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辞典唯识名词
文章内容页

唯识名词55

  • 作者:
  • 来源: 网络分享
  • 发表于2017-06-02 22:29
  • 被阅读
  •    智波罗蜜多

      为十波罗蜜多之一,修唯识行,入修道位,修十种胜行,十胜行即是十波罗蜜多,其中第十即是智波罗蜜多,此有二种:变受用法乐智,就是由六度所成立的殊胜妙智,于佛大集会中,变化种种受用法乐,是为自利。二、成熟有情智,就是以此妙智,使有情由善因而成熟为果,而解脱生死,是为利他。

      智月

      梵名 Jnanacandra,音译若那战达罗,唯识十大论师之一。据《成唯识论》卷一所载,他是护法的弟子,为那烂陀寺学僧,在同学中以“风鑒明敏”称着,颇着声誉,曾着有《唯识三十颂》释论,为窥基揉译入“成唯识论”中。

      智增悲增

      又作智增上、悲增上;或称智增上菩萨、悲增上菩萨。依唯识宗之说,八地以前的菩萨,分为智慧增上菩萨、慈悲增上菩萨,合称为二增菩萨。此智增、悲增二者,可各配于顿悟(直往)与渐悟(回心)。若依顿悟菩萨而言,其大智增上,断恶证理自利之善根较多者,在初地伏尽俱生起烦恼障之现行,立即受变易身,称为智增上菩萨。其大悲增上,愿永住生死,救度有情而做方便行,至第七地之满心,始伏尽俱生起烦恼障之现行,称为悲增上菩萨。《成唯识论》卷七载:“或有乃至七地满心,方能永伏一切烦恼,虽未永断欲界修惑,而如已断能起此定。……有从初地即能永伏一切烦恼,如阿罗汉,彼十地中皆起此定。”此即表示智增菩萨有断烦恼、至涅槃之智慧,而悲增菩萨则有住生死、救众生之慈悲。

      智周

      唐代唯识宗三祖,俗姓徐,濮阳人,唐高宗总章元年(六六八)生。出家后初学天台,后依慧沼为师。着有《成唯识论演秘》、《因明入正理论疏前记》三卷、《因明入正理论疏后记》三卷,及《大乘入道次第章》等十种。他的《成唯识论演秘》,与窥基的《枢要》及慧沼的《了义灯》,合称为《唯识三疏》。他示寂于唐玄宗开元十一年(七二三),世寿五十六岁。

      智自在所依真如

      修唯识行,第四修习位的十真如之一。这是第九地断不欲行障所证,若证得此真如已,则于四无碍解,皆得自在,故名智自在所依真如。

      中道

      即离开二边的极端、邪执,为一种不偏于任何一方的中正之道,或观点、方法。释迦牟尼世尊住世时代,最初说的中道,指的是远离苦行与欲乐两种极端的修行的方法。《过去现在因果经》谓:“尔时世尊,语憍陈如言,……形在苦者,心则恼乱,身者乐者,情则乐着,是以苦乐,两非道因。譬如鉆火,浇之以水,则必无有破暗之照,鉆智慧火,亦复如是。有苦乐水,慧光不生,以不生故,不能灭于生死黑障。今者若能舍弃苦乐,行于中道,心则寂定,堪能修彼八正圣道,离于生老病死之患。……”以上是最初中道的含义。后来的大乘佛教,各宗派莫不重视中道,如空宗以八不为中道,有宗以唯识为中道。在中国,天台宗以佛性为中道,华严宗以法界为中道。但各宗派的中道,其意义并不相同。唯识宗的中道,立有、空、中等三时教之教判,如《解深密经》等所说,远离有、空二边,而完全彰显非有非空的中道真理之教,称为中道了义教;偏于有、空之教,称为不了义教。其所谓中道即唯识中道,即:一、凡夫所以视有情实体生命之我与构成万有要素之法为实在,皆因迷情之妄执所致,故是“情有理无”,为“非有”。二、万有为因缘之假和合,系由阿赖耶识所变现,即识是“理有情无”,为“非无。三、万有无固定之自性,是为空,故能自在变现,即空是“真空妙有”,为“非无”。依此,宇宙的真相即以“非有非无”(非有非空)的中道把握之,作此主张者称为中道了义教。据三性之说,此所谓之我与法即为遍计所执性,识为依他起性,空为圆成实性之义。

      中劫

      为古印度计时的单位。谓人寿之一增一减为一小劫。合二十小劫,共计三万三千六百万年,称为一中劫。合八十中劫为一大劫。

      中随烦恼

      又称中随惑。指无惭、无愧二种随烦恼心所。唯识家所立二十种随烦恼中,无惭、无愧二者,乃遍一切不善心而俱起,其行相之宽狭在大随与小随之间,故称为中随烦恼。此二者,惭是无羞耻之心,“轻拒贤善”;愧是无廉耻之心,“崇重暴恶”。见《成唯识论》卷六。

      中有

      为有情转生四有之一,指死有与生有中间所受之身。此又作中阴身,据《俱舍论》卷九载,其体由极微细的物质构成,身形与其所趣本有之形状相似,欲界中有的形量,如五、六岁小儿,然诸根明利;色界中有的形量,则圆满如本有。且欲界中有以香为食,故又称乾闼婆(香阴)。

      种子

      种子为法相宗所立,是唯识学上极重要之基本理论。种子者,指在阿赖耶识中生起一切有漏无漏诸法的功能。《成唯识论》卷二曰;“此中何法名为种子,谓本识(阿赖耶识)中,亲自生果功能差别。此与本识及所生果,不一不异。体用因果,理应尔故。”识为一种功能,此功能在未发生作用,于潜在状态时,不称识而称种子;其发生作用即起现行时,不称种子而称识。所谓现行,即是能生起色、心各别不同现象的作用。种种不同色心现象,都自有他的亲因,此亲因即称为功能,又名为种子。种子者,以其有生起诸法的作用,犹如草木种子,能生芽茎也。原来所谓世间一切诸法,即世间种种精神的、物质的现象,皆是阿赖耶识中种子变现而起。阿赖耶识摄持诸法种子,有生起色、心诸法的力用,此力用即称为种子。沉隐的种子(即潜伏的功能)生起色、心诸法时,称为现行。所以种子、阿赖耶识、和它所生起的现行果法,这三者是体用因果的关系,所以是“不一不异”。因为本识是体,种子是用,体用之间,体是体,用是用,所以非一;但体是此用之体,用是此体之用,体不离用,用不离体,所以非异。再者,种子与现行之间,种子是因,现行是果,因是因,果是果,所以非一;但因是此果之因,果是此因之果,所以非异。这体用因果的道理,“理应故尔”。见《成唯识论述记》卷七。

      种子建立的渊源

      大乘唯识宗建立种子,是本宗的基本理论之一。所谓“八识三能变”,即是以种子为能变之因。而种子之建立,其渊源可追朔到部派佛教的“一味蕴”和“穷生死蕴”,以上二者可视之为种子的前身。“一味蕴”是经量部所立,《异部宗轮论》谓,经量部认为人体内有一种名为“一味蕴”的“细意识”,由它而生起“根边蕴”,即通常所称的色、受、想、行、识五蕴,由此五蕴构成一切众生。而此“一味蕴”,即为受、想、行、识四蕴所组成,此一味蕴行相细微,有情的轮回流转,即通过它而进行。《成唯识论述记》谓:“经量部亦名说转部者,此师说有种子,唯一种子,现在相续,转至后世,故名说转。”故其颇有种子的功用。

      化地部是自说一切有部分出来的部派,此部建立“穷生死蕴”,也具有种子的特征。《摄大乘论》卷上谓︰“化地部中,亦以异门密意,说此名穷生死蕴。”世亲在《摄大乘论释》中解释此穷生死蕴曰:“穷生死阴,恒在不尽故,后时色心,因此还生。于无余涅槃前,此阴不散,故名穷生死蕴。”

      种子来源

      此是指种子的来源或原因而说的。种子有二类,一者本有种子,二者新熏种子。本有种子,谓阿赖耶识中,本来含藏有有漏无漏一切有为法的种子;新熏种子,谓阿赖耶识中所藏的种非为本来所固有,而是由现行的前七识、随所应而色、心万差之种种熏习,而成为有生果功能的新种子。于此,有护月、难陀、护法三师不同的主张。一、护月论师主张,他以为一切种子,是阿赖耶识的功能作用,本来俱有,并不是由新熏发生;熏习不过能增长养成本来固有的种子,他引以下经论证明:《无尽意经》谓:“一切有情,无始时来,有种种界,如恶叉聚,法尔而有。”(界是因义,就是种子差别的异名。)《阿毗达磨经》谓︰“无始时来界,一切法等依。”二、难陀论师主张新熏说,他以为一切种子,都是由现行的熏习而发生的。因为能熏与所熏,都是无始以来具有,所以从无始来就有熏生的种子。他以为,所谓种子者,必藉熏习而发生。再者种子是习气的异名,所谓习气,就是现行所熏习的气分,由之可知种子是由新熏而来。他也引经论来证明︰《多界经》载︰“诸有情心,染净诸法,所熏习故,无量种子之所积集。”《摄大乘论》载︰“内种定有熏习,外种或有或无。”三、护法论师主张折衷之说,他以为诸法种子,本有两类,即本有种子和新熏种子。这两类种子,都是无始以来就有的。阿赖耶识中,具有法尔生起一切诸法的差别功能,这就是本有种子,此又名本性住种;同时在无始以来,由现行的势力,留贮在阿赖耶识中而有生果的作用,这就是新熏种子,此又名习所成种。此本新二种,相待而能生起诸法的现行。

      种子六义

      唯识宗所立理论,谓阿赖耶识储藏诸法种子,种子有二类,一为本有种子一为新熏种子。而种子须具备六项条件,称为种子六义。据《成唯识论》卷二等载,即:一、剎那灭,谓眼、耳、鼻、舌、身、意等诸识种一念才生,生则随灭,念念不停,剎那变异。二、果俱有,果即识与根,谓识与根同时俱起,以成力用。如眼根照色境时,眼识随即同缘,于诸实境分明显了,耳、鼻、舌、身、意亦同。三、恒随转义,谓眼耳等诸识起时,种子随转。如眼根照境时,眼识种子随即相续,无有间隔。四、性决定义,谓诸识各各所缘善、恶、无记等三性,无有间杂。如眼识缘恶境,则成恶法,不能成善法;缘善境,则成善法,不能成恶法;若缘无记,则不能成善恶二法。五、待众缘义,谓诸识之种子非缘一因而生,必假众缘而后成就。如眼识之种子须得空间、光明、根、境等众缘,方得显发。六、引自果义,谓诸识各引自体果用,非是色、心交互而成。如眼根照境时,眼识即缘所对之实境,而不混于声、香等别体。见六义别释。

      种子生现行

      阿赖耶识有生一切法之功能,此能生之因,称为种子,自此种子生起的色、心诸法,称为现行。能生的种子是因,所生的现行是果,当种子生起现行之际,现行有强盛的势用,剎那间熏习起现行的种成为新种子,这就称为“种子起现行,现行熏种子。”在种子起现行的时候,种子是因,现行是果;而现行熏种子的时候,现行是因,受熏的新种子是果。这三者是“剎那生灭,与果俱有。”与此种生现的因果之同时,也就是现生种的因果。有如烛的柱生焰(种生现)之时,同时也正是焰烧柱(现熏种)之时。

      种子识

      乃执持诸法的种子不失不坏之识,为阿赖耶识异名之一。此识含藏万法种子,能生起一切法,故称种子识。《成唯识论》卷二曰:“此能执持诸法种子,令不失,故名一切种。”又,《摄大乘论释》卷二载:“谓有能生杂染品法,功能差别相应道理,由与生彼功能相应,故名一切种子识。于此义中,有现譬喻,如大麦子,于生自芽有功能,故有种子性;若时陈久,或火相应,此大麦果功能损坏,尔时麦相虽住如本,势力坏故,无种子性,阿赖耶识亦复如是。”

      种子特性

      种子是一种功能,此功能非物质而有物质的力用。世间色、心万法,皆自此“能”、此“力”生起,故种子有下列之特性;一、种子非色非心,只是一种功能。二、此种功能遍宇宙,故种子亦遍宇宙。功能一旦起用(起现行),宇宙万象森罗。故种子无尽,宇宙亦无尽。三、种子无大小轻重之分,种子起现行时,“相分”由“见分”而显示。故心识分别一旦生起,即摄尽全宇宙,无一法不在心识之中。

      种子依缘

      生识的九缘之一。种子,即眼等八种识之种子。谓眼识依眼根种子而能见色,耳识依耳根种子而能闻声,鼻识依鼻根种子而能闻香,舌识依舌根种子而能尝味,身识依身根种子而能觉触,意识依意根种子而能分别,第七识依染净种子而能相续,第八识依含藏种子而能生出一切诸法,以诸识各依种子而生,故种子为眼根等诸识之缘。

      众生

      梵语萨埵 Sattva ,旧译曰众生,新译为有情。众生有多义,众人共生之义,如众多之法,和合而生,曰共生;历经众多之生死,故名众生。不名众死而名众生者,以有生者必有死,因赅果故。《大乘义章》曰:“多生相续,名曰众生。”简单的说,这是生命界的代名词,而以人类为代表。

      本文标题:唯识名词55

      本文链接:http://www.xindeng.org/meiwen/2017-06-02/3205.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心灯佛教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