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辞典佛学词典
文章内容页

佛学词典336

  • 作者:
  • 来源: 网络分享
  • 发表于2017-06-19 09:30
  • 被阅读
  •    罪报

      由于所造之罪业,于现世或未来世所受之果报。佛陀以其过去世之业,亦尝受苦报,此即大智度论卷九所谓之‘九罪报’:(一)受梵志女孙陀利所谤,五百罗汉亦被谤。(二)受旃遮婆罗门女系木盂佯作腹所谤。(三)受提婆达多推山石压伤足趾。(四)迸木刺脚。(五)毗琉璃王兴兵杀诸释子,佛时头痛。(六)受阿耆达多婆罗门之请而食马麦。 (七)冷风吹动则背脊痛。(八)六年苦行。(九)入婆罗门聚落乞食不得,空钵而还。若依据因果相顺之理,凡造下品之罪恶,于未来世必报之于畜生道,中品之罪恶则报之于饿鬼道,上品者则为地狱之果报。此外,若犯五逆谤法之罪,必堕阿鼻地狱;纵然同生为人类,亦有贫穷、丑陋、诸根不具等殊异之果报。[北本大般涅盘经卷二十、大智度论卷七]

      罪恶

      佛教主张人类之心性本即清净(心性本净、本性清净),污染心性者为贪欲、憎恶、迷妄等三毒,古时称此三毒为罪(巴sa^vajja ),含有应受责备之意;若能舍离三毒,心性即能清净,此系原始佛教之教说。然大乘佛教则不以贪欲为重罪,邬婆离所问经(梵Upa^li -paripr!ccha^ )谓,因憎恶引起之罪较因贪欲引起之罪为重,此因缠缚众生之烦恼,对菩萨而言,既无罪恶,亦无危险。方便善巧经亦谓,以菩萨而言,有两种极重之罪,一为由憎恶引起之罪,一为由迷妄引起之罪。又以比丘之罪而言,梵语为 a^patti,其动词 a^pad 意谓落下;准此,比丘由于过失而堕落,即为破戒。

      上述所谓之罪,表现于现实方面者,称为罪报(巴vajja );一般而言,则指由恶行所得恶之果报。南传增支部经典中即列举现世之果报与来世之果报两种。现世之果报指王权(或法律)所加于吾人身上之刑罚,来世之果报则指由身体、语言、意念等三方面所造之恶行,于来世堕落于恶趣之报应。吾人应恐惧现世与来世之罪报,如能修习一见罪报即生恐怖之心,则吾人必能自一切罪报中解脱出来。

      ‘罪’字于原语含有必须避开之意。初期佛教即主张可以远离,然罪报并非可以全然避离者,盖因吾人犯罪之后,必生畏惧之心,故至大乘佛教时期,已将语意模糊之‘可以远离’一词搁置不用,而立‘征服’(巴ati^ )之说,由这个动词产生 atyaya(罪、苦恼、危机、死、破碎之意)之激烈名词。金光明经谓,诸佛对一切众生有极深之慈悲,诸佛将众生从罪恶之恐惧中解救出来。吾人在不得已之情况下犯罪,被恶所怔服,面临破碎、死亡等危机之苦恼;此时既感受到不能避免之罪,将此罪与恐惧诉诸于人类又无法获得解脱,唯有绝对皈依诸佛,才能蒙其摄受。只有在恐惧罪恶之自我意识完全进入空无之状态,罪恶之恐惧才能消失。此系大乘佛教所揭橥之道理。

      罪福

      罪与福之并称。五戒、十善等善业(善行)能招致乐报,称为福、福德。反之,五逆、十恶等恶业能招苦报之恶业者,则称罪、罪恶。

      罪福无主

      谓自诸法实相之理而言,罪与福皆无定实之主,均属平等空寂。观普贤菩萨经(大九·三九二下):‘我心自空,罪福无主,一切法如是。’维摩经入不二法门品(大一四·五五○下):‘罪福为二,若达罪性,则与福无异。’

      罪根

      谓深植罪恶而不可拔者。或谓罪恶之行为乃招致罪报之根本,故称罪根。

      罪人

      梵语pa^pin。指造罪之人。佛教之因果观中,强调善恶必报,造恶众生,死堕地狱,受极大苦。地藏菩萨本愿经卷上(大一三·七八二中):‘或有地狱,取罪人心,夜叉食之;或有地狱,镬汤盛沸,煮罪人身。’[观无量寿经、观佛三昧海经卷五]

      罪业

      梵语nigha。指身、口、意三业所造之罪。据北本大般涅盘经卷二十载,一切众生所造之罪有二,一为轻,一为重;心、口所造之罪为轻,身、口、心所造之罪为重。

      罪障

      罪恶障碍圣道,为得善果之障,故称罪障。随求即得大自在陀罗尼神咒经(大二○·六四○下):‘此比丘承此咒力,罪障消灭,即得生于三十三天。’

      罪重大果

      罪重,谓诸恶业中之最重罪,即破僧之虚诳语,为罪中之最大者。大果,谓诸世间善业中之最大果,即感非想非非想处之思业,为果中之最大者。大毗婆沙论卷一一六谓,破僧之虚诳语者能招感无间地狱一劫寿之果,如提婆达多,为破僧起虚诳语,颠倒法非法,诬佛之教法,又障世人生天解脱之道,扰乱大众,破坏转法轮者,而招感无间一劫之果熟,故为最重罪。[俱舍论卷十八、大智度论卷七]

      尊贵堕

      曹山三种堕(沙门堕、尊贵堕、随类堕)之一。系曹山本寂(840——901)所示修学禅法之方法。堕,为自由无碍之意。超越尊贵而自由无碍,称为尊贵堕。曹山录(卍续一一九·四六九下):‘尊贵堕者,法身法性是尊贵边事,亦须转却,是尊贵堕,只如露地白牛,是法身极则,亦须转却,免他坐一色无辨处,并是称断供养边事,欲须供养,须得此食,所以无味之味,亦曰无漏,是堪供养,并余触污之食,非无漏解脱之食也。’(参阅‘曹山三种堕’4615)

      尊号

      指诸佛之名号。诸佛之名号,功德胜妙,应予尊重,故有此称。尊,为尊敬、殊胜之义;号,为成佛以后之尊称。如来之尊号不可称、不可说、不可思议,能令一切众生皆得无上大般涅盘。此乃如来大慈大悲之愿力所致,非凡夫所能。

      尊婆须蜜菩萨所集论

      凡十卷。尊婆须蜜造,苻秦僧伽跋澄等译。系基于说一切有部之教说,分别解说诸法之性相等。又称尊婆须蜜所集论、婆须蜜所集论、婆须蜜经。收于大正藏第二十八册。本论分十四犍度,即:聚犍度、心犍度、三昧犍度、天犍度、四大犍度、契经犍度、更乐犍度、结使犍度、行犍度、智犍度、见犍度、根犍度、一切有犍度、偈犍度。其中,前十三犍度随处揭举摄颂,以概括其说。

      道安于卷首之序中谓本论博涉十法,所指或即心、三昧、天、四大、更乐、结使、行、智、见、根等十犍度,此等分类与阿毗达磨发智论之杂、结、智、业、大种、根、定、见等八犍度、及杂阿毗昙心论之界、行、业、使、贤圣、智、定、修多罗、杂、择、论等十一品,均颇为相类。其中,发智论之杂犍度可谓相当于本论之聚犍度,其余七犍度则相当于本论三昧犍度以下之各犍度;杂阿毗昙心论之行、使、智、定四品相当于本论行、结使、智、三昧等四犍度,贤圣品、杂品、修多罗品、择品、论品等,则分别相当于本论之见、聚、契经、一切有、偈等诸犍度。故本论可能系于发智论八犍度之外,另加心等六犍度而成十四犍度;杂阿毗昙心论之十一品亦可能系删除本论之心犍度等,再加整理而成者。依近代学者之说,本论作者婆须蜜与婆沙会四大论师中之世友可能为同一人,又谓本论应为婆须蜜之弟子或后人所撰集成书者。[出三藏记集卷二、卷十、法经录卷五、开元释教录卷三]

      尊胜法

      以尊胜佛顶为本尊,念诵尊胜陀罗尼之修法。又作尊胜陀罗尼法。即为灭罪生善、净除业障、延命增寿、破地狱、祈雨等所修息灾增益之秘法。尊胜陀罗尼乃释迦如来为善住天子所说延寿灭罪之法。此法依不空所译佛顶尊胜陀罗尼念诵仪轨(一卷)、善无畏所译尊胜佛顶修瑜伽法轨仪(二卷)而修之。据不空所译之仪轨,中尊为胎藏界大日如来,善无畏所译之轨仪则以中尊为金刚界大日如来。其法悬挂尊胜曼荼罗,并设大坛,其右边置护摩坛,各随其坛之息灾、增益而分别庄严之。并次第依道场观、本尊之印言、八大佛顶及降三世真言、本尊密号(或梵号)、赞等行之,其行法中,伴僧须不断念诵尊胜陀罗尼。

      善无畏于轨仪中说明尊胜法之殊胜,谓修此法者若于一念顷得证无生,转五智成五分法身,悟三密即为三身,于初发心时便越百六十心,度三无数劫之行,证得普贤色身之三昧耶,即于初发心时便成正觉。其轨仪并载曼荼罗之形像,于月轮中央画大日如来,头戴五智宝冠,于七师子座上,结跏趺坐,手结法界定印。周围布列八佛顶,其下安置不动明王、降三世明王与香炉,上配天盖及六个首陀会天。不空之仪轨亦以中央为大日如来,周围则布列观音、慈氏、虚空藏、普贤、金刚手、文殊、除盖障、地藏等八大菩萨。日本天台宗僧尊意,曾依此法祈雨而有灵验,故朝野特重之,历代常修此法。[佛顶尊胜陀罗尼经(佛陀波利译)]

      尊胜佛顶修瑜伽法轨仪

      凡二卷。唐代善无畏译。说明念诵尊胜陀罗尼之仪则。又称尊胜佛顶真言修瑜伽法轨仪。略称尊胜仪轨。收于大正藏第十九册。本书凡十二品,内容包括除灾、增益等四种念诵法、净法界三摩地法、五轮三摩地法、护身结界法之金刚三昧耶与降三世明王之印真言、尊胜陀罗尼、尊胜曼荼罗及大坛曼荼罗之画法等。于其中,第六尊胜佛顶修瑜伽本尊真言品所说之三十四种成就法,与若那所译佛顶尊胜陀罗尼别法所说三十八法之前三十四法、佛顶尊胜陀罗尼真言中第三念诵尊胜别行法之说皆相同。依近代学者之说,此三十四成就法可能为后世所增窜者;又本书或为喜无畏所撰集,一般以为善无畏所译,似应存疑。另有一说,谓善无畏即是喜无畏。此外,本书之传于日本者,或题为‘尊胜佛顶真言修瑜伽经’,或题为‘尊胜佛顶修瑜伽仪轨’,其内容均雷同。

      尊胜曼荼罗

      全称尊胜佛顶曼荼罗。此曼荼罗有两种画法,分别依据善无畏所译尊胜佛顶修瑜伽法轨仪、不空所译佛顶尊胜陀罗尼念诵仪轨法。依善无畏之轨仪,乃于中心画大圆明,又分为九圆,中央圆中画毗卢遮那如来,四方之圆画白伞盖佛顶、最胜佛顶、尊胜佛顶、光聚佛顶,四隅之圆画胜佛顶、广生佛顶、无边声佛顶、发生佛顶,以上为八大佛顶;大圆外下方之左右画降三世、不动二明王,中间安置香炉,上方之左右则画六个首陀会天。依不空之仪轨,曼荼罗中央画毗卢遮那如来,其四方四隅安置观自在菩萨、慈氏菩萨、虚空藏菩萨、普贤菩萨、金刚手菩萨、文殊师利菩萨、除盖障菩萨、地藏菩萨等八大菩萨,四门安置四香炉,四隅安置四净瓶,四角燃置四盏酥灯。此外,尊胜佛顶真言修瑜伽轨仪卷下祈雨法品中说示祈雨曼荼罗之图相,系依尊胜法祈雨时所用者,称为甘露曼荼罗。[尊胜佛顶修瑜伽法轨仪卷上画像品、图像钞卷二]

      尊胜陀罗尼

      梵语us!n!i^s!a-vijaya-dha^ran!i^。即说尊胜佛顶尊内证功德之陀罗尼。全称净除一切恶道佛顶尊胜陀罗尼。又作清净诸趣佛顶最胜陀罗尼、一切如来乌瑟腻沙最胜总持、佛顶尊胜陀罗尼、延寿陀罗尼、善吉祥陀罗尼。此陀罗尼系佛陀为救拔善住天子将受七度畜生恶道身之业而说者。据佛陀波利所译佛顶尊胜陀罗尼经载,此咒能除一切罪业等障,破除一切秽恶道之苦。另据经序所载,唐高宗仪凤元年(676),罽宾国三藏佛陀波利入唐,诣五台山,因一老人之劝而还国取佛顶尊胜陀罗尼经,于永淳二年(683)再入长安,与日照三藏、杜行顗等译出。其后,义净、善无畏、不空、法天等诸师亦分别译出此经,其中皆有此陀罗尼,唯字句长短间有相异之处。现今密宗所用者,即善无畏所译尊胜佛顶修瑜伽法轨仪所载之陀罗尼。

      此陀罗尼凡八十七句,与光明真言、大日如来之五字明(阿、毗、罗、吽、欠)等,依其长短分别称为大咒、中咒、小咒。受持、书写、供养、读诵此陀罗尼,或安置于率都婆、高幢、楼阁等,可得净一切恶道、消除罪障、增长寿命、往生极乐之功德。密宗修行者或朝夕读诵,或为亡者回向时诵之。禅宗课诵时,亦常念诵此咒。在中国及日本,信持此陀罗尼者颇多,灵验亦不少。据尊胜陀罗尼流布缘起载,唐代宗大历十一年(776),诏令天下僧尼每日诵此陀罗尼二十一遍,于每年正月一日具载呈报。唐末、五代顷盛行建立经幢,上刻此陀罗尼。此外,河北居庸关内壁以梵汉等六种字体镌刻之,其语句与‘瑜伽集要焰口施食仪’所载者大略相同。西元一八八四年,日本南条文雄等,对校法隆寺贝叶、阿叉罗帖所载、灵云寺净严校订之写本及浅草寺碑拓本等,与梵文般若心经共同收于 Anecdota Oxoniensia, Aryan Series,vol. Ⅰ. Part iii. 而出版之。

      尊胜陀罗尼经

      全一卷。全名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又称尊胜经。唐代佛陀波利译。收于大正藏第十九册。本经之缘起,乃善住天子于命终之后,将受七度畜生恶道之苦,帝释天愍其业因,遂诣佛所,乞求救济,佛乃为之宣说尊胜陀罗尼及持诵之功德等。所谓‘佛顶尊胜’,即为密教胎藏界曼荼罗释迦院五佛顶之一。五佛顶中,以释迦如来之佛顶所显现之轮王形佛顶尊为最殊胜,故密教以佛顶尊为本尊,而修持息灾、除病之法,称为尊胜法。佛顶尊胜陀罗尼即说佛顶尊胜之功德,由八十七句组成,古来有诸多灵验。禅宗亦用之。本经之注疏有唐代法崇所着佛顶尊胜陀罗尼经疏二卷。此外,本经之异译本甚多,如后周智称译之尊胜陀罗尼并念诵功能法(已失佚)、唐代杜行顗译之佛顶尊胜陀罗尼经一卷、唐代地婆诃罗译之最胜佛顶陀罗尼净除业障经一卷、唐代地婆诃罗重译之佛顶最胜陀罗尼经一卷、唐代义净译之佛顶尊胜陀罗尼经一卷、宋代施护译之尊胜大明王经一卷、宋代法天译之最胜佛顶陀罗尼经一卷等。

      尊胜陀罗尼经幢

      即刻写尊胜陀罗尼经之石幢。佛陀波利传译尊胜陀罗尼经为建立之起因,现存者颇多。唐代佛陀波利朝礼五台山时,于思阳岭附近遇一老人,依其劝告,重返天竺取尊胜陀罗尼经再来;唐文宗开成五年(840),其地即建有陀罗尼经幢,现存者为后世所造,有宋天圣四年(1026)之铭文。终南山百塔寺外亦有尊胜陀罗尼经幢二座,其一系唐太和五年(831)无可所书写者,该处为三阶教*静荼毗之所。河南郑州开元寺有八角二层之尊胜陀罗尼经幢,柱身下层刻陀罗尼,上层刻佛龛,并有铭文,造立于唐僖宗中和五年(885),后唐明宗天成五年(930)重建。此外,河北固安县王龙村之陀罗尼经幢,建于金天辅年间(1117——1122),幢有九层,高约七公尺,最大直径约一公尺,无基座。基层为八面石柱体,镌刻陀罗尼经文、重修石幢之经过及年代,二至四层刻有飞天浮雕、鸟兽图案,第五层刻‘神赞天辅皇帝万岁齐天彰德皇后储君亲王公主千秋特建消灾报国佛顶尊胜陀罗尼幢’之文,第六层为浮雕兽面图案,七、九层为佛像,第八层为仰莲,最上为蘑菇状幢顶。造型清雅,雕刻手法极为细腻。[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卷三]

      尊特报身

      即尊崇奇特之报身。略称尊特身。为天台宗用语。尊特,为尊崇奇特之意;蒙润之四教仪集注卷上谓,梵语卢舍那,亦名尊特。报身为酬报因位愿行之佛身,为法、报、应三身中之第二。此尊特报身原居于实报土,具有十莲华藏世界海微尘数之相好圆满广大身形,然于娑婆世界出现之应身上,现起其尊特身。如华严会座之教主卢舍那身,系对别圆二教之顿大根机而特现之尊特身,故称须现尊特身。相对于此,法华会座中,小机纯熟,对于丈六三十二相之应身,直接感见尊特身,称为不须现尊特身。[维摩经文疏卷二、观经妙宗钞卷四、四明教行录卷四、读教记卷七、山家义苑卷上]

      尊像

      指诸尊之像,亦即佛、菩萨、明王、诸天、护法神等之像。苏悉地经卷二(大一八·六一五中):‘先观本尊所止之方,而向彼请,然便回身,置阏伽于尊像前。’

      左

      悉昙字傊(ca)。悉昙五十字门之一,四十二字门之一。又作遮、者。瑜伽金刚顶经释字母品(大一八·三三八下):‘左字门,一切法离一切迁变故。’文殊问经字母品(大一四·五○九下):‘称左字时,是四圣谛声。’故左者,即一切法离迁变之义,为四圣谛 之声。此外,尚有离生灭、一切法终不可得之义。[大日经卷六百字成就持诵品、大品般若经卷五、大日经疏卷七]

      左间

      指左侧。凡面向堂外时,己身之左边称为左间。即上间,指尊位。座位以左侧为上,乃中国古来之制。

      左行

      (一)指书写文字自左而右,如梵文、巴利文、茜藏文、罗马文、今之英、法文等之书写方式。文字之书写方式有多种,以横写而言,有自右而左者,如古代之粟特文、回纥文等;有自左而右者,如上记所说之梵文、巴利文等。以直写(下行,自上而下)而言,有先右后左者,如汉文、日文;有先左后右者,如回纥文、满洲文等。

      左右街僧录司

      为唐宋时代掌理僧尼名籍、僧官补任等事宜之僧职。左右街,原是唐代之职官名称。唐代时,长安有六街,分为左三街、右三街,左右街使司掌察徼巡警之责。德宗贞元年间(785——804),沿用左右街之名称,而置左右街大功德使,专门总理僧尼之名籍。唐宪宗元和年间(806——820),于两街功德使之下设置僧录,以云邃为右街僧录,端甫为左街僧录。又左右僧录司有时并为一职,称为两街僧录或左右街僧录,如佛祖统纪卷四十二所载,文宗开成元年(836)以云端为左右街僧录。宣宗大中三年(849)以灵晏为两街僧录。大中八年,以辩章为左街僧录,僧彻为右街僧录。懿宗咸通年间(860——873),以彦楚为右街僧录,清兰为左街僧录。昭宗乾宁年中(894——897),敕命觉晖补任两街副僧录,此为设置副僧录之始。至五代,后晋高祖天福三年(938),以道丕为左街副僧录,出帝开运元年(944)及后周太祖广顺元年(951),皆升之为左街僧录。至宋代,太宗太平兴国六年(981),新置右街副僧录之职。真宗咸平(998——1003)初年,以赞宁为东京右街僧录,未久转任左街僧录。南宋孝宗干道三年(1167),敕令若讷为右街僧录,翌年转任左街僧录,至淳熙十一年(1184)更补任两街僧录。又北宋时,于首都开封西京河南府设置左右僧录司,统理寺院僧尼帐籍及僧官补授之事。僧录司中,除僧录、副僧录之外,尚有讲经首座、讲论首座;僧录之下又设置鉴义,管理庶务。南宋时,废止讲经、讲论首座,增设额外鉴义一职。元、明、清三代亦皆设有僧录之职,且于明、清二代,皆依朝廷职官,定其品制,然诸职之中,已无左右街之名称。[大宋僧史略卷中杂任职员条、释门正统卷四、佛祖统纪卷十七、卷四十一、宋高僧传卷六、卷十七、卷二十九](参阅‘僧录’5751)

      作持门

      持戒以修习善事。又作作持戒、作善门、修善门。为‘止持门’之对称。持戒以防身、口诸恶为首要,诸恶既离,更须修善,策励三业以护善,此即作持门。乃教人众善奉行之戒,如四分律中之二十犍度,包括说戒、安居、自恣等。与止持门合称止作二持、止作。[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卷中四、四分律删补随机羯磨疏序](参阅‘二持’204)

      作法

      对出家修行者而言,日常之行、住、坐、卧所必须遵守之礼法。或指受戒、舍戒、忏悔、祈愿等仪式中所规定之轨式方法。如行法中,不行于有妇人或醉者之道路,行走时须笔直且正视前方。至于坐、卧、食亦有一定之礼法。又于仪式中亦有规定作法,即因有此特定之作法,始能令仪式顺利进行,此即僧团行事中之羯磨作法。南海寄归内法传卷二结净地法章(大五四·二一七上):‘至旧触处便为净也。然此不得经宿,即须作法也。’大方广佛华严经疏卷二十七(大三五·七○六中):‘若犯遮罪,先当依教作法悔之。’[毗尼母经卷二、大日经疏卷十、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卷上三之二]

      作法忏悔

      三种忏悔之一依据佛陀所制之戒律而自说一己罪咎,不敢覆藏之作法。亦即身礼拜瞻敬,口中称唱赞诵,心意观想圣容,三业殷勤,一一依于法度而忏悔过去、现在所作之罪业。[摩诃止观卷二上、天台四教仪集注卷下]

      作法得

      又作羯磨得。谓比丘、比丘尼受具足戒之时,必须依止三师七证而行羯磨之法,方可得戒。对此,善来得、自誓得、定共得、道共得等并为新作法得。

      作法灌顶

      为‘无作法灌顶’之对称。即密教修法中,包括引入、投花、授予宝冠及明镜、伞盖行道、六种供养等种种具体作法之灌顶,称为作法灌顶;反之,仅须师徒二人即可,既不须其他职众、阿阇梨等在场共修,亦不须采用引入、投花等种种具体修法之灌顶,则称为无作法灌顶。然无作法灌顶限用于重受灌顶者,或对已达至极者;若初受灌顶者,决不可采用。作法灌顶有庭仪、堂上、平座及无职众四种情况,前三种系用于外仪之时,后一种则为内仪所用。有职众时,采用三昧耶戒之法,唱诵外仪之礼赞,并修护摩、神供等;无职众时,则由教授师或大阿阇梨修护摩及神供。

      作犯

      作杀生、偷盗等恶事,而犯所受之戒。鼓动身、口至违理之境,称为作;污染已受之戒,称为犯;犯由作而生,故称为作犯,以作恶法为宗。反之,以不修善法为宗,则称止犯。[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卷中]

      作梵

      即唱颂梵呗。据禅苑清规卷六看藏经条载,于宣说、念诵藏经之前,先由念佛阇梨作梵,止息喧乱,收摄心神。念佛阇梨者,系于维那宣唱疏文之后唱颂佛名之僧人。又唱颂梵呗之僧人,亦称为作梵阇梨,乃沙弥得度仪式中三师之一,其他二师为戒师、引请阇梨。[禅苑清规卷九沙弥受戒文]

      作佛

      即成佛。谓菩萨根除所有无明烦恼,而开真实之觉悟。一般谓声闻、缘觉二乘不能成佛,然法华经指出二乘与菩萨非本质上之区别,故主张二乘亦得成佛,称为二乘作佛。

      本文标题:佛学词典336

      本文链接:http://www.xindeng.org/meiwen/2017-06-19/9454.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心灯佛教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