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辞典佛学词典
文章内容页

佛学词典330

  • 作者:
  • 来源: 网络分享
  • 发表于2017-06-19 06:36
  • 被阅读
  •   

      (一)意为生起,谓依因缘生起。一般有转起、转生等用语。[成唯识论卷二](二)使回转、活动、作用,及说示宣演之意。如称转大法轮、转妙法轮等。(三)使变化、改变之意。如转宗、转识得智、转凡入圣、转依等,皆为此意。(四)旋转、回转之意。如称转经、翻转、唤转、施转等。祖堂集卷七雪峰义存章:‘此僧合唤转与一顿棒。’

      转变

      转化变异之意。(一)即泛指诸法的转化变易之相。盖转变说与积集说之对立,乃奥义书之中心思想,印度哲学诸派多采其说,其中以数论学派为转变说之典型代表;该学派主张万物之物质因,其自性皆具有转变性。其他如瑜伽学派亦采用此说。另于吠坛多学派中,罗摩拏遮之转变说与商羯罗之化现说相互对立。于佛教中,说一切有部主张,于有为法之相续中,自前瞬间至后瞬间,其‘体’不容许有所变异(自体转变),然对于‘作用’之不起、正起或将起,即承认在未来、现在、过去之变化上有所转变(作用转变)。

      唯识宗主张识转变之说,此说系由因性与果性两方面考察识之转变,而认为‘因转变’乃依现行识,在阿赖耶识中有等流与异熟等习气;‘果转变’乃自阿赖耶识中之异熟习气产生其他众同分之阿赖耶识,又自等流习气产生现行识。如此之识转变说,一则可说明阿赖耶识与现行识交互为因果之关系,再则乃显示刹那灭性之阿赖耶识不间断而相续之情形。于成唯识论卷七中,将转变一语译为‘能变’,由是,遂产生如下之解释:所谓转变(作用概念)即是能变(体性概念)。成唯识论卷七(大三一·三八下):‘是诸识者,谓前所说三能变识及彼心所,皆能变似见、相二分,立转变名。所变见分,说名“分别”,能取相故;所变相分,名“所分别”,见所取故。’上引之意,即以诸识中所现之见、相二分皆称为转变,无论能取之见分,或所取之相分,均为识所变现;唯识宗即以此成立其核心思想‘一切唯识’之义。[唯识二十论、唯识三十颂、世亲唯识原典解明](参阅‘因能变’2299、‘果能变’3323)

      (二)十八变之一。谓佛菩萨依定自在之力,而能自在转变万物之性质。此系出自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七之说。

      转藏

      (一)转读大藏经。转,谓转读,即略读数行之义。(二)回转轮藏之意。将大藏经楼中纳置一切经之书架,设置机轮便于旋转,称为轮藏。据释门正统卷三塔庙志载,梁朝善慧大士创成转轮之藏,谓虔信者推轮藏一匝,则与看读藏经具同等功德。[敕修百丈清规卷一旦望藏殿祝赞条]

      转法轮

      又作转梵轮。为八相成道之一。释尊一代化仪总有八种相,其中,转法轮即指释尊为令众生得道而说法。 cakra 一词本为印度古代之战车,以回转战车即可粉碎敌人,譬喻佛陀所说之教法于众生之中回转,即可破碎众生之迷惑。又转轮圣王转动金轮,以降伏怨敌;而释尊以说法降伏恶魔,故称转法轮。释尊成道后,最初在鹿野苑为憍陈如等五比丘宣说四谛法,此为转法轮之始,称为初转法轮。关于初转法轮之时日,过去现在因果经卷三、法华经卷一方便品载为佛成道三七日之后。十地经论卷一载第二七日后。四分律卷三十一载六七日后。方广大庄严经卷十载七七日后。五分律卷十五载八七日后。大智度论卷七、卷三十四载五十七日后。

      相对于鹿野苑之初转法轮,大乘经典称自经为第二或第三度转法轮。大般若经卷十二无作品载,鹿苑四谛之法轮为初转,开说般若之法为第二法轮转。解深密经卷二无自性相品载,鹿苑之四谛说法为初时;般若皆空之说,为第二时;深密中道之教,为第三时。又真谛及玄奘立‘三法轮’之说,初时之有教为转法轮,第二时之空教为照法轮,第三时之中道教为持法轮。吉藏所撰之法华游意复依法华经卷二之文,别立三法轮,谓华严一乘教为根本法轮,中间之三乘教为枝末法轮,法华之会三归一为摄末归本法轮。此等皆系就释尊说法之内容,而于转法轮立有诸种分别。

      此外,诸经论亦有就诸佛菩萨所说法之不同,而立法轮之名,如海龙王经卷三女宝锦受决品,谓宝锦女转无动轮、本无轮、无断轮、无著轮、无二轮、无言法轮、清净轮、断诸不调轮、无乱轮、至诚轮、空无轮等诸法轮。悲华经卷五载,菩萨成就四清净法,转虚空法轮、不可思议法轮、不可量法轮、无我法轮、无言说法轮、出世法轮、通达法轮等。旧华严经卷三十一载,一切诸佛转妙法轮、无量法轮、一切觉法轮、知一切法藏法轮、无著法轮、无碍法轮、一切世间灯法轮、示现一切智法轮、一切诸佛同一法轮等。新华严经卷五十九载,如来转法轮有十种事:(一)具足清净之四无畏,(二)出生四辩随顺之音声,(三)善能开阐四真谛之相,(四)随顺诸佛之无碍解脱,(五)能令众生之心皆净信,(六)能拔众生诸苦之毒箭,(七)大悲愿力之所加持,(八)随出音声普遍十方一切世界, (九)于阿僧只劫说法不断,(十)随所说法,皆能生起根力觉道禅定解脱三昧等法。

      大乘法苑义林章卷一本、法华经玄赞卷二、卷四等,广就五门分别法轮之体,即:八圣道为法轮之体;四圣谛、十二因缘、三性等诸法为法轮之境;五蕴之功德为法轮之眷属;闻思修三慧为法轮之因;菩提涅盘为法轮之果。又释尊转法轮之像,称转法轮像。说法之高座,称转法轮座。说法之堂宇,称转法轮堂。[杂阿含经卷十五、长阿含经卷一、增一阿含经卷十、卷十四、中本起经卷上、维摩诘所说经卷上佛国品、菩萨处胎经卷五、如来不思议秘密大乘经卷十一、卷十二、四分律卷三十二、大毗婆沙论卷四十一、卷八十二、大智度论卷一、卷五十二、卷六十五、瑜伽师地论卷四十九、卷九十五、转法轮经忧波提舍、俱舍论光记卷二十四]

      转法轮法

      以转法轮菩萨为本尊,为安稳国界,摧破诸魔怨敌而修之秘法。又作车水轮法、摧一切魔怨法、摧魔怨敌法。修此法时,先于本尊前设大坛及护摩坛,次于大坛上安置敷曼荼罗,以木或铜作成筒,安置于中央,筒周围画十大药叉、三大龙王、三大天后等十六大护之形像,于其盖绘八辐轮,轮间书写无碍王之十字真言:唵缚日罗萨怛舞瑟抳洒吽发吒。真言末字‘吒’置于轮脐,于其底亦书此真言,另以一白纸或绢画怨家形像,书其姓名于两足(左足书姓,右足书名),并画五头天王及不动尊踏彼之像,投入筒中;又护摩坛上置三角炉,其余供具亦如常庄严。若以护摩坛兼大坛以行小法之时,则用悬曼荼罗,而将筒置于炉前。[转法轮菩萨摧魔怨敌法、秘藏金宝钞卷一、秘钞问答卷十转法轮、遍口钞卷四]

      转法轮盖

      又称人天盖、白盖。悬吊于法堂中说法者高座之上者。起源于古印度为遮蔽强烈日照及防雨用之伞盖,后为寺宇庄严具之一。

      转法轮相

      八相成道中之第七相。即指释尊自成道至入涅盘间说法之相。[十地经论卷三、大乘起信论]

      转法轮印

      为象征转法轮之印相。此印表以法轮摧破烦恼,使身心清净。又作法轮印、金刚轮印、说法印、胜愿吉祥法轮印。即二手相背,左右八指互相钩结,綟左拇指入右掌中,以右拇指之指端相拄。大日经卷四密印品谓,凡救世者必转此轮。在胎藏界法,首结法界性印(净法界印),次结法轮印。此印可令行者住菩提心、入曼荼罗,故以此印加持五处(额、两肩、心、喉)。[大日经卷三转字轮漫荼罗行品、卷七增益守护清净行品、成就妙法莲华经王瑜伽观智仪轨、玄法寺仪轨卷上、大日经疏卷十三]

      转凡为圣

      禅林用语。又作转凡入圣。与‘转迷开悟’同义。谓转凡夫迷妄之状态而入于圣者开悟之境界。

      转根

      转根性之意。又作增进根。谓调练根性,转钝劣之性而得胜利之根。即由声闻、缘觉之根性转为菩萨之根性。又由男根转女根,女根转男根,亦称转根。[大毗婆沙论卷七、卷六十七、卷六十八、俱舍论卷二十三、卷二十五、顺正理论卷七十]

      转骨

      禅林丧葬仪式。入骨于塔时,由寝堂起骨向塔所,于途中回转其位置,使之向里,并以茶汤供养亡者,此仪式称为转骨佛事。[禅林象器笺卷十四丧荐门]

      转鼓

      禅林中敲鼓时,中途变换敲击方法,称为转鼓。如以上堂鼓为例,修行僧依鼓声信号出堂,是时,击鼓即有第一会、第二会、第三会之变化。敕修百丈清规卷一圣节条(大四八·一一一三上):‘转鼓侍者往法座左侧,立候众集。(中略)参头领众行者,列库堂前,相对排立,候转鼓。’

      转化

      犹言迁化,迁转教化于他土。或作迁转变化之义,谓命终时由娑婆世界转生于净土。无量寿经卷下(大一二·二七三中):‘是二菩萨于此国土,修菩萨行,命终转化,生彼佛国。’

      转计

      因明用语。计,即计度分别之义,或指计度分别所立之宗义。于因明对论中,若宗义为对方所难,因而遂转变其宗义,称为转计。

      转教融通

      表示天台宗五时判教中第四般若时特征之用语。全称转教付财融通淘汰。语出谛观之天台四教仪。于般若会座,须菩提等声闻蒙佛力加被,代佛为菩萨演说般若法门,称为转教。融通,即融会无碍之意,谓般若法门说一切法皆摩诃衍(大乘),大小融会,无二无别。如斯般若时有转教融通之事;喻显佛意者,为付财、淘汰之语。付财一语取意自法华经信解品,即声闻转教显佛意,乃大乘法财付与声闻,恰如长者将家财委付穷子。但般若之大乘妙理,原非声闻人所知,佛加被之,令其为菩萨众演说,故信解品谓(大九·一七中):‘领知众物,(中略)而无悕取一餐之意。’淘汰,乃洗清秽物之意。即第三方等时四教并说,生大小各别之情执,故于般若时示大小融通之法门,拂却其情执。此恰如以净水洗涤物之秽垢,即所谓般若之‘法开会’。[大品般若经卷二‘三假品’、卷七无生品、大智度论卷四十一、法华经文句卷六下、天台八教大意、止观辅行传弘决卷十之二、天台四教仪集注卷上、四教集解卷上]

      转经

      (一)读诵经典。与讽经同。据高僧传经师论之说,咏经称为转读,歌赞则称为梵音。

      (二)完整诵读一部经者,称真读。但如大般若经之大部经卷,则仅读诵其初、中、后之数行,或仅翻页拟作读经状,均称为转经,又称转读。转经之法会,称转经会。大藏经之转读,称为转藏。

      (三)朝鲜高丽朝时代所盛行的佛教法会之一。其进行方法,先于舆上安置一黄金小佛,伶人步行奏乐于舆之前后,数僧侍于左右执香诵经,前方有手执幡盖之人引导行列,行列乃随之巡行市街,另有一小僧于车上击鼓。于游行之中,诵经一止即奏乐,乐声一止复诵经。或谓此一行事本为西域地方之遗风。

      转经筒

      茜藏佛教徒祈祷所用之法物。其形状如桶,大小不一,中贯以轴,其中装有纸印经文,周围刻有六字真言;以手拨之即会转动,转动一周表示念诵六字真言一遍。另有风动、水动、脚踏式等数种;其名称则有摩尼轮、祈祷筒等。

      转龛

      禅林丧葬仪式。送亡者至山门时,转龛向里,以茶汤供养亡者之仪式,称转龛佛事。[禅林象器笺卷十四丧荐门]

      转辘辘地

      禅林用语。又作阿辘辘地。以车轮之旋转,比喻圆转无碍,自由自在之境地。碧岩录第五十三则(大四八·一八八上):‘看他悟后,阿辘辘地。’

      转轮圣王

      梵语cakra-varti-ra^jan,巴利语raja cakkavattin。音译作斫迦罗伐辣底遏罗阇、遮迦罗跋帝、遮加越。意译作转轮王、转轮圣帝、轮王、飞行转轮帝、飞行皇帝。意即旋转轮宝(相当于战车)之王。王拥有七宝(轮、象、马、珠、女、居士、主兵臣),具足四德(长寿、无疾病、容貌出色、宝藏丰富),统一须弥四洲,以正法御世,其国土丰饶,人民和乐。

      转轮圣王出现之说盛行于释尊时代,诸经论将佛陀与之比拟之处甚多。杂阿含经卷二十七、大智度论卷二十五即以转轮圣王之七宝及其治化,与佛之七觉支等并举。或将佛陀说法称作转法轮,比拟转轮圣王之转轮宝。又大毗婆沙论等称转轮圣王之轮宝有金、银、铜、铁四种,分别有其轮王。仁王般若经卷上菩萨教化品、菩萨璎珞本业经卷上贤圣学观品等,据此说配于菩萨行位,以铁轮王为十信位,铜轮王为十住位,银轮王为十行位,金轮王为十回向位。法苑珠林卷四十三,举轮王有军轮王、财轮王、法轮王,阿育王等为军轮王,金轮至铁轮四王为财轮王,如来为法轮王。

      按转轮圣王多出现于太古时代,诸经论举其名者颇多,有顶生王、大善见王、民主善思王等,皆系实际于印度太古出世之王。此外,长阿含卷六转轮圣王修行经载,当来弥勒出现时,儴伽转轮圣王将出现。悲华经卷三大施品载,于删提岚界善持劫中,有无量净转轮圣王出现。如来智印经载,月髻佛出世时,慧起转轮圣王出现。又俱舍论卷十二载,转轮圣王出现于人寿无量岁至八万岁之时。然法华经玄赞卷四则谓金轮王一定在人寿八万岁以前出世,银轮王乃至铁轮王则不一定,如阿育王是铁轮王,而于人寿百岁时出世。[杂阿含经卷十五、中阿含卷十一‘四洲经’、卷四十一梵摩经、长阿含卷十五究罗檀头经、卷十八转轮圣王品、大宝积经卷五十九、卷七十五、卷七十六、贤愚经卷八、卷十三、大毗婆沙论卷三十、卷一五○、卷一八三、大智度论卷四、卷二十四、卷八十二、大唐西域记卷一]

      转迷开悟

      与‘转凡为圣’同义。转出三界中生死之迷妄,而达涅盘觉悟之境界。亦即舍离烦恼之迷妄,而得涅盘寂静之菩提。于佛陀教法中,有关转迷开悟之教旨,可分为:此土入证之‘圣道门’、他土得证之‘净土门’、历劫修行之‘渐教’即身成佛之‘顿教’等数种。

      转女成男

      转女身成男子之意。与‘变成男子’同义。盖印度自古以女人非法器,自中阿含卷二十八瞿昙弥经为始,继之大小乘诸经论多说女人身有五障三从之碍,若欲成佛,必要转其身形。又女人不能入诸佛净土,故阿弥陀佛及药师佛均别立本愿,要期转女成男。依无量寿经卷上载,若重障女人能称名念佛,由弥陀本愿力故,能得转女成男之报益。法华经卷五提婆品载,八岁龙女变为男身,往生南方世界成佛。盖古印度女性之地位低落,故有女人不能成佛之说,然此说与大乘佛教主张众生皆能成佛之教说相矛盾,故经中有变成男子之说。[超日明三昧经卷下、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法华经卷六药王菩萨本事品、转女身经、腹中女听经、月上女经、瑜伽师地论卷三十八菩提品、大智度论卷四、无量寿经义疏卷上]

      转齐转灭

      转齐与转灭之并称。系唯识宗关于种子说所立之名目。即转劣性(下品)种子之劣性,成为与先天本有胜性质(中品)之种子同等,称为转齐;灭尽劣性种子之劣性,转变成胜性质之种子,称为转灭。唯识宗论种子之起源,有主张仅为先天之‘唯本有说’、唯后天之‘唯新薰说’,及折衷两者之‘新古合生说’等三派。此中,新古合生说派谓种子有上中下三品,见道初无漏之种子为本有之下品,即以闻薰习为增上缘生现行;由无分别智之修习力至修习位时,更由中品本有无漏种生现行,同时前下品之种子亦由中品本有种之现行力转成中品种子;至佛位更转中品皆成上品。此一主张,即属转齐说。反之,唯新薰说与唯本有说二派不别立种子为三品,而认为种子为唯一种类。入见道时,由下品之无漏种生现行,次第灭下等之劣性而成中等之胜品。此一主张,即属转灭说。[大乘法苑义林章卷七本、成唯识论述记卷二末、成唯识论了义灯卷七末]

      转起

      转,即起之义。谓有为法依因缘而生起。成唯识论述记卷一本(大四三·二四○中):‘转者,起义。随彼彼缘,起彼种种我法相故。’

      转生

      (一)梵语 ja^tiparivartah!。谓死于此处,而生于彼处。又作换世、轮回转生。大智度论卷十六(大二五·一七五中):‘菩萨得天眼,观众生轮转五道,回旋其中。天中死,人中生;人中死,天中生;(中略)非有想、非无想天中死,阿鼻地狱中生。如是展转生五道中。’(二)西藏为解决佛教领袖承继问题而设之制度。又作转世。创始于十三世纪迦尔居派迦尔玛迦尔居之求松肯巴。

      转识

      (一)梵语pravr!tti-vijn——a^na。唯识宗所说转起之前七识,即眼、耳、鼻、舌、身、意、末那等前七识。转,转变、改转、转起、转易之义。谓前七识以阿赖耶识为所依,缘色、声等诸境而转起,能改转苦、乐、舍等三受,转变善、恶、无记等三性,故称七转识。又梁译摄大乘论释卷二称之为‘生起识’,然仅指前六识,而不包括第七识。[入楞伽经卷二、瑜伽师地论卷五十一、卷六十三、成唯识论卷二至卷四、成唯识论述记卷三本](参阅‘七转识’122)

      (二)第八阿赖耶识之异名。为唯识宗所用。阿赖耶识有十余种异称,以阿赖耶识乃诸法所依起者,故有此异称。[唯识论了义灯卷四本]

      (三)为转识得智、转识成智之略称。唯识宗主张,改转有漏之第八阿赖耶识、第七末那识、第六意识及前五识,可依次得无漏之大圆镜智、平等性智、妙观察智、成所作智,此即转识得智之义。[成唯识论卷十]

      (四)为大乘起信论所说五意之第二。‘无明门’中之‘转相’,于‘识体门’称为‘转识’。即转变业识(为五意中之第一)之根本无明为能见之识。亦即与业识产生之同时,转生见照之主观作用。法藏之大乘起信论义记卷中末除了五意之第二称为转识外,亦以‘事识’称转识。若配于八识,则五意之第二为转识者,属于第八识;事识为转识者,属于前六识。又慧远之大乘义章卷三末依起信论之意,解转识为第七识之异名,此异于法藏所说;复指事识为转识,此则同于法藏之观点。

      转识得智

      又作转识成智。瑜伽行派及唯识宗认为经过特定之修行至佛果时,即可转有漏之八识为无漏之八识,从而可得四种智慧。即:(一)前五识(眼、耳、鼻、舌、身识)转至无漏时,得成所作智(又称作事智),此智为欲利乐诸有情,故能于十方以身、口、意三业为众生行善。(二)第六识(意识)转至无漏时,得妙观察智,此智善观诸法自相、共相,无碍而转,能依众生不同根机自在说法,教化众生。(三)第七识(末那识)转至无漏时,得平等性智(又称平等智),此智观一切法,自他有情,悉皆平等,大慈悲等,恒共相应,能平等普度一切众生。(四)第八识(阿赖耶识)转至无漏时,得大圆镜智,此智离诸分别,所缘行相微细难知,不妄不愚,一切境相,性相清净,离诸杂染,如大圆镜之光明,能遍映万象,纤毫不遗。[大庄严经论卷三、成唯识论卷十]

      转世

      (一)为二十七贤圣之一。于前生证得预流果、一来果后,转至今生得不还果。此圣者不入色界、无色界,而直趣入般涅盘。[大乘法苑义林章卷五、成唯识论枢要卷上、八宗纲要](二)为西藏佛教活佛承继之制度。又作转生。系由灵魂转世、生死轮回之说而来。创始于十三世纪迦尔居派迦尔玛迦尔居之求松肯巴。格鲁派兴起后,严禁僧人娶妻,自达赖三世始,采用转世制度解决宗教领袖之继承问题。转世者称为活佛,活佛示寂后,众高僧依占卜、降神诸仪式,寻觅于活佛示寂时出生之若干婴童,从中选定一个灵童,作为活佛之转世,迎入寺中承继其宗教地位。后因人选时被操纵,清代乾隆五十七年(1792)时,遂规定用‘金瓶掣签’法,遴选于理藩院注册之大活佛的转世,以防舞弊。其他中小寺庙略具声望之喇嘛,则可自行寻觅灵童而转世,因此出现众多大小活佛。

      转随转

      转与随转之并称。转,梵语pravr!tti,即转起,谓法之生起;随转,梵语anuvr!tti,谓随彼法而生起。将作业时,为因而能引发其业之心,称转心,亦称能转心。与彼业同时生起而不相离之心,称随转心。转心与随转心二者,皆缘于审虑思、决定思、动发胜思而起业,故称等起,旧译缘起。其中,转心乃在正作业前为因,能引发其业者,故称因等起,即对后果而称因,旧译称生因缘起。又依其后果之远近,分为远因等起、近因等起。随转心则系正作业时,同刹那之心心所,故称刹那等起,旧译为共刹那缘起。[大毗婆沙论卷一一七、俱舍论卷十三、顺正理论卷三十六、瑜伽师地论卷一、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卷一]

      转心

      为‘随转心’之对称。转,为梵语pravr!tti之意译,谓法之生起。将作业时,为因而能引发表业、无表业之心,称为转心,又称能转心。又转心乃在正作业前为因,而能引发其业,故称因等起。

      转依

      转所依之意。又作所依已转、变住。转,转舍、转得之义;依,指使染净迷悟等诸法得以成立之所依。转依,即转舍劣法之所依,而证得胜净法之所依。如唯识宗所说,由修圣道,断灭烦恼障、所知障,而证得涅盘、菩提之果,此二果即称为二转依果,或二转依妙果,此乃修习之最殊胜境界。又上记之中,所断除之烦恼、所知二障,即是所转舍之法;所证得之涅盘、菩提二果,即是所转得之法。

      成唯识论卷九对‘转依’之解释有二说:(一)依,乃染净法之所依,即指‘依他起性’;转,乃转舍‘依他起性’上之‘遍计所执性’,而转得‘依他起性’中之‘圆成实性’。此系从三性上说明人之思想应如何自世间转向出世间,对于缘起现象不应执为实我、实法,而应见到唯识真性。(二)依,指生死与涅盘所依之唯识真如;转,乃灭除依于唯识真如之生死,而证得依于唯识真如之涅盘。此系直接从对唯识真如之迷悟之认识上,说明如何自生死苦而达涅盘乐。此种转依,均通过阿赖耶识中种子之消长生灭来实现,转舍烦恼障种子即转得涅盘果,转舍所知障种子即转得菩提果。

      成唯识论卷十另又举出转依之四义,即:(一)能转道,指证悟转依之智;即压制烦恼、所知二障种子之势力而使之不作用之能伏道,及断灭种子之能断道。(二)所转依,指转依时之所依;有保持染净法种子(持种依)之‘根本识’,及为迷悟法所依(迷悟依)之‘真如’。(三)所转舍,指所应转舍者;有所断舍之二障之种子,及所弃舍之其余有漏法和劣无漏之种子。(四)所转得,指所应转得者;有所显得之涅盘,及所生得之菩提。此外,佛地经论卷七自‘所转得’之意来解释转依,而认为转依乃法身之相。摄大乘论本卷下依所得位之别,将转依分为六种,称为六转依。三无性论卷下则依修行阶位而分为五种转依,即:(一)一分转依,谓二乘人灭尽我见我爱之故,得无漏相续而异于凡夫。(二)具分转依,谓初地菩萨证得人法二空。(三)有动转依,于七地以前之菩萨有出入观,故称有动。(四)有用转依,十地以前之菩萨,其事未办,不舍功用,故称有用。(五)究竟转依,至如来地,得圆满究竟之果。

      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卷十列举三种转依:(一)得无学道,证法性,称为心转依。(二)所作已办,道果究竟圆满,称为道转依。(三)永离一切烦恼随眠,称为粗重转依。大乘庄严经论卷三菩提品则举出如来之转依有十种功德之别。[解深密经卷五、大乘庄严经论卷七、俱舍论卷十五、瑜伽师地论卷五十一、卷七十四、卷七十八、显扬圣教论卷十六、解深密经疏卷九](参阅‘六转依’1312)

      转语

      禅林用语。随于机宜自由自在转变词锋之语,称为转语。于禅者迷惑不解,进退维谷之际,师家为令禅者颖解,蓦地翻转机法而下转语。有‘一转语’、‘三转语’等称。

      转欲

      僧众作法事,若有比丘无法出席,则将自己赞同众事之欲望,告以他比丘,由该比丘传说僧众,此谓之‘欲法’。受托之比丘受知其欲,谓‘受欲’。由缺席者本人告知出席者,谓‘与欲’。若受欲比丘亦因故不得出席,复与欲于其他比丘,则谓‘转欲’。

      撰号

      佛典之始所记载之着者姓名;除姓名之外,亦书地名、寺名。有自己所记,亦有他人所书者。大致而言,印度所作,写为‘某造’,或作‘某书’;中国所作,写为‘某述’、‘某集’、‘某撰’。述、集、撰乃传述古德之说,并非创作,亦无新意。若师说而由弟子记述,题为‘某说某记’者,亦称为撰号。

      庄户

      指唐代于寺院所属农地上耕作之佃农。又作庄佃、庄客、庄户、地客。于唐代,寺地虽亦有僧尼耕作,然大部分为庄户所耕。唐武宗及后周世宗废佛目的之一,即在没收寺院领地。[敕修百丈清规卷四两序章列职杂务条]

      庄严

      严饰布列之意。即布列诸种众宝、杂花、宝盖、幢、幡、璎珞等,以装饰严净道场或国土等。据旧华严经卷一、大品般若经卷一载,佛说华严、般若经时,其场地以种种妙色交饰庄严。系为迎接他方菩萨,令众生生欢喜心,而以神力变现者。又据世亲之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载,弥陀净土有国土、佛、菩萨等三种庄严,其中,国土庄严有十七种,佛庄严有八种,菩萨庄严有四种,合计二十九种庄严功德成就。大乘义章卷十九阐释净土时,将国土庄严分为人、法、事三种:(一)人庄严,即以胜善众生居其中,故谓之净。(二)法庄严,因具诸佛法,故谓之净。(三)事庄严,即与众宝、光明等事相有关之庄严净。

      诸经中不少就佛菩萨等成就诸种功德法门以严饰其身格而说庄严,如北本大般涅盘经卷二十七载有智慧与福德二种庄严;大法炬陀罗尼经卷四相好品举出菩萨有发心、修行、资财等三种庄严;大方等大集经卷一陀罗尼自在王菩萨品列举戒璎珞、三昧璎珞、智慧璎珞、陀罗尼璎珞等四种庄严;旧华严经卷十明法品、卷三十八离世间品、卷四十一离世间品均列举菩萨之十种庄严;大方等大集经卷十七虚空藏菩萨品载菩萨二十大誓庄严。此等皆是菩萨于因位发大誓愿,为利益众生不惜身命所累积功德以严饰其身格,称之为庄严。佛殿寺院等堂内辄以幡盖、花鬘等装饰,柱壁、栏楯亦刻绘天人等种种相,凡此皆在表示对佛之崇敬,使敬拜者生起虔敬之心。如印度阿旃多窟院(梵Ajanta^ ),正面安置佛像、塔形,天井四壁绘上佛传、本生故事,并以花纹装饰之,佛之后光以莲花为中心,刻绘连珠、连绳、连弧、连瓣、忍冬、唐草等之浮雕,并有宝冠、璎珞、环钏等,颇见丰丽。[海意菩萨所问净印法门经卷八、大乘百福庄严相经、陀罗尼集经卷十二、大智度论卷十]

      庄严劫

      梵语vyu^ha kalpa。三劫之一。过去、现在、未来等三世之三大劫中,过去之大劫,称庄严劫。又作过去庄严劫。相对于‘现在贤劫’、‘未来星宿劫’。在现在贤劫之前,由一大劫所成。一大劫中总有成、住、坏、空之八十增减小劫,于其‘住劫’中,以华光佛为首,至毗舍浮佛,共有千佛出世,庄严其劫,故称庄严劫。过去庄严劫千佛名经一卷,即载此千佛名。[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一、观药王药上二菩萨经]

      庄严门

      指仅具形式之教化门,犹如庄严佛法之外在门面,非真实之佛法。如一般以六度万行为佛法,其实仍未彻入真实佛法,故称为庄严门。[临济录示众]

      庄严菩提心经

      全一卷。姚秦鸠摩罗什译。又作菩提心经。收于大正藏第十册。为最胜王经净地陀罗尼品之别译,与元魏吉迦夜所译之大方广菩萨十地经之意趣相同。内容系解说菩提心行,明示十波罗蜜、十地,及各地所属之三摩地、地相所得之陀罗尼等;卷末并一一阐明十波罗蜜之意义。

      庄严清净藏三昧

      为大日如来所入之三昧。此三昧以豙(a,阿)字门菩提心为体,乃大日如来内证之三世无碍智力与如来化他之神变加持不思议力之所依藏。此三昧为如来众德之藏,无尽庄严无所缺,故称为庄严清净。又三世无碍力为自证之大智,如来加持力为化他之大悲,日僧杲宝以入佛三昧耶、法界生、转法轮等三种印言依次相当于庄严清净藏三昧。三世无碍力、加持不思议力。[大日经卷三、大日经疏卷十一]

      庄严疏

      唐代文轨着。原称因明入正理论疏。依据玄奘之讲授撰成此书,在若干问题上与窥基之因明大疏解说不同。原已佚失,至清末在日本发现第一卷残本,民国二十三年(1934)山西赵城县广胜寺发现之金版大藏经中,又发现第三卷残本,支那内学院依此二残本,并辑录日本善珠之因明论疏明灯钞、明诠之大疏里书、藏俊之因明大疏钞等书所引庄严疏文句,刊印庄严疏三卷。

      庄严王陀罗尼咒经

      唐代义净(635——713)译。又作庄严经、庄严王经、庄严王陀罗尼经、杂密经、拥护饶益法。收于大正藏第二十一册。本经叙述佛在布怛洛迦山,向观自在菩萨、妙吉祥菩萨宣说‘一切如来所护观察众生示现佛刹庄严王陀罗尼’;次说诵持、书写本经之功德,并宣说神咒;其后说成就功德之修法,并谓如法修持者,命终必生极乐世界。此法系佛陀于初发心时,在‘花光显现如来’之处所闻得者,闻后即蒙花光显现如来授记未来作佛。

      庄主

      禅林中掌管有关禅刹领地事项之职称。又称都庄、庄主。职掌事务包括监视田界、修葺庄舍、安抚庄佃(又称庄客、地客),庄内所有小事,当随时处理之,事关重大者,则须申诉寺中主事裁定。古清规本无此职,乃后世所立。自立此职后,弊端百出,或构怨住持,致上下不睦;或致争起讼,耗费钱粮,甚而导致纪纲不振。故于其下设副庄(二庄主)、监收、甲干(庄甲)等职称,其下更设庄佃。以庄佃耕种,甲干提督,监收收租,各掌其事,纵有输纳、修圩、俵粮等事,仅须临时分委,限期使办,事毕即归,如此既能省资费,复可防患于未萌。[敕修百丈清规卷四列职杂务条。禅林象器笺职位门、佛教经济思想研究]

      庄宗得宝

      禅宗公案名。为五代后唐庄宗与其师临济宗兴化存奖禅师之机缘语句。一日,庄宗向存奖谓(大五一·二九五中):‘朕收大梁,得一颗无价明珠,未有人酬价。’存奖请看此宝,庄宗遂以手舒开襆头脚(四方垂下之头巾),此外即无所言说,存奖乃道:‘君王之宝,谁敢酬价?’盖存奖所说之‘君王之宝’亦即庄宗自言之‘无价明珠’,乃指至上之本来面目,此本来面目原本超越大小、有无、好恶、胜劣等之对立,而涵盖万事万物,故无法出价或买之。[景德传灯录卷十二、禅苑蒙求卷上、从容录第九十七则]

      装饰经

      即装饰华美之写经(手抄经本)。据信力入印法门经卷五之记载,梵经中,有在夹板内描绘佛像者。现存之贝叶经中亦可见此类遗例,如敦煌写经中之佛名经,于每一佛名皆绘有佛像,即属遗例之一。又绀纸金泥经在我国历代极为发达。在日本平安末期,装饰经可谓发达至极点,直至镰仓时代为止,均极盛行。通常有色纸经(绀纸、紫纸、蓝纸、红纸、香纸等)、下绘经、一字宝塔经、一字莲台经、绘入经(绘因果经之类)、刺绣经等诸种,其中以下绘经尤为华丽,如静冈县清水市铁舟寺等所藏之久能寺经、广岛县严岛神社所藏之平家纳经、埼玉县比企郡慈光寺所藏之慈光寺经及大阪市四天王寺等所藏之扇面写经等皆属之。

      幢

      梵语dhvaja,巴利语dhaja。音译为驮缚若、驮缚若、脱阇。又作计都(梵ketu )。又作宝幢、天幢、法幢。为旗之一种,用以庄严佛菩萨及道场。与一般所称之‘幡’、‘旛’(梵pata^ka^ ,巴pat!a^ka^ ),无何区别;然有依形状作区别,谓圆桶状者为幢,长片状者为幡。翻译名义大集即将 ketu 译为幢,将 pata^ka^ 译为旛。大日经疏卷九(大三九·六七三上):‘梵云驮缚若,此翻为幢;梵云计都,此翻为旗,其相稍异。幢但以种种杂彩摽帜庄严,计都相亦大同,而更加旗旗密号,如兵家画作龟龙鸟兽等种种类形,以为三军节度。’

      依大日经疏之说,驮缚若与计都之形态、大小相同,惟特别强调计都与军旗之关连,谓如同王或将军于旗上加种种动物之印记,佛菩萨所用者即附以印有代表佛菩萨之文字的垂饰。另依日本高田修所译之巴利语本生经所载,幢、旛皆为军旗之意。谓王、将军以军旗之幢,统领军旅以向敌军;而佛陀以智慧之幢,抵御一切烦恼之魔军。以幢象征摧破之义,故被视为庄严具,用于赞叹佛菩萨及庄严道场。

      于密教之庄严具中,一说幢与幡相同,如灌顶三昧耶戒场所用之幡称为幢,乃以三、四段方形之布,其上连以三角形之钩镮,复以四、五段布缝合于幢身,于方形布之四角及顶端之三角形布中央各垂挂一条帛,最下复垂以四个条帛,各方形布并绘上佛菩萨之三昧耶形。一说幢为竿柱高高突出之旗,乃密教大菩提心之标帜。又于幢竿之顶端安上如意宝珠者,则称为宝幢、如意幢、摩尼幢。又称与愿印,乃宝生如来、金刚幢菩萨、除盖障菩萨、地藏菩萨等之三昧耶形。在日本,则幢与幡乃为同一物。[佛所行赞卷一、八十华严经卷二十六、无量寿经卷上、大日经疏卷六、慧琳音义卷二十九、大悲胎藏三昧耶曼荼罗图 、密教法具便览]

      追荐七分获一

      为亡者修善事,祈求冥福,称作追荐。亡者于死后四十九日之间,迷于中有,果报未定,此时最宜代为追善修福,以免其受三涂之苦报,而得往生十方无量刹土。然据灌顶经卷十一之说,若亡者生前不信三宝,不行法戒,命终后堕入三涂八难之中,纵予追福,唯得七分之一之功德。

      追善

      又作追荐、追修、追福、追善供养。为消除亡者之苦,祈求冥福,于后事妥善安排后,所进行的各种法会,或造立佛像堂塔,或捐施法具财物,或诵经、持咒、供斋等各种作法。一般于逝后七日至四十九日为之。另有百日、年忌等法会。

      追说追泯

      天台宗判涅盘经说相之语。所谓追说,废止先前法华之会座,再取四教之说;所谓追泯,于法华会座之后,即谈佛性常住之理,以泯亡四教之差别,而会归于一实。法华玄义卷二下(大三三·七○一下):‘涅盘圣行追分别众经故,具说四种四谛也;德王品追泯众经,俱寂四种四谛。’[法华玄义释签卷二之下、止观辅行传弘决卷三之四]

      追严

      又称大行追严。即为天子行追荐之佛事。大行,指天子之去世;严,庄严功德之义。又禅林中,为天子行追荐佛事时,师家上堂对众宣说法语,称为大行追严上堂。[禅林象器笺丧荐门]

      追院

      犯罪之僧侣,罢免其职,并驱出其所居住之寺院。禅苑清规卷十百丈规绳颂(卍续一一一·四六六下):‘准律合用梵坛治之,当驱出院,清众既安,恭信生矣。’

      本文标题:佛学词典330

      本文链接:http://www.xindeng.org/meiwen/2017-06-19/9432.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心灯佛教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