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辞典佛学词典
文章内容页

佛学词典337

  • 作者:
  • 来源: 网络分享
  • 发表于2017-06-19 09:38
  • 被阅读
  • 佛学词典337

       作观

      谓僧侣临斋食时,念五观之偈。五观偈,即僧侣于进食前所应作之五种观想,即:(一)计功多少,量彼来处。即思量食物供给,乃由人人劳苦而来,并感知施主之恩德。(二)忖己德行,全缺应供。即思量自己具有多少福德而受此供养。(三)防心离过,贪等为宗。谓防心之贪多等过。(四)正事良药,为疗形枯。即视食物为良药,仅为医疗饥渴、延续色身而进食。(五)为成道故,今受此食。即为长养慧命、修成佛道而受此食物。禅苑清规卷六中筵斋(卍续一一一·四五四下):‘鸣磬一下,大众只揖,默然作观,然后出生。’[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卷中三随戒释相篇、释氏要览卷上、敕修百丈清规卷六、禅林象器笺讽唱门]

      作茧自缚

      比喻一个人固执观念以困扰自己,有如蚕之自作茧,自缚己身。典故出自景德传灯录卷二十九所载(大五一·四五一上)‘声闻执法坐禅,如蚕吐丝自缚’一语。

      作戒

      又作表色。受戒时,表之于身、口之作业,称为作戒;反之,领纳于身内之业体,则称无作戒,或称无教。[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卷中一]

      作举

      为自恣作法之一。夏安居最后一日为自恣日,于此日中,特请僧众中之有德者,举发安居期间比丘之犯罪,其人乃举罪告僧,称为作举。[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卷上一之五]

      作礼方便

      密教胎藏界九种忏悔礼佛法(即九方便)之一。乃归命十方三世三宝并恭敬礼拜之意。又称归命方便。行此忏礼时所应唱诵之偈颂、真言,及所应结之手印,详载于大日经及其他有关之仪轨中。[大日经卷七、供养法疏卷上]

      作么生

      禅林用语。又作怎么生、似么生、作么、作生。作么,即‘何’;生,为接尾词。相当于‘如何了’、‘怎么样’。本为宋代俗语,禅宗多用于公案之感叹或疑问之词。临济慧照禅师语录勘辨(大四七·五○三上):‘后沩山问仰山:“此二尊宿意作么生?”’又作么会,即‘如何体会’之意。

      作坛法

      指密教建立修法坛所行之法轨。有一日作坛、七日作坛之别。七日作坛仪轨如建立曼荼罗护摩仪轨所载(大一八·九二九上):‘初日以如来性加持自身,及供养警地神,择地中诸恶物,筑令坚实。第二日于坛内掘一肘,不动明加持五宝等,定圣尊位,五佛、四菩萨白檀点位。第三日置瓶,不动明加持一百八遍。第四日暮次香水真言一百八遍,然后洒净。第五日护身供养,以不动或降三世一百八遍,次持地明。第六日夜,师、弟子沐浴净衣,诣坛如法供养,与印相应,手按中胎,持明一遍一按,乃至七遍,诸尊位亦准。第七日次教弟子,三归忏悔,发菩提心。’

      一日作坛多以观想为之,于一日中作坛。即先至作坛处,诵地天真言,观想除地中秽物;次结掘地锹印,加持锹,另结作坛印作坛,加持泥土;次以一小瓶盛五宝、五香、五药、五谷,埋于坛中;复将未落地之牛粪或其他物涂作坛,用五色粉涂坛,次缠五色丝。综上所述,凡掘地等,为七日作坛法,故称土坛;不掘地等,多为一日作坛,故称水坛,因水坛是以观想为主,仅洒水净地作坛,故有此称。我国与日本皆不用土坛,而用木坛。又最简略之作坛,唯结诵锹、马头、大金刚轮等三印言。[陀罗尼集经卷十二、蕤呬耶经卷上、大日经疏卷四、金刚顶瑜伽护摩仪轨]

      作业

      一)指思业及由思所起之身、语二业。全称故作业。又作故思业。瑜伽师地论卷九(大三○·三一九中):‘作业者,谓若思业,若思已所起身业、语业;不作业者,谓若不思业,若不思已不起身业、语业。’瑜伽论记卷三上解释作业,谓作业即指分别心所造之业、惺悟心所造之业。[略述法相义卷中]

      (二)指故作业中之不增长业。全称造作业。若所作业,众缘和合时必受生感果,称为造作业,又称增长业;若所作业与此相违,但称造作业,不称增长业。不增长业有十,即梦所作业、无知所作业、无故思所作业、不利不数所作业、狂乱所作业、失念所作业、非乐欲所作业、自性无记业、悔所损业、对治所损业。除此十种,所余诸业称为增长业。[北本大般涅盘经卷三十六、大毗婆沙论卷一一九、瑜伽师地论卷九、卷六十、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卷七、俱舍论卷十八、俱舍论光记卷十八]

      (三)指造作行业。谓净土门策发安心起行之修行方轨。即恭敬修、无余修、无间修、长时修等四修。盖安心容易退转,起行亦难以相续,故行四修法以策励心行,俾能速得往生。[往生礼赞]

      作意

      心所之名。即突然警觉而将心投注某处以引起活动之精神作用。俱舍七十五法之一,唯识百法之一。为有部大地法之一,亦为法相宗五遍行之一。俱舍论卷七将作意分为三种:(一)自相作意,谓观某物有独自之相(自相)时之作意;如观色有变碍之相。(二)共相作意,谓观四谛之十六行相是共通于诸法之相时之作意。(三)胜解作意,即作不净观等种种观想时之作意。又欲界有闻所成、思所成、生所得等三种作意,色界有闻所成、修所成、生所得等三种作意,无色界仅有修所成、生所得等两种作意。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三载,诸瑜伽师若欲离于欲界之欲而勤修观行者,须经由下列七种作意方能离欲,即:了相、胜解、远离、摄乐、观察、加行究竟、加行究竟果等。此外,大乘庄严经论卷七谓,于根本等六心生起之后,继之则生起有觉有观、无觉有观、无觉无观等十一种之作意。六门教授习定论则举出励力荷负作意、有间荷负作意等四种作意。显扬圣教论卷三则谓,修无量之三摩地门,会生起有情无量作意、世界无量作意等五种作意,又缘七种遍满真如,则会生起流转真如作意、实相真如作意等七种作意。[成唯识论卷三、大毗婆沙论卷十一、卷十六、瑜伽师地论卷三、显扬圣教论卷一]

      作用

      动作起用。略称用。在三世有为法中,唯现在法有作用,过去及未来法则无。四相之中,生相之作用在于未来,住、异、灭三相之作用则起于诸法已生之现在。又无为法离生、住、异、灭四相,不为世所迁流,故皆无作用。此外,禅宗主张现前之作用乃即体之作用,能彻见此作用,即是见性,亦即认识佛性。据景德传灯录卷三菩提达磨条载,波罗提与异见王之问答亦叙述佛之真髓在彻见佛性,佛性存于现前之作用中,作用有身、人、见、闻、香、谈论、执捉、运奔等八种(在胎为身、处世为人、在眼为见、在耳为闻、在鼻辨香、在口谈论、在手执捉、在足运奔),即该摄法界之意。[大毗婆沙论卷三十九、俱舍论卷五、成唯识论卷一、卷二、大乘起信论、大乘起信论义记卷下本]

      作愿

      又作作愿门。为五念门之一。指一心专念,期愿往生净土,修行奢摩他(止)而不杂他想。

      作者

      指外道以我为天地万物之创造、能造者。系十六神我之一。如大毗婆沙论卷一二九(大二七·六七○下):‘梵王不达作矫乱言:“苾刍当知,我是大梵,是自在者、作者、化者、生者、养者,为一切父。”’瑜伽师地论卷七(大三○·三○九中):‘彼作是思:世间诸物必应别有作者、生者及变化者为彼物父,谓自在天或复其余。’此皆其例。

      坐

      为行、住、坐、卧四威仪之一。指整衣正容而坐之仪相。有结跏趺坐(又作跏趺坐、趺坐)、踞坐、长跪、互跪等坐法。(一)结跏趺坐,即右足置于左腿上、左足置于右腿上之盘足坐法,一般称为结跖、如来坐。对结跏趺坐而言,右足置放左腿上之安坐法,称为半跏趺坐(又作贤坐),相对于如来之结跏趺坐,半跏趺坐亦称为菩萨坐。又全跏与半跏二趺坐皆各分为吉祥坐与降魔坐二种。(二)踞坐,即蹲坐。大比丘三千威仪经卷下揭举踞坐有不得交足、不得上下足等五事。(三)长跪,是双膝着地,两胫翘空,两脚趾拄地,挺身,为比丘尼之礼。 (四)互跪,是两膝交互跪地,为比丘之礼。长跪与互跪多行于礼拜之时。密教依修法之种类与本尊相应,亦有种种之坐法,如为除灾,立膝交脚之萨结跏坐;为增益,结跏趺坐之莲华坐;为降伏,并脚蹲坐而臀部不着地之贤坐;为阿毗遮罗,右脚踏于左脚上而臀部不着地之嗢俱吒坐等。

      坐参

      即参前之坐禅,亦即晡时(午后二至四时)之坐禅。小参及每日晚参之前,于僧堂坐禅澄心,以待时至,称为坐参。敕修百丈清规卷六坐参条(大四八·一一四三中):‘盖古者每晚必参住持以求开示,故率众齐集坐,待鼓鸣而往参之,名曰坐参。’又游方参禅,俗亦称为坐参。此外,禅林坐参之时,在僧堂、众寮前所挂之牌,称为坐参牌。据敕修百丈清规卷六坐参条载,禅林中每于斋食之后,由堂司行者禀覆首座,并在僧堂、众寮前,各挂坐参牌。[禅林象器笺丛轨门]

      坐禅

      端身正坐而入禅定。禅系禅那(梵dhya^na )之略称,意译静虑。结跏趺坐,不起思虑分别,系心于某一对象,称为坐禅。坐禅原系印度宗教家自古以来所行之内省法,佛教亦采用之。释尊成道时,于菩提树下端坐静思,其后又在阿踰波罗树(梵ajapa^la )下七天、目真邻陀树(梵mucilinda )下七天、罗阇耶恒那树(梵ra^ja^vatana )下七天端坐思惟,是乃佛教坐禅之始。据三卷本大般涅盘经卷中载,出家法系以坐禅为第一。佛教大小二乘皆修习坐禅,其类别有作数息、不净、慈心、因缘、念佛、四无量等种种之禅法,因而产生般舟三昧、首楞严三昧等多种三昧。

      我国自菩提达摩东渡之后,禅宗渐兴,专以修禅为悟道之要法,将禅与三昧,广称为禅法。僧睿、慧远、智顗等禅师皆劝人坐禅。根据大比丘三千威仪卷上所载,坐禅之规仪有当随时、当得安床、当得端坐、当得闲处、当得善知识、当得好善檀越、当有善意、当有善药、当能服药、当得善助等诸事。智顗之修习止观坐禅法要,特立具缘、呵欲、弃盖、调和、方便、正修、善发、觉魔、治病、证果等十科,以阐说修习止观之法则。其中,具缘指持戒清净、衣食具足、得闲居静处、息诸缘务、近善知识;呵欲指呵责世间色、声、香、味、触等五欲;弃盖指弃绝贪欲盖、嗔恚盖、昏沉睡眠盖、掉举恶作盖、疑盖等五盖;调和指调食、调睡眠、调身、调息、调心;方便指欲、精进、念、巧慧、一心等五法。

      关于坐禅之方法,禅宗诸清规中多有详细之规定,例如敕修百丈清规卷五坐禅仪条,谓坐禅应息心静虑,节制饮食,于闲静处结跏趺坐,或半结跏,以左掌置于右掌上,二大拇指相拄,正身端坐,使耳与肩、鼻与脐相对,舌抵上齶,唇齿相着,两目微微张开,并说坐禅而致疾病者,乃不得其要之故。又智顗于六妙法门一书中,谓坐禅时可能生起报障、烦恼障及业障等三种障,并说明对治各障之法。日本永平清规之辨道法提示出黄昏(日没后)、后夜(午前二时)、早晨(早餐后)、晡时(昼食后)之四时坐禅法。或省略后夜坐禅,而称三时坐禅。盖坐禅,从精神、身体、医学等方面观之,皆甚受重视;高僧在坐禅中之脑波与熟睡者相同,然却不等于睡眠,是其特征。

      此外,在禅林中,上堂前暂时于僧堂坐禅,称为坐堂;小参及每日晚参前于僧堂坐禅,称之坐参。又定式坐禅之后再行禅坐,称为再请禅;得法之住持陪伴大众坐禅,称为伴禅,或称陪禅;用以报知坐禅之时刻,而挂于众寮前之板,称为坐禅板。[达摩多罗禅经卷上、坐禅三昧经、分别功德论卷二、大乘起信论、摩诃止观卷八下、五门禅经要用法、法界次第初门卷上之下、起信论义记卷下、敕修百丈清规卷七月分须知条、景德传灯录卷三十、禅林象器笺丛轨门]

      坐禅豆

      又作坐禅纳豆、寺纳豆、纳豆。将已蒸过之大豆,使其发酵,加盐制成之食品。古时代之禅院,坐禅僧为防频频如厕而预先食用之物。日本纳豆之制法源自我国,由豆豉、碱豉、豆黄等变化而来,故又称唐纳豆。纳豆之语义为纳所之豆,乃寺院之纳所于岁暮或年初相互赠送之礼品,或寺院赠答施主之礼物。

      坐禅人十种行

      若坐禅之人,住于外行,不能得安定,应以如下之十行因缘令起安定方便,即:(一)观处明净,谓修行之人,欲修禅定,先须调适饮食,不饥不饱;次须随顺时节,不先不后;又当整肃威仪,无有懈怠。修此三行,用观分明,则诸缘屏息,心常寂静,安于禅定,是为观处明净。(二)遍起观诸根,谓坐禅之人,欲修禅定,当周遍观察信等五根,不令消减,与定相应,心无懈怠,即得远离疑盖等过,三昧现前,是为遍起观诸根。(三)晓了于相,谓坐禅之人,欲修禅定,必当晓了意识想念之相,令其不急不宽,调适得中,则妄想不生,易入禅定,是为晓了于相。(四)制令心调,谓坐禅之人,欲修禅定,当起精进,制伏其心,调停适中,勿使过度,增长乱意,则得定相现前,三昧成就,是为制令心调。(五)折伏懈怠,谓坐禅之人,若以不得胜定,令心无味,故成懈怠,而欲睡眠,是时必当谛观诸禅功德,策励精进,则定相现前,三昧可得,是为折伏懈怠。(六)心无味着,谓坐禅之人,欲修禅定,以慧根迟钝,及少方便,不得寂静之乐,故于胜定无所乐着。(七)心欢喜,谓坐禅之人,于诸胜定,心若无味,当观生老病死,及诸恶趣,令生恐怖,然后念佛法僧等诸功德,策进身心,令欣得禅定,是为心欢喜。(八)心定成舍,谓坐禅之人,欲修禅定,当调伏诸根,如理思惟,安住寂静,而舍一切非正之行,是为心定成舍。(九)近学定人,谓坐禅之人,欲修禅定,应当远离不修威仪及不习寂静之人,而常亲近安住寂静、威仪整肃、心源泯净者,依其教诫,或就正定道业,是为近学定人。(十)乐着安定,谓坐禅之人,欲修禅定,于彼得定善解缘起入寂静处者,即当爱乐恭敬,求其开导,以起定心,是为乐着安定。[解脱道论卷四]

      坐禅三昧经

      凡二卷(或三卷)。姚秦弘始四年(402)鸠摩罗什于长安译出。弘始九年复校。又称坐禅三昧法门经、菩萨禅法经、阿兰若习禅法、禅法要。略称禅经。今收于大正藏第十五册。此经系抄集诸家禅要,阐明五门禅之法,并论大小二乘综合之禅观。据僧睿关中出禅经序,诸家系指鸠摩罗罗陀、马鸣菩萨、婆须蜜、僧伽罗叉、沤波崛、僧伽斯那、勒比丘等诸师。

      本经与觉贤在庐山译出之达摩多罗禅经相同,论说大小二乘综合性之禅观。未译出以前,我国佛教初期之禅观,均系根据后汉安世高所译之禅经;其后由于道安之倡导,北方前秦与后秦之禅观始渐兴隆,并盛行实修方法,然均不出小乘禅之领域。鸠摩罗什译出本经后,大乘佛教与小乘禅乃至大乘禅与小乘禅之关系明确。故天台止观之成立、我国禅宗之诞生,本经促发之功实不可灭。[出三藏记集卷二、卷九、开元释教录卷四、中国佛教初期之禅观(横超慧日)]

      坐禅四息

      据修习止观坐禅法要载,息,指鼻中出入之气。谓坐禅之人若欲摄心入定,则必先行数息之法。此息分为下列四种:(一)风,谓鼻中之气出入有声为‘风’,坐禅之人若依之而数,则心散难调,故须拣除。(二)喘,谓鼻中之气虽无声相,然结滞不通者为‘喘’,坐禅之人若依之而数,则心结难定,故须拣除。(三)气,谓鼻中之气虽无风、喘之相,然出入不细者为‘气’,坐禅之人若依之而数,则心劳难定,故须拣除。(四)息,谓鼻中之气无前述三种粗相,而出入绵绵,若存若亡者为‘息’,坐禅之人依之而数,则神态安稳,情怀愉悦,其心易定,故须守持而不舍。

      坐禅仪

      即叙述有关坐禅威仪作法之书。如宋代长芦宗赜之禅苑清规之坐禅仪、嘉泰普灯录中佛心本才之坐禅仪、宋代兰溪道隆之坐禅仪、宋代宏智正觉之坐禅箴、日本曹洞宗之祖永平道元之普劝坐禅仪等,皆属坐禅仪则之重要著作。

      坐禅用心记

      全一卷。日本曹洞宗太祖莹山绍瑾(1268——1325)所着。收于大正藏第八十二册。记录有关坐禅之规范要旨,祖述曹洞宗开祖道元(1200——1253)之普劝坐禅仪。乃日本曹洞宗禅者必备之书。

      坐禅箴

      全一篇。宋代宏智正觉撰。说坐禅之要。全文为‘佛佛要机,祖祖机要,不触事而知,不对缘而照。不触事而知,其知自微;不对缘而照,其照自妙。其知自微,曾无分别之思;其照自妙,曾无毫忽之兆。曾无分别之思,其知无偶而奇;曾无毫忽之兆,其照无取而了。水清彻底兮,鱼行迟迟;空阔莫涯兮,鸟飞杳杳’等九十八字,以巧妙地组合隔句对,自‘默照禅’之立场训诫禅者,为无数坐禅仪、坐禅铭或坐禅箴中之最着者。本篇收录于宏智禅师广录(收于大正藏第四十八册)卷八或宏智禅师语录卷六。本书之类书,有杭州五云志逢之坐禅箴(景德传灯录卷三十所收)、长芦宗赜之坐禅仪(敕修百丈清规卷五所收)、佛心本才之坐禅仪(缁门警训卷一所收)、佛眼清远之坐禅铭(缁门警训卷二所收)等。

      坐断

      禅林用语。坐,平坐之意。坐断,原意谓‘彻底的坐’,引申为拼命做之意。又作坐破。即由坐禅之力以断迷,用以形容坐破差别相,彻底达于平等一如之境地。临济义玄禅师语录(大四七·四九七下):‘坐断报化佛头。’碧岩录第三十二则(大四八·一七一中):‘十方坐断,千眼顿开;一句截流,万机寝削。’

      此外,坐,通‘挫’字。形容遮夺其他无用之言词,不使说任何话语,称为‘坐断舌头’。形容不使任何人发表一言,称为‘坐断天下人舌头’。碧岩录第十三则(大四八·一五三下):‘举一明三即且止,坐断天下人舌头,作么生道?’又形容遮断从此岸(凡)渡到彼岸(圣)之渡口津要,亦即表示断绝凡圣、生佛、迷悟、修证之所有对待关系,称为‘坐断要津不通凡圣’。碧岩录第五十二则之夹注(大四八·一八七中):‘坐断要津不通凡圣,虾蚬螺蚌不足问。’[碧岩录第六十八则、大慧录卷二十九]

      坐关

      僧人封闭于龛内讽经、坐禅或念佛以克期修证者,称为坐关。据青溪暇笔记载,曾有来自西域之僧人,行坐关之法,于龛中不饮不食,每日仅啖枣果数枚而已,所坐之龛,仅容其身,如欲入定,则令人锁其龛门,加纸密糊封之,或经月余,謦欬之声亦绝,人以为化去,潜听之,但闻掐念珠历历。有叩其坐关之诀者,则谓‘少思少睡少食’乃坐关潜修之要诀。

      坐久成劳

      禅宗公案名。全称香林坐久成劳。碧岩录第十七则(大四八·一五七上):‘僧问香林:“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林云:“坐久成劳。”’意在指示学人须照顾一己眼前之事,速见本来之心性,故托日常之言语动作,以讽刺性之言语道出,欲令学人醒悟。[景德传灯录卷二十二、五灯会元卷五]

      坐具

      梵语nis!i^dana 或 nis!adana。比丘六物之一。音译尼师坛、尼师但那、宁史娜曩。意译为敷具、铺具、坐卧具、坐衣、衬卧衣、随坐衣。略称具。即坐卧时敷于地上或卧具上之长方形布。系为防御地上植物、虫类以保护身体,避免三衣及寝具之污损而作者,即有护身、护衣、护众人床席卧具之作用。坐具之颜色与三衣相同,用青色、黑色、木兰色。若取新衣作坐具,可作二或三层;取旧衣作者,则可作四层。又新作坐具时,须取旧布贴在中央或四边。其大小则因律典不同而有异,盖以长为佛陀二桀手,广一桀手半为本制。据敕修百丈清规卷五办道具条载,长四尺八寸,宽三尺六寸;一般约长六十公分,宽四十五公分,其后逐渐加大,约长一六五公分,宽八十公分。

      另有草座,乃依照佛陀成道时所敷之吉祥草制成,为法会时长老所敷用者。中古以来,南海诸州以坐具为礼拜之用具,中国、日本皆承此风,道宣、义净诸师曾痛加斥责,然其制沿用至今,于拜佛或礼拜师长时敷用之,且产生一定之规制。[中阿含经卷二十、四分律卷十九、十诵律卷五、卷十八、摩诃僧只律卷二十四、卷三十五、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卷二十一、根本萨婆多部律摄卷六、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卷下一、慧琳音义卷一、大宋僧史略卷上礼仪沿革条、南海寄归内法传卷三、释门归敬仪卷下]

      坐破七个蒲团

      即唐代雪峰义存之法嗣长庆慧棱禅师(854——932)二十年如一日,精进坐禅,坐破了七个蒲团。后世之禅林,每以长庆坐破七个蒲团之故事来启发办道者精进无间。五灯会元卷七长庆慧棱章(卍续一三八·一二五下):‘师如是往来雪峰、玄沙,二十年间坐破七个蒲团,不明此事。’

      坐堂

      其义有二:(一)全称坐禅堂。亦即指僧堂。(二)指禅林僧众于上堂前或小参、晚参以前,在僧堂之片刻坐禅。与‘坐参’同意。或以上堂前,于僧堂之片刻坐禅,称为坐堂;而以小参及每日晚参前之片刻坐禅,称为坐参。[敕修百丈清规卷一圣节条、禅林象器笺丛轨门]

      坐脱立亡

      坐脱,又作坐化、坐亡。谓端坐时迁化,直立时入涅盘。据禅苑清规卷七尊宿迁化条载,禅林中,若有尊宿坐化,应将之置于方丈室中,以香花供养,并将其遗诫偈颂贴于牌上。普劝坐禅仪(大八二·一中):‘超凡越圣,坐脱立亡,一任此力矣!’[禅苑清规卷八坐禅仪条]

      坐忘

      即端坐而忘,无思虑之意。为道家、道教所指心法相应、物我两忘之境界。据唐代道士司马承祯撰之坐忘论一书所述,修炼形气、养和心灵、长生久视之关键在于静定功夫,即所谓坐忘安心之法。

      坐位照牌

      又作坐牌。即指于禅林中明记各自坐位之挂牌。坐位,即坐之场所;禅林中,特指僧堂内之坐席。于禅林中,不仅须于各自坐位挂牌,并须将之揭示在僧堂外。据禅苑清规卷一赴茶汤条载,凡禅僧闻鼓板声而及时先到者,须明记坐位照牌,免致仓遑错乱。

      坐夏由

      由,指证明书。行脚僧于他寺过夏时,由该寺所给之证明书,称为坐夏由。[敕修百丈清规卷一圣节条、禅林象器笺簿券门]

      坐像

      坐姿之佛像。坐像大多表示入定、说法、降魔成道等相。佛像之坐法中,最常用者为结跏趺坐、半跏坐,前者用于佛像,后者用于菩萨像。以下列举者为特定之坐法:(一)胡坐(又作长跪),本为印度之礼法,双膝、双足之趾着地而跪。眷属部中即有其例。(二)轮王坐(又作轮跏、轮王跏),为转轮王之坐法,如如意轮观音,竖一膝支持身体,以手向后支撑于地。(三)互跪,一膝着地之坐法。(四)箕坐,两足前伸呈X状之坐法。此外,尚有互坐、偏坐、贤坐、蹲坐(又作踞坐)等像。又有臀部着地之倚像,亦为坐像之别种。

      坐印

      于密教中,指全跏坐、半跏坐等诸种之坐法;以此等坐法皆基于坐而行之,故又称坐印。此等跏趺坐法,虽称坐印,然不限于必结手印。据观自在菩萨如意轮瑜伽载,礼诸佛已,则行全跏坐、半跏坐,或轮王跏坐等,随意而坐;作此坐印已,即观遍虚空佛。[诸仪轨禀承录卷七]

      

      梵语a^sana 之意译。音译作阿萨曩。指佛、菩萨、诸天、比丘之座所或座物而言。据诸经之载,释迦牟尼开悟于菩提树下,即坐于用吉祥草敷铺而成的金刚座上。后世仿此,于法会时,长老之坐具,称为草座。又修法之时,行者所用之座物,亦为草座。安置佛、菩萨像之台座,有所谓的师子座、莲华座、须弥座等。因佛在人间是最殊胜者,故以万兽之王的狮子喻佛,而其台座则称为‘师子座’。然在密教则认为,师子座系指真实形像之师子座,而无譬喻之意。此外,亦有以狻猊(狮子之一种)喻佛,而将佛、菩萨(或王者)之台座称为‘猊座’者;尊称高德硕学之师为猊座下、猊下即由此而来。下,含有座下拜伏之意。莲华座,为莲花形之台座,亦称华座、华台。观无量寿经中即载有阿弥陀佛及观音、势至二菩萨同坐于宝莲花上,及九品往生者亦居于净土之莲花上之说。此外,在密教中,金刚界之大日如来坐于师子座,阿*如来坐象座,宝生如来坐马座,阿弥陀佛坐孔雀座,不空成就如来坐迦楼罗座。一般谓普贤菩萨坐于白象,文殊菩萨坐于狮子,诸天通常则坐于莲叶形之荷叶座。

      须弥座是模仿须弥山形之台座,台座之大者,称为须弥坛。说法、说戒之师与讲会导师通常使用高座,说法时登于高座,在禅宗称为升座。至于僧人之座物尚有绳床、曲彔等。把座位分半给他人坐,称为分座,在中本起经卷下有释尊留半座给迦叶之说,而法华经卷四亦载,多宝佛让释尊半座。禅宗之首座代理住持分担接化之责任,亦称为分座;首座代替住持向大众说法,则称为分座说法。此外,计算佛像,或计算说教之席数,所用之单位,亦为‘座’。[杂阿含经卷四十一、佛本行经卷三、法华经卷六如来神力品、大品般若经卷一序品、金刚顶瑜伽中略出念诵经卷一、尊胜佛顶修瑜伽法仪轨卷上、大智度论卷七、卷八]

      座功德

      极乐净土二十九种庄严之中,佛八种功德之一;即指阿弥陀佛所坐莲花台之微妙庄严。净土论中所述之‘无量大宝王微妙净华台’即指此座。其论注详述此座之庄严,谓无量大宝王乃是能成之众宝,微妙净华台则为所成之华台,故谓此座为众宝交饰所成。其能成之宝非一,故称无量;其所具之摩尼珠等乃宝中之最胜,故称大宝王;以此座为大宝王所成,故称微妙净华台。[观无量寿经华座观、净土论随释]

      座光

      又作光座。即台座与后光。诸佛菩萨、功德天像台座之后多有光环。[陀罗尼集经卷十一]

      座汤

      禅林用语。有大小之别。如库司于四节请全山大众,称为大座汤;于夏末特为夏中执役之人而设者,称为小座汤。[禅林象器笺饮啖门]

      座头

      (一)指数人列坐,坐于右首者。(二)为‘座头屏风’之略称。又作隔板。高约一公尺之小屏风,系为门口左右之座首而设立。

      座忘

      又作坐忘。坐禅时忘却自家现前之世界。道家自古亦有坐忘之说,指静坐而达于忘我之境,与佛家因坐禅而境物人我皆忘之妙味有异曲同工之旨趣。

      座元

      又作首座、第一座。即僧堂内座位之元首。[敕修百丈清规卷五谢挂搭条]

      座主

      (一)即一座之中,学德兼具,堪作座中之上首者;或指一山之指导、住持者。(二)禅林用语。又称坐主。禅林中,每称从远方来参问之讲经僧为座主。景德传灯录卷六江西道一禅师章(大五一·二四六中):‘有一讲僧来问云:“未审禅宗传持何法?”师却问云:“坐主传持何法?”’(三)于日本,系指大寺之主管,通常皆由政府任命。

      本文标题:佛学词典337

      本文链接:http://www.xindeng.org/meiwen/2017-06-19/9455.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心灯佛教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