相分)来。这“我”相是由七、八两识的见分生出来的,七、八两识各有其实种的本质,所以称为真带质。即所谓:“以心缘心真带质,中间相分两头生。”

      本文标题:唯识名词53

      本文链接:http://www.xindeng.org/meiwen/2017-06-02/3195.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心灯佛教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