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辞典佛学词典
文章内容页

佛学词典334

  • 作者:
  • 来源: 网络分享
  • 发表于2017-06-19 09:14
  • 被阅读
  •    宗门

      宗,为所崇尚之教旨;门,为通入之义。据宗门十规论自叙载,于无言中勉强显其言,于无法中勉强存其法。宗门一词,宋以后成为禅宗之自赞,余宗则称教门。禅僧着书多冠宗门二字,如法眼文益之宗门十规论、道谦之大慧宗门武库、宗永之宗门统要、圆澄之宗门或问等。祖庭事苑卷八(卍续一一三·一一七上):‘宗门,谓三学者莫不宗于此门,故谓之宗门。正宗记略云:“古者谓禅门为宗门,亦龙木祖师之意尔,亦谓吾宗门乃释迦文一佛教之大宗正趣矣。”(中略)欲世世三学之者,资之以为其入道之印验标正,乃知古者命吾禅门谓之宗门,而尊于教迹之外,殊是也。’

      据日僧玄智之考信录卷四载,宗门一词,出自禅林,以楞伽经所说‘佛语心为宗,无门为法门’,立佛心宗而自称宗门。宗门,或称宗乘,或略称宗,然此称非限于禅宗,于天台,有经部宗、萨婆多宗,另有真宗、圆宗等名目。[四卷本楞伽经卷一、传法正宗论卷下]

      宗门宝积录

      凡九十三卷。清代僧山晓本皙编。收于卍续藏第一二七册。辑录五灯会元、古尊宿语录等,所未载之宋末、元、明时代八十八位禅师之语录,仿古尊宿语录之形式,集其上堂、示众、小参、机缘、拈颂、法语等。然卍续藏仅刊载序文、凡例、目录(卷一至卷九十一由南岳怀让、青原行思、雪峰义存、玄沙师备,至觉浪道盛、为霖道霈、雪关道訚、嵩乳道密,卷九十二、卷九十三为历传祖图赞)。

      宗门或问

      全一卷。明代曹洞宗僧湛然圆澄撰,柳浈、朱嘉谟编。全称云门显圣寺散木禅师宗门或问。又称湛然禅师宗门或问。收于卍续藏第一二六册湛然圆澄禅师语录之附录。系圆澄于神宗万历二十三年(1595)四月,答覆学人所问有关参禅法门及修道之要旨,计五十二项,一一予以详解。卷末附录参禅释难或问补遗、答明鼎子问、达观和尚招殃传。

      宗门拈古汇集

      凡四十五卷。清代僧白岩净符编。康熙三年(1664)刊行。收于卍续藏第一一五册。编集自佛祖至南岳下三十三世、青原下三十六世诸师之拈提、机缘;系自宗门统要续集,集录宋、元以前者之拈提语,并补其机缘,对于‘统要’未载之宋、元以后者,则次第续列。其广搜各方语录、行状、碑铭,凡一拈一别、一代一征,皆依统要体例增订编列,得一七○○则,系公案之集大成者。此外,清康熙二十年(1681)所刊行之宗门拈古四卷,系摘录慧弓诇禅师语录之卷二、三、四、五等四卷而成。

      宗门三印

      禅宗用以显示佛法平等之三项譬喻:(一)印空,表示佛法平等无差别;犹如以印印于无形之‘空’中,自然不现任何纹彩形象。(二)印水,表示自平等一如、绝对唯一而无有差别之佛法显现差别相;犹如于同一之水(镜),可印现各种不同之姿彩形貌。(三)印泥,亦表示自佛法绝对唯一之本体,可显现各种差别之相;犹如于同一之泥,可印现各种不同之形迹。此外,印空、印水、印泥亦次第表示佛菩萨之法身位、报身位、应身位。人天眼目卷六(大四八·三二九中):‘一印印空─石门聪云:“舌柱上齶。”玉泉达云:“万象收归古鉴中。”一印印水─门云:“说话对聋人。”泉云:“秋蟾影落千江里。”一印印泥─门云:“头上吃棒,口里喃喃。”泉云:“好看文彩生时。”’[人天眼目抄]

      宗门设难

      全一卷。明代曹洞宗僧麦浪明怀撰,许元钊录。全称云门麦浪怀禅师宗门设难。收于卍续藏第一二七册。神宗万历四十八年(1620),有设难者以‘禅宗心法,系扫除观行、不立文字者,何以后世诸师有三玄三要、五位三关之说’等二十五项宗门重要疑难,问于明怀,明怀一一详释之。故全书以问答体之形式显扬宗义。

      宗门十规论

      全一卷。五代僧法眼文益撰。又称法眼禅师宗门十规论、净慧法眼禅师宗门十规论。略称十规论。收于卍续藏第一一○册。旨在摘举五代时禅家之流弊,而予戒饬。计分十条:(一)自己心地未明,妄为人师。(二)党护门风,不通议论。(三)举令提纲,不知血脉。(四)对答不观时节,兼无宗眼。(五)理事相违,不分触净。(六)不经淘汰,臆断古今言句。(七)记持露布,临时不解妙用。(八)不通教典,乱有引证。(九)不关声律,不达理道,好作歌颂。(十)护己之短,好争胜负。本书之注疏有增标傍注宗门十规论(能仁义道)。

      宗门十胜论

      全一卷。日僧虎关师炼撰。收于禅学大系批判部。条举十事以论禅宗之胜于其他诸家者。十胜论如下:(一)竺干正续论,(二)达磨位高论,(三)祖名通呼论,(四)派流广长论,(五)谶记邈远论,(六)坟籍收藏论,(七)规矩严整论,(八)王臣多人论,(九)应化幽赞论,(十)他家推称论。禅籍志卷下评本书之第一、三、七、九、十等为好论,第二、五等为教家之所以服者,第六则不足为胜,第四、八则为鄙论。

      宗门统要续集

      凡二十二卷。宋代宗永集,元代清茂续集。又作续集宗门统要。据冯子振续集宗门统要序,知宗永之宗门统要重刻于绍兴三年(1133),元代清茂再附加二卷,亦即增补南岳下第十二世至第十八世,及青原下第十一世至第十四世,共计四○六人,然仅收录一三一人之机缘(共二五九则)。或谓宗永编成宗门统要集十卷,清茂续编十二卷,成为二十二卷之宗门统要续集。本书起自西竺诸佛,继以东土诸祖及前世宗匠,盖所以指导后学与后世作家,并抉剔前人,皆出于文字而直指人心。[增集续传灯录卷五古林清茂章、禅籍志卷上]

      宗门无尽灯论

      凡二卷。日本临济宗僧东岭圆慈(1721——1792)着。收于大正藏第八十一册。圆慈以宗由第一、信修第二、现境第三、实证第四、透关第五、向上第六、力用第七、师承第八、长养第九、流通第十,次第阐示信心修行之法门,卷末附录行持论一篇。‘无尽灯’系取一灯分百千灯,灯灯无尽之义。

      宗门武库

      全一卷。南宋道谦编。全称大慧普觉禅师宗门武库。略称大慧宗门武库、大慧武库。收于大正藏第四十七册,附于大慧普觉禅师语录之后。乃大慧宗杲辑录禅宗古德随缘应机,接物利生因缘中,机峰峭峻者之语录,并加上自己之评唱而成,总计一一四条。此书向为临济宗所爱诵。[大慧普觉禅师年谱、禅籍志卷下]

      宗门玄鉴图

      全一卷。明代曹洞宗僧虚一方觉撰,神宗万历三十五年(1607)刊行。收于卍续藏第一一二册。方觉鉴于禅林宗派各立门户,竞相提唱,致使后世学人莫知所从,遂作玄鉴图,援引古圣机玄之妙,并综理纲目,以门、论、颂、图等数十项,阐明曹洞、沩仰、临济、云门、法眼等诸家之源流与宗旨。内容包括普贤、文殊、观音、以理因何、顺实依伍、法体自然、密应藏锋、事理理对、寄事标玄、理绝诠事、顺正归实、全机尽法等十二门,三玄、四大式、八棒、五句、八大势等五论,以及诸种之五位图颂等。

      宗门摭英集

      凡三卷。宋景佑五年(1038),越州超化禅院住持惟简集录。皇佑年间,于杭州刻印,其后且传入高丽,并于高宗四十一年(1254),由高丽大藏都监加以重刊。然其后数百年间,本书及其刻印之板木均佚失不存,致使后世不知有此书之名。直至一九八一年七月,韩国学者赵明基于汉城之旧书店发现本书板木之复写本,而引起学术界之注意。

      上卷五十三块板木中,已佚失二块,现存部分仅载有一八○人之传,其末附录沩山警策;中卷五十二块板木,载列一三七人之传;下卷四十八块板木,录有一○七人之传。着者历访各方宗匠,遍览群籍,而以宝林传、传灯、广灯二录,及传灯玉英集等为底本,并采录其他僧传中所遗阙者集成本书,为我国禅宗史上之重要资料,尤以书中所录之池川甘芝行者、济上座、池州嵇山章、潭州报慈匡化、韶州云门山应悟、眉州福化尧、庐山上化城惠鉴、洪州百丈山常等八师之记传,不见于其余任何僧传,更是本书珍贵之处。

      宗密

      (780——841)我国华严宗第五祖。唐代果州(四川西充)人,俗姓何。世称圭峰禅师,圭山大师。谥号定慧禅师。元和二年(807)赴京师应贡举,途经遂州,听闻道圆和尚说法,乃随其出家,并受具足戒。又依道圆之劝,参谒净众寺神会之弟子益州南印禅师,再谒洛阳报国寺之神照。元和五年,入澄观座下,受持华严教学。元和十一年正月,止于终南山智炬寺,自誓不下山,于此遍览藏经三年,撰有圆觉经科文二卷。后入终南山草堂寺,潜心修学,着圆觉经大疏三卷。再迁寺南之圭峰兰若,专事诵经修禅。太和二年(828)征入宫中讲经,帝赐紫方袍,相国裴休与朝野之士多受其教。未久请归山。会昌元年正月六日坐化于兴福塔院,世寿六十二,法腊三十四。荼毗后得舍利数十粒。

      师尝见禅门之徒互相诋毁,乃着禅源诸诠集一百卷(现仅存序),集录诸宗禅语,并提倡‘教禅一致’,奠定唐末至宋代间之佛教基础。另着原人论一卷,以佛教立场简扼论述儒、道之著作,此书流传极广。又作盂兰盆经疏二卷,论述佛教与我国崇拜祖先等孝道之调和与差异。此外尚着有华严经纶贯十五卷、圆觉经大疏释义抄十三卷、金刚般若经疏论纂要二卷、起信论疏注四卷、注华严法界观门一卷、中华传心地禅门师资承袭图一卷等三十余部。

      师与禅宗传承之关系,有二种说法,即:(一)由荷泽神会次第传予法如、南印、道圆、宗密等之法系。(二)由净众寺神会次第传予南印、道圆、宗密等之法系。今人多采用第二项系谱。[宋高僧传卷六、景德传灯录卷十三、禅宗正脉卷一、佛祖统纪卷二十九、五灯会元卷二、全唐文卷七四三圭峰禅师塔铭并序]

      宗名义趣

      指论究宗旨名称之义趣。各宗各有其宗名义趣。如涅盘宗、华严宗等,以所依之经典立宗名;毗昙、成实、地论、摄论、三论等诸宗,以所依之论立宗名;律、禅、法相、真言等诸宗,依所宗之法义立宗名;天台宗依宗祖弘教之地立宗名;净土宗依所期往生之土立宗名。至于禅宗之分派,如临济、曹洞、黄檗等三宗,均依宗祖弘教之地立宗名。日本融通念佛宗、时宗、真宗等,均依教义立宗名,日莲宗依宗祖日莲之名立宗名。以上诸种宗名,若依经论或弘教之人立宗名,其意义分明,大多无须另加论述;然以教义立宗名者,随同教义之论诤、纠纷,名称亦不易了别,故有再论宗名义趣之必要。

      宗派

      凡教义之宣布、仪式、行事之内容等皆相同者,即同属一宗派,如寺院、教会或其他宗教团体。又作宗门、宗旨。佛世时,佛教僧尼团体本称僧伽(梵sam!gha ),为当时唯一之教团,然于佛陀入灭后数百年之间则产生十八至二十个部派;至大乘佛教,因学说分歧,又有中观派、瑜伽派之形成。中国佛教产生学派之初,僧人未必属于一定之僧团。直至各种教义纷纷确立,祖师之传承逐渐受重视,宗派之名称,遂成为该一僧团之代表。中国佛教宗派之产生,约于隋唐时代,有十三宗之说。所谓十三宗,即:毗昙、成实、律、三论、涅盘、地论、摄论、净土、禅、天台、华严、法相、密宗等。禅宗有五家七宗之说,五家即:临济、沩仰、曹洞、云 门、 法眼等南宗禅流派。七宗即五家中之临济宗又分出杨岐派、黄龙派。

      日本之宗派众多,如:(一)南都六宗,即三论、法相、华严、俱舍、成实、律宗等;(二)八宗,于上述之六宗再加天台、真言二宗;(三)八家九宗,于上述八宗再加禅宗;(四)十宗,于上述九宗再加净土宗,(五)十二宗,于上述十宗再加净土真宗、日莲宗;(六)十三宗五十六派,西元一九四○年顷日本佛教之宗派,于十二宗中除去三论、成实、俱舍,禅宗则分出临济宗、曹洞宗、黄檗宗,再加上融通念佛宗、时宗。一九四五年以后,日本新增之宗派更是不可胜计。

      宗师

      (一)指体得经、律、论三藏之宗旨,学德兼备,堪为万人师范之高僧。又称法师、经师、论师。(二)专指传佛心宗(禅宗)之师。即体得禅宗宗旨,能善巧方便接化弟子,正确导入悟境之高僧。又称宗师家、宗匠、善知识。与学者、学人、修行者相对。释氏要览卷上(大五四·二六○中):‘宗师,传佛心宗之师。又云:宗者,尊也,谓此人开空法道,为众所尊故。’

      宗体

      (一)即宗与体。宗,即显示经论等道理之宗旨;体,指以经论等 为主体之教。二者合称为宗体。一般注释家在解释经、律、论等玄义时,常将经等之宗与体分别论述。又于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卷上解释宗、体、行、相,谓宗即戒法,体即戒体,行为戒行,相为戒相。[法华玄义卷九下、观经疏玄义分]

      (二)因明用语。于因明之三支作法中,第一支为宗(梵paks!a ,命题),如立‘声为无常’之宗,其中主词‘声’为所别(梵vis/es!ya ),或称有法(梵dharmin );宾词‘无常’为能别(梵vis/es!an!a ),或称法(梵dharma )。若就宗之主词(有法)及宾词(能别)之分别而言,此两者称为宗依,将宗依集合成为一完整语意之命题,称为宗体,或称宗性(梵paks!ata^ ),亦即通常所称之‘宗’,惟若相对于宗依而言,则特称宗体。又于因明规则中规定宗依须立(立论者)、敌(问难者)共许(共同认可),宗体则须违他顺自(即立者主张而敌者反对)。[因明入正理论疏卷上]

      宗通说通

      于禅宗,通达堂奥之宗旨者称宗通;能面对大众自在说法教化者称说通。又作宗说俱通。此语与自觉觉他、向上向下、行解相应等同义。为人师者必须宗通说通两面兼具。楞伽经卷三(大一六·四九九中):‘佛告大慧:“一切声闻、缘觉、菩萨有二种通相,谓宗通及说通。大慧!宗通者,谓缘自得胜进相,远离言说文字妄想,趣无漏界自觉地自相;远离一切虚妄觉想,降伏一切外道众魔,缘自觉趣光明晖发,是名宗通相。云何说通相?谓说九部种种教法,离异不异有无等相,以巧方便,随顺众生,如应说法,令得度脱,是名说通相。”’

      宗镜录卷二十九引用法华经之言,谓能说通而不能宗通者,犹如乌云遮于日上;若能宗通亦能说通,即如日之处于虚空,而一无所蔽。盖宗通与说通,具有极密切之关系,说通之中,必定以宗通为其本据,乃能巧藉语言文字来宣演一己所证悟之佛语禅心,故宗通多用于自己修行之情形,说通则用于开示他人之情形。由是,禅林中,‘宗通说通’一语遂成为形容‘自行’与‘化他’之重要名相。准此,宗镜录同卷即谓宗通为‘定’,说通为‘慧’。[传法宝纪、六祖坛经、顿悟要门、宗镜录卷三、卷九、卷四十一、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卷十六、从容录第十二则、祖庭事苑卷七、缁门警训卷五]

      宗同品

      因明用语。于因明论式中与宗(命题)同一义之品类。略称同品(梵sapaks!a );然同品亦包括‘因同品’,惟一般多指宗同品。如立‘声是无常(宗),所作性故(因,理由),譬如瓶等(同喻,即由正面来说明之例证)。’之量(论式),瓶之无常与声之无常为同一相似之品类,故为宗同品。宗品之同异,以所立法为标准。立‘声是无常’之宗时,‘无常’是所立法,若具有与此所立法相同条件之事物,即为同品;瓶是无常,具有与所立法相同条件之性质,故是同品。宗同品必须立(立论者)、敌(问难者)所共许(共同认可),此处之共许具有二种意义,即:(一)共许其体为实有,(二)共许其体具有所立法中所说之义。如‘声是无常’之宗,以瓶等为宗同品,瓶是立、敌双方所共许其为实有者,亦是立、敌所共许其具有无常之义者。此种立敌共许之同品,为与立敌不共许之同品分别,亦称为共同品。

      宗统编年

      凡三十二卷。清代纪荫编纂。收于卍续藏第一四七册。以编年体记载起自释尊终于清康熙二十八年(1689)间禅宗之盛衰隆替。卷一、卷二载述释迦牟尼佛,卷三至卷七载述西天诸祖,卷八载述东土开祖菩提达磨,卷九至卷三十列举东土第二世慧可以下五宗之诸师,以至临济宗第二十九世禹门传、曹洞宗第二十九世宗镜书。其间兼杂记述其他有关佛教之重要事迹,有论疑者则附夹注加以解说。卷三十一、卷三十二题为诸方略纪,系集录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至清康熙二十八年间,关于诸方禅宗法系之见闻。本书取材自各种高僧传、传灯录,兼及五经、诸子等多类外学典籍。

      宗性

      因明用语。梵语paks!ata^。宗体之异名。即由两个宗依(主词与宾词)联结成为一完整语意之宗(命题)。

      宗学

      与宗乘大致同义。惟古来宗乘含有自家之宗、宗义或自宗典籍之意,较着力于经典教义之解释;现今之宗学则是广义之宗乘,取现代研究方法,注重教理史、教义史等体系之贯串,使传统信仰之意义与价值更加明确。又修习自宗之学亦称宗学。

      宗眼

      即正法眼,指某一宗派所具有的代表性观点;又指透彻了解宗旨奥义之明眼。五代僧法眼文益所着宗门十规论(卍续一一○·四四○上):‘对答不观时节兼无宗眼’,其中‘无宗眼’一语即指无本宗之理论特点。同论又谓(卍续一一○·四四○上):‘凡为宗师,先辨邪正,邪正既辨,更要时节分明,又须语带宗眼,机锋酬对,各不相辜。’

      宗要

      即各宗教法之枢要。法华经玄义卷一上(大三三·六八三上):‘宗者,要也,所谓佛自行因果以为宗也。云何为要?无量众善,言因则摄;无量证得,言果则摄。如提纲维,无目而不动;牵衣一角,无缕而不来,故言宗要。’又新罗僧元晓之著作中,多有称宗要者,如无量寿经宗要、弥勒上生经宗要、涅盘宗要等。[三论玄义、台宗二百题]

      宗依

      因明用语。指因明论式中,构成宗体之前陈(主词)与后陈(宾词)。如立‘声是无常’之宗(命题),此乃宗之全体,称为总宗、宗体。宗体所依以构成之分子,称为别宗、宗依。‘声’与‘无常’各为宗之一部分,各为宗体所依以构成者,故称别宗、宗依。在因明对论中,规定宗依必须是立(立论者)、敌(问难者)双方共同认可者,此乃确立宗之必要条件。

      宗义

      (一)一宗所立之教义。标示该宗之主张及信仰之方向。宗义通常皆以信仰经验之事实为基础,而以知性之语加以整理组织。部派佛教时代,系依各传承之经典而立宗义,彼此间论议之风颇盛。以天台宗之教相与观心,及真言宗之教相与事相而言,宗义即指其中之教相,亦即指在实践修行上所必须遵循之教理组织。又所谓宗义,亦象征一宗之教权,例如相对于各种异说而言,宗义即含有正统教义之意味。(二)因明用语。指因明三支作法中,宗(命题)之后陈(宾词)。宗之前陈为‘体’,相对于此,后陈又称为‘义’。

      宗义一分为因

      因明用语。即取宗(命题)之一部分为因(理由)。为因明规则中所不许。宗义一分为因,可分二种,即:(一)宗中能别为因,如立‘声是无常(宗),是无常故(因)’之论式,立者(立论者)立‘声是无常’,自己认可一切声均符合无常之性质,故基于立者之立场而言,合于‘遍是宗法性’之规定,原本并无过失。然敌者(问难者)不认可‘声是无常’之义,不赞同其以‘无常故’为确立宗之理由,故遍非宗法。盖能别(宗之宾词)为不极成法,其语义是否适用于有法(宗之主词),仅须立者认可,而不必有敌者之认可;能立法(因、喻二支)必须是极成法,其意义是否适用于有法,则必须是立敌双方共同认可。故若以能别为因,即是以不极成法充当极成法,不符合‘遍是宗法性’,故不能用以证明宗。(二)宗中有法为因,如立‘声是无常(宗),是声故(因)’之论式,其中虽符合‘遍是宗法性’之条件,然对声音之为无常,并未提出理由,故亦不能证明宗体。因明之规则规定有法之范围须狭于能立法之范围,若以有法为因,则两者之范围不得不相等,有法之范围无从狭于能立法之范围,故不能用以证明宗。[因明大疏蠡测(陈大齐)、因明入正理论悟他门浅释(陈大齐)]

      宗异品

      因明用语。于因明论式中,与宗(命题)相异之品类。又作异品(梵vipaks!a )。乃论式中之异喻(即由反面来说明之例证)必备条件之一。因明入正理论(大三二·一一中):‘异品者,谓于是处无其所立。若有是常,见非所作,如虚空等。’意即宗异品不具有与所立法相同条件之性质,故凡不具有与所立法中所说之义相同者,皆可作为宗异品。如立‘声是无常’之宗,‘无常’为所立法,‘虚空等’不具无常之性质,故可作为宗异品。又宗异品有共异品、自异品、他异品之别。[因明正理门论本]

      宗旨

      指经典与论书等之主要旨趣,与宗、宗趣、宗要、宗体、玄旨、旨归等语之意义相同。佛教一般于解释经论时,多称旨趣为宗旨或宗趣。如关于法华经之宗旨,嘉祥之法华玄论卷二第四辨经宗旨一项中所载,关于法华宗旨,有十三家之说。于禅宗,则称禅之要旨为宗旨,亦称宗风、宗趣、宗乘。又禅家与教家(禅宗以外之教派)有别,禅家称为禅门或宗门,教家则称为教门。宗门之宗不依经教,以心传心为佛法之本旨;对教门之教而言,此宗之本旨,即称为宗旨。

      宗致

      指宗派根本之主张、归趣。又作宗趣。为一宗、一派立教说法之元由,及思想、精神等之最高表现。又体得宗旨之修行法,亦称宗致。景德传灯录卷五(大五一·二三八上):‘学人愚钝,从来但依文诵念,岂知宗趣?’然于密教,对‘宗趣’有二种说法,即:(一)以六合释中之依主释分别阐释宗与趣之义。谓一部经典所推崇之教法称为宗,宗之归趣即称为趣。如大日经一部之宗趣,系以三平等句之法门为宗,阿字本不生为趣。(二)以持业释阐释之,则宗即趣。一部经 典之所宗,即其归趣。惟一般多采用第一种说法。此外,宗致之同类用语甚多,如:(一)宗元,宗旨之元由。(二)宗骨,一宗之纲要骨目。(三)宗途,此宗旨别于他宗旨之途辙。(四)宗源,宗旨之本源。(五)宗极,所宗、所说之极致。[法华经文句记卷四、三论玄义、肇论卷上、注维摩经序]

      宗祖

      指一宗之开祖。亦即开创一宗之祖师,或亦泛指创建一寺一山之祖师。古称开祖、初祖、始祖、祖师、开山、开基。一宗之中又分多派,故对宗祖而言,一派之开祖称为派祖。就整个佛教而言,释迦牟尼乃开创一教之祖,其后佛教之各宗派虽各有其开宗立说之祖,然在习惯上常尊推释迦牟尼为教说、教法传承之初祖。如禅宗传承素以释迦牟尼为西天二十八祖中之初祖,而另以第二十八祖菩提达磨为中国禅宗之初祖。又如密宗传承中,最早将大日经、苏悉地经传入中国之人为善无畏,其后又有一行、不空等人致力于译经、作疏、传法,确立密宗教法在中土之弘传,然在传承上,密宗每以法身大日如来(毗卢遮那佛)为其初祖。另如律宗,亦以释迦牟尼为初祖;于诸部律之中,以四分律大行于我国,故后世多将宣弘四分律最力之道宣尊为我国律宗(四分律宗)之开祖。于净土宗传承中,东晋慧远于庐山结莲社,提倡弥陀极乐净土法门,而为中国净土宗之初祖。

      于天台宗传承中,虽以北齐之慧文及其弟子慧思为我国最早宣扬天台法华教学思想者,然一般多以慧思之弟子智顗为倡立天台一宗教观之祖,此盖因天台宗之名,始自智顗栖止天台山以为根本道场,又因智顗判立五时八教,撰着法华玄义、法华文句、摩诃止观等书,总括群籍,归宗法华(经),而大敷教理,故世人多美称为‘天台大师’,而视之为天台宗祖。于华严宗,陈隋间之社顺总括华严奥旨,作法界观、五教止观等书,始定一宗之基础,被尊为东土华严初祖。

      此外,如俱舍、唯识、成实、三论等以诸论书为正依要典之宗派,多以造立论书之论师,或阐释弘传而光大论书之宗师为其祖,如佛陀入灭后九百年顷,世亲造立俱舍论,乃肇一宗之始;佛陀入灭后九百年顷,弥勒于中印度宣讲瑜伽师地论,法相唯识法门于焉弘通,后传至我国,由玄奘、窥基师徒疏通印度各家之唯识论旨,使唯识一宗之教说于我国佛教诸宗派中卓然特立;佛陀入灭后九百年顷,中印度诃梨跋摩造立成实论,展开成实宗‘诸法皆空’之教说;而以中论、百论、十二门论为开宗要典之三论宗,则以翻译并弘扬此三论书最力之鸠摩罗什为中土初祖。于一宗之中所分衍出之各大宗派,亦各有其开宗立派之祖,如禅宗之临济宗,以临济义玄为开祖,曹洞宗以洞山良价为开祖,牛头宗以牛头法融为开祖。于日本,曹洞宗之祖为永平道元,黄檗宗之祖为我国明代之隐元隆琦。

      综理众经目录

      全一卷。东晋道安(314——385)撰。又称苻秦沙门释道安综理众经目录、安法师所撰录、释道录、道安录、安公录、安录。收录后汉至东晋孝武帝宁康二年(374)顷,约二百年间之汉译佛典及注经之作,为我国第一本佛典目录书。本书久佚,唯梁僧佑出三藏记集卷二至卷五系以本书为蓝本再加以增补,故可由此略窥其大要。全书内容分类为:撰出经律论录、异出经录、古异经录、失译经录、凉土异经录、关中异经录、疑经录、注经及杂经志录等八部分,共收佛典六三九部八八六卷。至于本书标题,在道安、僧佑所传书中均无记载,至隋代费长房所编之历代三宝纪卷八道安条始揭综理众经目录之名,且在同书卷十五将之称为释道安录而列为未尝见二十四家录之一。[法经录卷七、大唐内典录卷三]

      总报别报

      总报与别报之并称。又作总果别果。为法相宗所立教义之一。第八识之果,称为总报;前六识之果,称为别报;二者合称总别二果。因第八识之引业力能牵引众生感得五趣、四生等异熟之总体,称为总报;另前六识之满业力所感受之异熟生各不相同,例如肢体、诸根等各自有别,称为别报。譬如人类,其同生为人界之果报即称总报,而此中,各人千差万别之贫富、美丑、智愚等,即称别报。[大毗婆沙论卷二十、俱舍论卷十七、成唯识论卷二、成唯识论述记卷二末、大乘义章卷八末、略述法相义卷上、华严原人论解卷下]

      总别

      总体与个别之并称。即一般与特殊之分。总摄全体,称为总;特别指部分,称为别。据大智度论卷三十一载,诸法有二性,一为总性,一为别性。总性如无常、苦、空、无我、无生、无灭、无来、无去、无入、无出等。别性如心之识性、火之热性、水之湿性等;又如人好作诸恶,称为恶性;好作善事,则称善性。推而广之,诸法皆有总相与别相之分,如马为总相,白马则为别相。就观想、观念等言,有总观与别观相对。又各宗派总以诸经为所依,称为总依;别以一经代表该宗,则称别依。其他尚有各种总别相对之法,如总相念处、别相念处,总报、别报,总我、别我,总相观,别相观,总愿、别愿,总安心、别安心,总回向、别回向,总论、别论,总释、别释等。[大智度论卷二十三、中边分别论卷上、俱舍论卷二十五、卷二十六、成唯识论卷一、卷十、大乘义章卷九]

      总别二义安心

      安心,指由修道之体验或对教法之理解,而将心安住于一处,以达到安定不动之境界。总安心,即指于佛教全体之安心法门;别安心,则指特异或各别之安心法门。(一)于天台宗所说‘十乘观法’中之‘善巧安心止观’,谓不区别修行者之种类差别,而一概以止、观之法,令安住于法界谛理之中,称为总安心;然若由于修行者根机有所差异,虽欲以止、观之法令安住之,反令彼等愈增散乱,此时宜因应其各自不同之根机,或为之解说,或先令思惟,或令修‘止’之一边,或令修‘观’之一边,各随其宜,而安立其心,称为别安心。[法华经玄义卷八下、摩诃止观卷五上](二)日本净土宗镇西派以厌欣心、菩提心为总安心,而以至诚心、深心、回向发愿心为别安心。[观经玄义分传通记卷一(良忠)、释净土二藏义卷十一(圣冏)]

      总参

      禅林入门之学人以唤钟为讯号,顺次入其师之室中,亲受师家之教;是时,任何人皆不得缺席,即称为总参。[禅林备用清规卷二入室条]

      总持

      南北朝时代尼师。又称尼总持。俗姓萧,名明练,为梁武帝之女;出家后,号总持。师事禅宗初祖菩提达磨。据景德传灯录卷三载,达磨栖止少林寺九年之后,欲归印度,便唤来门下弟子道副、尼总持、道育、慧可等,令各言所得,其时师以(大五一·二一九下)‘我今所解,如庆喜见阿*佛国,一见更不再见’之语,而被达磨印可为‘汝得吾肉’。其余事迹、生卒年均不详,仅知其塔距离少林寺约五里,塔碑为褚询望所写。[历代法宝记菩提达摩章、宝林传卷八、祖堂集卷二、祖庭事苑卷八]

      总持门

      (一)总持之法门。总持,为梵语dha^ran!i^(陀罗尼)之意译,即能总摄忆持无量佛法而不忘失之念慧力。有法、义、咒、忍等四种总持。然密教所称者,乃特指第三之咒总持。(二)即指密教。

      本文标题:佛学词典334

      本文链接:http://www.xindeng.org/meiwen/2017-06-19/9452.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心灯佛教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