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辞典其他辞典
文章内容页

其他辞典56

  • 作者:
  • 来源: 网络分享
  • 发表于2017-06-23 20:46
  • 被阅读
  •    数息观

      又云:阿那般那观、安那般那念、念安般、安般守意。意译为念入出息、念无所起、息念观、持息念。简称安般、数息。乃五停心观之一,八念之一,十念之一。即计数入息或出息次数,以收摄心于一境,使身、心止息。此为除散乱,趋入正定之修法。又将数息观细分,有算数修习、悟入诸蕴修习、悟入缘起修习、悟入圣谛修习、十六胜行修习等五类。

      说法

      宣说佛法,以化导利益众生!与说教、说经、演说、法施、法读、法谈、谈义、赞叹、劝化、唱导等同义。佛说法乃应众生之能力、根机等,各施以适当教法,以达完全效果。又于一座说法中,佛以一音演说教法,听者各依其根机而理解深浅互异。据‘思益梵天所问经’卷二:佛以五力而有五种说法。即:

      1.言说:指以契合真理之言说,说三世、世间与出世间、有罪无罪、有漏无漏等法。

      2.随宜:随应众生之能力、性质而说偏圆、渐顿教化。

      3.方便:善巧方便,说布施能得大富、持戒能升天等,使众生修之而得以脱离苦海。

      4.法门:宣说殊胜法,显示菩提道俾使得安身立命!

      5.大悲:为救度众生,以大悲心导引之,为执着“无”者说“有”、执着“嗔恚”者说“慈悲”等。

      宣说经论有五种人,称为五说或五种说人。据‘大智度论’卷二所举:五种说人为佛、佛弟子、仙人、诸天、化人(佛、菩萨,或罗汉等,隐其本相,示现种种形像而说法者)。善导大师‘观经疏玄义分’则举出佛、圣弟子、天仙、鬼神、变化等五种。在佛十大弟子中,富楼那尊者即被誉为“说法第一”。此外据‘华严经疏’卷一所举,佛、菩萨、声闻、众生、器界(山河、大地等)五种,宣说‘华严经’中之教法,称为五类说,或五类说法。又据一行大师‘大日经疏’卷七所举:说真言者:有如来、菩萨金刚、二乘、诸天、地居天等五种。说法属法施,乃出家者应行之布施行为。又据‘五分律’卷二十六载:于自恣之终夜,应行说法、经呗(配合节拍歌咏经文)等教团行事。有关说法据‘法华经’卷四法师品:说法者应入如来室(大慈大悲)着如来衣(柔和忍辱)、坐如来座(诸法空)。‘优婆塞戒经’卷二亦举出,时说、至心说、次第说、和合说、随意说等十六事。

      有关说法之仪式,详见‘佛本行集经’卷四十九说法仪式品。此外经论中:有德法者所应注意;说者与听者须注意事项,统称为说听方轨。据‘优婆塞戒经’卷二载:说法有清净、不清净二种。凡先施食而后说法,或为增长三宝、断自他烦恼、分别正邪、使听法者得最胜而说法,称清净说法;存有利己心与他人竞争心,或为报、为世报,或有疑而说法,均为不净说法。我国举行斋会时之说法,称为唱导:梁‘高僧传’卷十三,载有善于唱导之高僧传记。日本自平安朝后期以降,出现专门以唱导技术为家业者,其中部分逐渐俗化,与说经祭文、佛寺缘起等,配合节拍而宣说,复配以三弦而歌咏之。

      说法妙

      台宗所立迹门十妙之一。指如来演说十二部法、小部法、大部法、逗缘法、所诠法、圆妙法等大小偏圆之教法,俱使众生悟入佛知见!以融妙自在说法,故称说法妙。

      说法品

      圆顿修行者于观行即位,受持读诵法华经之外,复说法利人,其化导之功归自己,而观解倍胜于受持读诵。

      说法瑞

      佛陀讲说‘法华经’前所现瑞相之一。‘法华经’乃佛陀讲说“出世本怀”之大经,故先现六种祥瑞相,称为法华六瑞,说法瑞为其中之第一瑞相。即佛陀宣说‘法华经’前先叙说‘无量义经’作为‘法华经’之缘起。

      思假

      即思惑。于修道时所断贪嗔癡等迷事烦恼。思惑之体虚妄无实,故称思假。‘摩诃止观’卷六上(大正四六·70A):思假者,谓贪嗔癡慢,此名钝使,亦名正三毒。

      四安乐行

      四种可令获得安乐之行法。据‘法华经’卷四安乐行品及‘法华文句’卷八下载,菩萨于恶世末法,弘扬‘法华经’时,应安住于四种法,称四安乐行。即:

      1.身安药行:谓身若远离豪势、邪人邪法、兇险嬉戏、旃陀罗、二乘众、欲想、不男人、危害处、讥嫌事、畜养年少弟子沙弥等十事,则可常好坐禅,修摄其心,故称身安乐行。

      2.口安乐行:口若远离说过、轻慢、叹毁、怨嫌四事,则可得安乐,摄持其心,故称口安乐行。

      3.意安乐行:谓意若远离嫉谄、轻骂、恼乱、诤竞四事,而为众生平等说法,则可得常好安乐,修摄其心,故称意安乐行。

      4.誓愿安乐行:于‘法华经’不闻不问、不知不觉、不信不解之众生,生起慈悲心,而立誓自己若证得正觉时,必以神通力、智慧力导引之!使入于法华实道中,发此誓愿而常好修摄自行,故称誓愿安乐行。

      四安乐行之名称有多种,然一般多以上述‘法华文句’卷八下,所举身、口、意、誓愿等四安乐行而立名。此外,慧思大师之‘法华经安乐行义’中,将上述四安乐行,依次称为正慧离着安乐行、无轻赞毁安乐行(又云转诸声闻令得佛智安乐行)、无恼平等安乐行(又云敬善知识安乐行)、慈悲接引安乐行(又云梦中具足成就神通智慧佛道涅槃安乐行)。

      另‘大明三藏法数’卷十四,则依华严宗澄观大师之说,举出毕竟空行、身口无过行、心无嫉妒行、大慈悲行等四安乐行为旨趣。关于修行四安乐行菩萨,据法云大师‘法华义记’卷七,佛为接引下品菩萨而说四安乐行,使其于五浊恶世中,藉修此四安乐行,于弘扬‘法华经’之誓愿等,而不生退转心!智者大师则认为以圆教初发心之行者而说,使其能远离浊乱、忧恼,而自行化他。至于忍力成就之诸大菩萨,则因其神通自在,深知权实义,能随顺众生缘,以弘经度化,故不须特别示以修行方轨。

      另:三论宗嘉祥大师在‘法华义疏’卷十中主张:四安乐行,系为小行人而说,因其弘经之心,常生退转,故佛明示修四安乐行,能为之常受快乐,以策励之!另:就四安乐行之行体而言,道生大师之‘法华经疏’卷下,以四行体,依次为心理、身口无过、离嫉妒、慈悲;又法云大师以其为智慧、说法、离过、慈悲心!智者大师则以止、观、慈悲三者为四行之通体;吉藏大师虽仅以正观为四行之通体,然因四行力用不同,而有四种之别,即观实相义为第一行,正观离过为第二、第三行,正观空寂(能拔苦与乐)为第四行。此外,‘法华文句’卷八下,以依事、附文、法门三释,详解“安乐行”一词为逐字义。

      四谤

      断无谤、建立谤、异谤、议谤。即权即实离无谤。即实而权离建立谤。权实即非权实离异谤。双照权实。遍一切处离议谤。

      四本止观

      止即止息诸妄想;观,观照境象。止与观为进修佛道与戒定慧共为重要法门。故自佛陀时代开始,以迄后来各宗派,皆极重视实践法门!智者大师阐论止观要法,共有四种止观。即:

      1.‘摩诃止观’十卷,由弟子灌顶大师记录而成,与‘法华玄义’、‘法华文句’并称为“天台三大部”,乃智者大师一生著作中,融合宗教体验与宗教实践最圆熟之著作。

      2.‘禅波罗密’又称‘释禅波罗密次第法门’,共十卷。

      3.‘六妙门’又称‘六妙法门’全一卷。将止观分类为渐次止观、不定止观、圆顿止观等三种,此书旨在阐释不定止观之奥妙修持法。

      4.‘坐禅法要’又称‘修习止观坐禅法要’(小止观)一卷。以上四书在大正藏第四十六册。

      四唱

      ‘法华经’从地踊出菩萨之上首,有上行、无边行、净行、安立行等四菩萨,系菩萨众中,最上首之唱导师,故称四唱。‘秘藏宝钥’卷下(大正七七·371 A):“娑界震裂,四唱一处。”

      四车

      ‘法华经’譬喻品列举之羊车、鹿车、牛车等三车与一大白牛车。以四车次第比喻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与一佛乘。

      四车家

      华严家与天台家将‘法华经’譬喻品火宅喻中,列举之羊、鹿、牛等三车比喻为声闻、缘觉、菩萨等三乘,而将另一大白牛车比喻为一佛乘,三车与大白牛车合为四车,谓三乘之外,别有一乘法之主张,故称四车家、一乘家。反之,主张牛车与大白牛车视同一车,认为菩萨乘等同佛乘等之论家、法相家等,则称三车家、三乘家。

      四乘观智

      声闻、缘觉、菩萨、佛等四乘人,观十二因缘智,有高低程度之别。据智者大师之‘法华经玄义’卷三上:

      1.声闻乘观十二因缘,未见佛性而得声闻道,称下智观。

      2.缘觉乘观十二因缘,未见佛性而得缘觉道,称为中智观。

      3.菩萨乘观十二因缘,见佛性,然未了了而住于十住地,称为上智观。

      4.佛乘观十二因缘,见佛性而得佛果菩提!称上上智观。

      智者大师又将四乘观智,配于藏、通、别、圆四教,即下智观即藏教析智,中智观即通教体智,上智观即别教“但中”,上上智观,即圆教“不但中”。

      四导师

      ‘法华经’踊出品所载,由地踊出诸大菩萨中之上行、无边行、净行、安立行等四菩萨。以此四菩萨为众中上首,此乃菩萨众之导师,故称四导师。

      四佛知见

      开佛知见、示佛知见、悟佛知见、入佛知见四者。‘法华经’方便品阐示“佛出世为一大事因缘”谓佛为使一切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故出现于世,称为开示悟入四佛知见。盖“开示悟入”乃台宗阐论诸佛出世本怀所揭示之要旨!“开”谓破除无明,开显如来藏而彰显实相理;“示”谓惑障既除,知见体现,法界众德自然显示分明;“悟”谓觉悟事理之法体而融通无碍;“入”谓事理既融,任运自在,得冥合本有之法体。

      四机

      人天、二乘、菩萨、佛等四类机缘、根机。机,意谓机缘、根机、根器,具有遇缘即发动之可能性,即指堪受教法能力,或指具有堪受教法之素质能力之人。即:1.人天机:谓诸恶莫作,众善奉行。2.二乘机:谓厌恶生死,欣求涅槃。3.菩萨机:谓先人后己,慈悲忍让。4.佛机:于一切诸法中,观中道实相,以顿断诸惑而出离生死为极致!

      四家大乘

      又云四大乘。指华严、天台、真言、禅等四宗,为大乘诸宗中之主要四宗。略称华、台、密、禅。华严宗以‘华严经’为依归,天台宗依‘法华经’而立,真言宗(密宗)依大日如来之“真言秘密”立教,禅宗则依禅定而探求心性本源!日本天台宗最澄大师来唐时,所承学之四宗为台、密、禅、戒等四宗,称为四家相承、四种相承,与前说稍有不同。此外,华严、天台之实大乘二宗,与三论、法相之权大乘二宗,亦称四家大乘。

      四教

      佛陀一代教说,以诸经内容、形式等,判释为四类。

      一.宗爱法师所立,又称四时教。据‘法华经玄义’卷十上、‘大品经游意’等,而依顿教、渐教、不定教等,三教中之渐教,再立四种。即:1.有相教:指佛陀于初成道十二年中,所说小乘三藏,属“见有得道”之旨。2.无相教:指佛陀自成道十二年后,至‘法华经’以前所说诸‘般若经’,属于“见空得道”之旨。3.同归教:指佛陀宣说‘法华经’所说“会三归一”,万善悉向菩提等之旨。4.常住教:佛陀最后于娑罗双树间,所说‘涅槃经’,即“佛性常住”,一切众生悉有佛性等之旨。然据‘华严经疏’卷一,四时教,由刘宋岌法师判立;而另据‘法华经玄义’卷十上,虎丘山岌师,仅判立有相、无相、常住等三时教。华严宗澄观大师亦以武丘山岌法师判立三时教。而宗爱师依其说立四教。但宗爱师之事迹不详?唯知四教判释,在南朝十分盛行!且被诸法师采用,如庄严寺之僧旻大师即接受此说。

      二.北齐大衍寺之昙隐大师所立。又称四宗教、四宗。据‘华严五教章’卷一、‘华严经探玄记’卷一第:1.因缘宗:说六因、四缘义,主张诸法,皆各有其体性,如小乘“说一切有部”之宗旨。2.假名宗:说诸法悉皆虚假而无实性,如‘成实论’,经量部之宗旨。3.不真宗:说诸法皆空,假立名相亦然!如诸‘大乘般若经’之经义。4.真宗:说如来藏性缘起,主张佛性平等、法界自在,如‘涅槃’、‘华严’等诸经义。另有数种四宗教之判释,内容与昙隐大师之说相同。如‘法华经玄义’卷十上,光统律师立因缘宗、假名宗、诳相宗、常宗等四宗。净影寺慧远大师于‘大乘义章’卷一,判有立性宗、破性宗、破相宗、显实宗等四宗。

      三.梁代光宅寺法云大师所立。又称四乘教。据‘华严五教章’卷一,即:声闻乘教、缘觉乘教、菩萨乘教,与一乘教合为四教。三乘教,指佛陀演说‘法华经’前之教法,属权教。一乘教,则指‘法华经’一乘教法,属实教。另据‘法华经玄义’卷十上,法云大师与僧柔、慧次第诸师,皆判立顿、渐、不定三教,且于渐教中,广说五时教判,然未曾见及四乘教之名称。今谓法云大师立四乘教,或系依‘法华经义记’卷四之说法而附会?兹列举其文(大正三三·619 A):“三种宝车,即是羊、鹿、牛车,即譬昔日阿罗汉、辟支佛、大力菩萨三学人究竟果;珍宝大车,平等种,无三种差别,即譬今日‘法华经’中,为众生受记同得佛果。”

      四.梁代真谛三藏所立。据圆测大师‘解深密经疏’卷一:1.四谛教:指‘阿含经’,阐说四谛之旨。2.无相教:指诸‘般若经’,阐说诸法皆空之旨。3.法相教:指‘楞伽经’等,分别诸法缘起之相。4.观行教:指‘华严经’等,阐说证入法界之观行。据‘华严经探玄记’卷一,此四教系隋代笈多三藏所立,而真谛三藏之教判则为顿、渐二教而已!另据‘华严经疏’卷一,真谛三藏所立者为转轮、照轮、持轮等三轮。故推断上记四教并非真谛之教判?

      五、智者大师所立。分为化法、化仪二种:1.化法四教:佛陀教化众生之教法内容,可大别为藏、通、别、圆等四教。2.化仪四教:佛陀教导众生之方式有顿、渐、秘密、不定等四教。

      四教四门

      台宗对佛陀一代教化,判立藏、通、别、圆四教,四教各配于四种入理门,即:有门、空门、亦有亦空门、非有非空门,故称四教四门。据‘法华经玄义’卷八下,四教中藏、通二教为界内教,俱证偏真理;以入理门,有巧拙之殊,而生不同八门。别、圆二教为界外教,共证中道理;入理门有偏圆之异,故亦生不同八门。‘四教义’卷四(大正四六·731 C)“四教各明四门,虽俱得入道,然随教立义,必须逐便!若是三藏教四门,虽俱得入道,而诸经论多用有门。通教四门,虽俱得入道,而诸经论多用空门。别教四门,虽俱得入道,而诸经论多用亦有亦空门。圆教四门,虽俱得入道,而诸经论多用非有非空门也。

      四教义

      六卷或十二卷。智者大师撰。收于大正藏第四十六册。为别‘天台四教仪’而称‘大本四教义’。在‘净名(维摩)玄义’前半部分为四教义六卷、四悉檀义二卷、三观义二卷等三部分。四教义即其中之一,而另别刊行。内容包括:释四教名、辨所诠、明四门入理、明判位不同、明权实、约观心、通经论等七科,分别阐释藏、通、别、圆等四教与教义,且从各种观点而解说四教之异同。亦即依四教以论述佛陀一代教化之大纲。注释书有:‘四教义私记’一卷(证真)、‘四教义资持记’十二卷(皎空)、‘四教义笺录’一卷(本纯)等。

      四教证据

      台宗为证明所立化法四教,而引证诸经论之名目。化仪四教(顿、渐、秘密、不定)古来诸师所通用,而化法四教(藏、通、别、圆)则起于台宗,故须论述其证据。智者大师于‘四教义’卷一,详示:四教名义之成立,乃依大乘经论为旨,而非依其语,如‘南本大般涅槃经’卷十九,光明遍照德王菩萨品之四不可说,即说四教义;‘法华经’药草喻品三草二木稟同泽,即说圆教;‘中论’四谛品之因缘四句,亦说四教。‘法华玄义’卷十下说四教名义,更举‘长阿含’卷三‘游行经’之四大教,‘月灯三昧经’卷五之四,修多罗为证。

      然‘法华玄义’所述仅为异闻,非天台之正义。又非难者谓:智者大师所引用之经,无一有四教名义,更何况引用阿含小文以证后三教。智者大师以自解佛乘之智见,通达佛陀一代教化,入于法华妙旨,故所立天台教判,虽无经论直接为证,却不违经论之旨!对所引经论提出非难者,实未了知依义不依语之真意。

      四句分别

      即以肯定、否定、复肯定、复否定等四句,分类诸法之形式。又云四句法。四句,即由一种标準(A),或二种标準(A与B),把诸法分类为下列四种(四句):第一句“是A(非非A)”,第二句“非A”,第三句“亦A亦非A”,第四句“亦非A亦非非A”。有时非A即B,在任何场合,A与非A(或B)均有相互包含对方之关系。例如对有、无而言,可成立“有、无、亦有亦无、非有非无”等四句,称为有无四句,于诸经论中,常以四句法形式,解释各种义理!如‘中论’卷一“无生四句”为“不自生、不他生、不共生、不无因生”。‘俱舍论’卷二十五“厌离四句”为“厌而非离、离而非厌、亦厌亦离、非厌非离”。‘成唯识论’卷一,所举外道之“一异四句”为“一、异、亦一亦异、非一非异”。‘法华文句’卷三上之“权实四句”为“权、实、亦权亦实、非权非实”。此外,对有与空、常与无常、自与他、净与秽等,均亦可作四句分别而解释。

      四句中,第一句为单纯肯定,故称第一单句;第二句为单纯否定,故称第二单句;第三句为复合肯定,故称第三俱句、双亦句;第四句为复合否定,故称第四俱非句、双非句。然佛教真理不得仅用此四句分别而把握!因其空不可得,故‘大乘玄论’卷一云:真谛理乃“离四句,绝百非”。百非即是对有无等一切概念,一一加上“非”字,以表示否定意。此即谓,佛教真理不仅不宜以四句未分别而已,而是超越百非之否定。

      四门

      一.四门游观。即释尊为太子时,曾分别由王城之四方城门出游,因此了知人生无常而决意出家之故事。

      二.台宗判立藏、通、别、圆四教,每一教各配以四门,即:有门、空门、亦有亦空门、非有非空门,称为四教四门,为进入佛教真理之门户。

      1.藏教之四门:系根据缘生析空观,以证此教所诠之偏真理:①有门:观因缘生灭有,破除十六知见等,发起真无漏,了见偏真理;如‘毗昙’所说即属之。佛弟子中,憍陈如即由有门而证得道法。②空门:观因缘假实生灭入空之法,能破除假实惑,而见空得道;如‘成实论’等所说即属之。须菩提即由空门而证得道法。③亦有亦空门:观因缘生灭之亦有亦空,破除有无偏执,而入于第一义谛;如‘昆勒论’所说即属之。迦旃延即由亦有亦空门而证道法。④非有非空门:观因缘生灭之非有非空,以发起真无漏;如‘车匿所用论’即属之。车匿即由非有非空门而证得道法。上记中‘昆勒论’、‘车匿所用论’未传入我国。

      2.通教之四门:以如幻体空观,证知因缘即空、诸法幻化理:①有门:观善恶业果法,至涅槃皆如幻化,犹如镜中像。②空门:谓幻化本不实,不实故空,如求镜中像,了不可得。③亦有亦空门:诸法既如幻,故称为有;幻不可得,故称为空。④非有非空门:谓幻有既不可得,幻空亦不可得,两者皆舍非有非空。

      3.别教之四门:以历别入中观,证入佛性第一义:①有门:‘涅槃经’所说佛性,犹如乳中有酪,石中有金,故称有门。②空门:犹如石中无金性,乳中无酪性,众生之佛性如虚空。③亦有亦空门:谓一切众生悉有佛性,有无俱得,譬如牛乳之中,可含有酪性,亦可不含酪性。④非有非空门:谓佛性即中道,有无双遣,譬如牛乳中,非有酪性,非无酪性。

      4.圆教之四门:以圆融无碍观,证入圆教所诠中道理:①有门:观见惑、思惑是假,即法界具足佛法,又诸法即是法性因缘,乃至第一义亦是因缘是为有门,故知三谛相即假。②空门:观幻化见思二惑及一切法,不在因、不属缘,我及涅槃是二皆空,唯有空病,空病亦空,故知此即三谛皆空理,亦即三谛相即空。③亦空亦有门:如一微尘中有大千经卷,于第一义而不动,然善能分别诸法实相;又如大地能生种种芽,于无名相中假名相说,故知为空假双亦(肯定)中道。④非有非无门:观幻化见思二惑即是法性,法性不可思议,非世故非有,非出世故非无,一色一香无非中道,故知为空假双非(否定)中道。然于四教四门中,不论从任何一门均可悟入佛道!四教中,以藏教多从有门而悟入,圆教则多从非有非空门悟入。

      三.发心、修行、菩提、涅槃等四门。密教以此四位作为修行阶段,而配于胎藏界曼荼罗之东南西北四方,故东门又称发心门,南门又称修行门,西门又称菩提门,北门又称涅槃门。此外,或以四门配于金刚、宝、莲华、羯磨等四部,或春、夏、秋、冬四季,或阿字四点,或常、乐、我、净等四德,或大圆镜智、平等性智、妙观察智、成所作智等四智。

      四明

      1.指四种‘吠陀论’。吠陀为印度婆罗门教之最古经典共有四部,以梵文写成,主要内容为对神之赞歌、祭词、咒词等。据‘大日经义释演密钞’卷二,韦陀(吠陀)又云“明”,四韦陀即外道四明。‘金光明最胜王经’卷七(大正一六·437上):“大婆罗门四明法,幻化咒等悉皆通。”

      2.密教金刚界曼荼罗之金刚钩、金刚索、金刚锁、金刚铃等四摄菩萨之印明又云四摄。此印明系密教修法中,于迎请本尊之同时,以依道场恭设仰观本尊及坛上所安置本尊像,冥会于行者自身中,所结诵者,称“四明”,系针对其真言而说(共四项真言);而称“四摄”,则是依其功能而言,谓依此印明可将本尊摄入于己身中。‘秘藏记本’(大正八六·3 A):“真言行者能作此观,以四明引入佛性于己体为旨趣。四明谓钩、索、锁、铃。钩,钩召;索,引入;锁,坚住;铃,欢喜。”

      3.北宋知礼大师之尊称。为台宗第十七祖。四明山位于浙江鄞县西南,知礼大师自咸平年间(998——1003.)即住山麓之延庆寺,弘扬天台教观,世人尊称为四明尊者或四明大师。

      四明仁岳异说丛书

      七卷。宋继忠大师集。又称四明仁岳往复书。收于卍续藏第五十六册。本书集录宋代台宗之山家、山外两派,初期往复论争之七种著作。包括:岳阇梨十谏书、法智遗编解谤书、岳阇梨雪谤书、附法智遗编别理随缘十门析难书、释难扶宗记、附法智遗编止疑书、附法智遗编抉膜书等。内容系两派就‘金光明玄义’、‘十不二门指要钞’、‘观经疏妙宗钞’,各书中所述观境真妄、别理随缘、理毒性恶、色具心具、三身寿量、弥陀报应等,各种重要论题,往返论难。故本书成为研究宋代台宗之重要资料!此外,‘四明十义书’、‘四明尊者教行录’、‘佛祖统纪’、‘释门正统’等书,可为本书之辅助资料。惟‘释门正统’之记载有若干讹误?

      四明十义书

      二卷。宋代知礼(960——1028)大师撰。又称十义书。收于大正藏第四十六册。智者大师撰述之‘金光明玄义’,在唐末五代动乱后,流传有广略二本。且谓广本中之十种观心部分,被认为是后世所增添,例如慈光、悟恩大师著『金光明玄义发挥记’主张此论。自此山家、山外两派,遂展开四十余年之论争,本书于此背景下著作而成。

      本书广泛引用,五次论争中之诸问答,内容包括山外派庆昭、智圆大师等所撰之辨讹、答疑书、五义书、释难书,及山家派知礼之问疑书、释难扶宗记、覆问书等。更以十义对山外派诸师阐明观境真妄问题。十义,即:1.不解能观之法,2.不识所观之心,3.不分内外二境,4.不辨事理二造,5.不晓观法之功,6.不体心法之难,7.不知观心之位,8.不会观心之意,9.不善销文,10.不閑究理。此外,当时有十数种,往复论难书多已不存,唯仅存本书与观心二百问,故本书成为了解山家、山外论争之珍贵资料!注释书有宋代继忠大师之‘四明十义书科’一卷,日本之光谦着『四明十义录’二卷、‘四明十义讲要’一卷等。

      四明尊者

      知礼大师,久居四明山,弘扬天台正义,为台宗山家派之中心人物,世人尊称四明知礼誉为四明尊者。

      四明尊者教行录

      七卷。南宋宗晓(1151——1214)大师编。又称‘四明教行录’。收于大正藏第四十六册。系仿灌顶大师‘国清百录’而收录四明尊者知礼大师一生之文集。计有教门、问答、释妨、巨儒、高释、往返书信等百余篇。该录编于嘉泰二年(1202)十二月,约在知礼大师示寂后一百七十余年,故其中颇多遗漏。全书七卷中,前六卷为四明尊者之作,后一卷则载其他诸师之有关诗文。卷首有宗晓大师序,卷末附录‘螺溪振祖集’、‘宝云振祖集’之刊行。

      四难

      一.幸遇佛陀出世,佛陀说‘法华经’而听闻‘法华经’,听闻后能信受等四事,甚为稀有难得!故称四难。此说出自‘法华经’卷一方便品。据‘法华经文句’卷五上、‘大明三藏法数’卷十六:

      1.值佛难:众生因无始惑业,轮回六道中,若生修罗、饿鬼、畜生、地狱等四趣,而不得见佛闻法;虽得人身,却生于佛不出现之东、西、北三洲,或生于南洲边地,或执着邪见等,故虽佛出世而众生亦不得见佛,何况佛不常出世,此称为值佛之难!

      2.说法难:如来出世,本欲说大乘法,然以众生根器不纯,不得已而权说三乘法,故历四十余年,虽谈经三百余会,最后至法华会上始方显真实,皆因大法难说之故!

      3.闻法难:一乘圆顿法,微妙甚深,难解难入,若钝根闻之,则惑耳惊心,生疑起谤,如法华会上五千人等,虽梵音盈耳,犹退席而去!

      4.信受难:一乘圆顿法,唯谈中道实相理,此果佛所证,非三乘所知,故如来于法华会上,先后作三乘、一乘说及三车、一车之譬喻,并以宿世因缘说,而使上根、中、下根人,皆得信受证悟为信受难!

      此外,‘法华经玄赞’卷四末,以佛出、说法、难闻、能听之四稀为四难。另北本‘大般涅槃经’卷二三,举六难处说,与四难有共通。

      二.修菩萨行之四种困难。据‘华严经疏’卷六:

      1.背己利世难:自违背私欲而利益世人难也!

      2.行相唯苦难:不追求世间欲乐,为利益众生而修苦行!

      3.处经诸有难:为利益众生,而经历诸种苦处。

      4.时劫无量难:菩萨为求无上佛果,兼修利他行,故所经历时劫无量。

      四神足

      三十七道品中,次于四念处、四正勤之第三行法。又云四如意分、四如意足。系由欲求(欲)、心念(心)、精进(勤)、观照(观)四禅力,引发种种神用而产生三摩地(定)。据‘法界次第初门’卷中下:于四念处中修实智慧,四正勤中修正精进,如此则慧多定少,今修四种禅定摄心,始能定慧均等,所愿皆得,故称如意足。又关神足释义,据‘大毗婆娑论’卷一四一,思求诸所欲愿,一切如意故称为神,引发于神故称神足。即依欲、勤等力引发等持,再依止等持而引发种种神用,故称四神足。此外,据‘俱舍论’卷二十五:四善根位中,于顶位可修得四神足。

      四十二品无明

      圆教所断除之无明。圆教菩萨四十二阶位中,自初住以上皆为断除无明位,故在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等四十二阶位中,每阶位各断除一品无明,总有四十二品无明。相对者,别教所立,菩萨五十二阶位中,断除无明位由初地以上位为始,共有十二阶位(即十地、等觉、妙觉),每阶位各断除一品,故总有十二品无明。

      四事供养

      供奉净资恭敬三宝日常生活中所需之四事。指衣服、饮食、卧具、医药,或指衣服、饮食、汤药、房舍等。据‘无量寿经’卷下,时常以四事供养一切诸佛。又据‘盂兰盆经疏’卷上,每年于僧自恣日(七月十五日)以四事供养佛、法、僧三宝。

      四味

      台宗判立五时教中,前四教称为四味。将佛陀一代教说判别为华严时、鹿苑时(阿含时)、方等时、般若时、法华涅槃时等五时,又如乳味、酪味、生酥味、熟酥味、醍醐味等五味,次第比喻五时教,层层而进阶境界。四味即除去法华涅槃时之醍醐味。[北本大般涅槃经卷十、卷十四]又指出家修行,必修之出离、离欲、寂灭、正智等四种法味。

      四悉檀

      悉檀译为成就、宗、理等。佛化导众生之教法,可分四个范畴,即:世界、为人、对治、第一义等四悉檀。略云四悉。‘法华经玄义’卷一下,以悉檀为梵汉兼称之语。悉,即遍义;檀,为檀那(布施)之略称,即佛以此四法遍施一切众生,故称四悉檀。‘法华经玄义’卷一下,举出可说与不可说二种第一义悉檀。可说者,乃以“一切实、一切非实、一切实亦非实、一切非实非不实”四句。不可说则为诸佛证得之理。又将四悉檀配于藏、通、别、圆四教四谛,即:世界悉檀配于藏教生灭四谛、为人悉檀配于通教无生四谛、对治悉檀配于别教无量四谛、第一义悉檀配于圆教无作四谛。此外,禅经中所说之四随,即四悉檀。

      四信

      一.依‘大乘起信论’:指虔信真如及三宝。又作四种信心。即:1.信根本:真如法为诸佛之师,众行之本源,常信受者,得出离空有、能所等一切对待相。2.信佛:信佛具有无量功德,常念亲近、供养恭敬诸佛,得发起善根,求一切智。3.信法:佛法能灭除悭、贪等障,常念修行诸波罗密,则可得大利益!4.信僧:信僧能正修行,自利利他,故应常乐亲近,以求如实之行。另据‘起信论疏笔削记’卷十八,四信中之信真如(根本)为佛本,信佛为所成,信法为所依,信僧为所学;并配之于教、理、行、果等四法。

      二.台宗依据‘法华经’卷五分别功德品,将佛在世时,弟子信解不同,分为四阶位:1.一念信解:随所闻而开悟,信一切法皆是佛法,然仅止于自解,尚未能向他人说教者。2.略解言趣:稍具说法能力,而略能向他人说教者。3.广为他说:谓广闻广解,能广为他人说法者。4.深信观成:信解、说法、观行具足,而能自观体得者。此外‘法华文句记’卷十上,将四信配于闻、思、修三慧。即:一念信解、略解,言趣配于闻慧位,广为他说配于思慧位,深信观成配于修慧位,由浅至深而渐修成六根清净十信位。

      三.为修行净土者,信心坚固之四种相。依日本净土真宗开祖亲鸾之‘愚秃钞’卷下,本愿往生净土者,对他人之非难,亦不动摇之信心有四种:1.往生信心,2.清净信心,3.上上信心,4.毕意不起一念疑退信心。亲鸾上人根据善导上人之‘观经疏散善义心释’所说,依四类提出疑难者,阶位高下分别列举四种往生信心相。即以往生信心破除百千万亿别解、别行凡夫之疑难,以清净信心,破除地前菩萨、罗汉、辟支佛等疑难,以上上信心破除初地以上乃至十地菩萨等疑难!以毕竟不起一念疑退信心,破除化佛、报佛等疑难!所谓疑难,指四类人中,有引经据典说净土为虚妄而不得往生,或谓佛陀所说净土教为虚妄等,然行者以信心破之,则更增上往生之信心为旨趣。

      四信五品

      依台家之说,佛陀为阐明‘法华经’功德,曾在“分别功德品”中,对在世时之弟子,明示四信功德,对其灭度后之弟子,遗示五品功德,故或谓四信与五品实同体异名!惟佛陀在世时,因无属色尘经卷,故缺五品中之读诵品而成为四信。四信,即一念信解、略解言趣、广为他说、深信观成;五品,即随喜品、读诵品、说法品、兼行六度品、正行六度品。又以五行品类之差别称品,而非篇章名。

      四一

      一.四种实智所照之境,分为教一、理一、机一、人一。出自‘法华经义记’卷二。1.教一:皆成佛道之教。2.理一:一实相之理。3. 机一:齐感一果之机。4.人一:昔日之声闻,改心断惑为今日之菩萨。此四一皆归属法华,亦即以教、理、机、人而开显一乘。此外,方便智所照之境,即所谓三教、三人、三机之三三,以教、人、机三,开显三乘,此乃方便法门,而非真实教,故不说三理(因理无三乘之别)。

      二、‘法华义记’卷三,别立果一、人一、因一、教一之四一,此系以因果为理,自“理一”中开展出因一、果一两种,再加上人一、教一而成四一。

      三、智者大师于‘法华玄义’卷七上,针对上述两种四一加以论破,并于‘法华文句’卷四上,调和旧说,设立教一、行一、人一、理一之四一。依台家之解释,开显‘法华经’方便品中一乘,就教、行、人、理,名阐明唯一无二之旨,称为四一开显,即:1.教:能诠之经典;因能诠经典唯说一佛乘,故称教一。2.行:依其教而修之行法;以此行法唯修一乘妙行,方能证实相理,故称行一。3.人:开佛知见而修行法之人;其人唯为菩萨(此以三乘人同为菩萨),故称人一。4.理:依行而开佛知见所证;其所证唯诸法实相理称理一。

      四种佛

      “化法四教”,即藏、通、别、圆四教差别,而立三藏佛、通佛、别佛、圆佛。又称四教四佛。

      1.三藏佛:又称藏教佛,乃坐于菩提树下,以生草为座,断三十四心见思惑而成正觉之佛。身长丈六,对三乘根机说生灭四谛,住世八十年,现老比丘像,灰身灭智于娑罗双树下,故称劣应身佛。

      2.通佛:又称通教佛,即已在“因位”断除三惑正使,于七宝菩提树下,以天衣为座,以一念相应慧,断除残余习气而成正觉佛。其本身如藏佛,为丈六劣应身,惟时或以神力示现尊特胜应身,故称带劣胜应身。对三乘根机,说无生四谛,住世八十年,现老比丘相,而入灭娑罗双树下。

      3.别佛:又称别教佛,指‘华严经’、‘梵网经’所说之卢舍那佛。即断除十二品无明,入于妙觉位,坐于莲华藏世界,七宝菩提树下大宝华正座,或于色究竟天灌顶,现圆满报身(他受用身)佛,唯为菩萨众,转无量及无作四谛法轮。

      4.圆佛:指‘华严经’、‘普贤观经’所说毗卢遮那佛。即总断除四十二品无明而成清净法身佛,居于常寂光土,以虚空为座。‘普贤观经’(大正九·392C):“释迦牟尼,名毗卢遮那,遍一切处,其佛住处名常寂光。”圆教佛系法、报、应三佛相即而具足一身,‘法华经’所谓“微妙净法身,具相三十二”

      本文标题:其他辞典56

      本文链接:http://www.xindeng.org/meiwen/2017-06-23/11384.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心灯佛教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