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五明学科外语学习学习著述
文章内容页

追溯语言文化原典的源头

  • 作者:
  • 来源:
  • 发表于2017-06-11 10:01
  • 被阅读
  •    当我们从最底端的质朴常识开始分析思考之后,可以跳跃到另一个端点,从文化和哲学的顶峰向下俯瞰。虽然是文化和哲学的顶端,我们仍旧从人所皆知的常识入手。问题   3.  就语言文化而言,在西语原典文化的源头上,最具代表性和象征性的人物是谁?在中文原典文化的源头上,最具代表性和象征性的人物是谁?这两人之间有什么最明显的差异?就语言文化来看,尤其从语言学习者的眼光来看,西语原典文化的源头上最具代表性和象征性的人物应当是荷马(荷马史诗的创作者群体)。而能够与荷马对应的中文原典文化的源头上最具代表性和象征性的人物,就非仓颉莫属了(象形和表意文字发明者群体)。荷马与仓颉虽然都属传说中的人物,但古老的传说没有减低反而高度智慧地概括了他俩对孕育不同文明的原典文化所具备的独特的代表意义。

     
      荷马和仓颉最显著的差异是什么?从儿童的眼光看来,答案简单而明确:荷马是盲人,仓颉是四目。为什么荷马是盲人?仓颉是四目?原典文化的源头,古人绝妙地通过描绘人物头像的显著特征,来表达文明起源的探索路向,表达文明起源的“密码”或“基因”。这个显著的差异是象征的隐喻的,却具有贯穿古今的洞察力和表现力。太容易知晓,荷马这个传奇的盲人诗尊,是聆听的大师;仓颉这个传奇的发明家之祖,是目视的大师。由此,荷马与仓颉分别奠定了代表了两种文明的原典文化不同的发展路向。西方的语言文化普遍具有强烈的声音元素和聆听美学的特征,中文语言文化普遍具有强烈的视觉元素和目视美学的特征。
     
      西方语言文化遵循注重声音的路径发展,文字也就发展成为表音文字;表音文字恰是荷马传统的延续。汉语语言文化遵循注重目视的路径发展,文字也就固守形象而演变成表意主导的文字体系,并发展出诸如书法等艺术美学的支脉;与声音或口语几乎完全脱节的文言文,更是仓颉传统的滥觞之滥觞,在2千多年的历史中,构成中国传统文化的主要载体。
     
      从这些角度和层面,我们可以这样说:英语(西语)是注重聆听的语言,汉语(中文)是注重目视的语言(文字);两种语言文字体系之间的差异,导致学习方法上的差异。学习英语应当更注重聆听;学习中文仅仅注重聆听还不够,还必须强调目视。但中国人学英语必须跳出中文文化思维固有的惯性模式,领悟声音和聆听具有本原的重要性。然而十分可惜的是,近百年来教育界主流的专家学者多没有明确意识到这个层面的差异,用强调目视(做题、分解书面语等)这种学中文的习惯方法学英语,误导了几代中国学生。
     
      换一个比喻,“仓颉秘笈”和“荷马秘笈”分别代表了两套不同的“语言功夫脉系”。前者对应于培养重目视的中文功底,后者对应于培养重聆听的英语功底;把“仓颉秘笈”所体现的训练传统套用于英语学习训练,没有理解甚至不知道天下还有“荷马秘笈”、英语学习当以荷马秘笈为纲,致使中国人的外语学习练功“走火入魔”  ——   数代中国人学校生涯中耗费于英语学习的生命时光最长,但普遍的效果最差。按照鲁迅的标准  ——“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谋杀别人的生命,浪费自己的时间就等于慢性自杀” ——   英语这一从小学到大学的核心必修课,由于教学体系方向性错误的“走火入魔”,对许多中国学生变成了“谋杀”或“慢性自杀”。
     
      由此,我们得出:
     
      结论  2.1 声音、聆听声音和表达声音,在学习英语中具有本原的重要性。
     
      结论  2.2 不要用中文学习特有的传统方法和思维,尤其是重目视轻聆听、重文轻语的这种学习模式,套用在英语学习上。
     
      结论  2.3 每一个英语教师或专家,每一个学生,都有责任、至少是自我觉醒,改变英语教学的方向性错误模式。

      本文标题:追溯语言文化原典的源头

      本文链接:http://www.xindeng.org/meiwen/2017-06-11/6244.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心灯佛教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