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辞典其他辞典
文章内容页

其他辞典64

  • 作者:
  • 来源: 网络分享
  • 发表于2017-06-23 22:50
  • 被阅读
  •    真善妙有

      真空妙有之法。即台宗所立三谛中之假谛法。

      真实

      1.教法上之分类用语与“方便权假”对称。台宗教判,以藏、通、别三教为方便教,而以圆教为真实教。2.实修上所用,为“虚假不实”之对称。身口各异,言念无实称为虚伪。若表里如一,更无虚妄,则为真实。

      真俗中三谛

      空、假、中三谛,乃台宗所判立“通教”之谛理。空者,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此依因缘而生之自性空。假者,诸法既无自性,故依因缘而生,非实性之有;此依因缘而假名为有。然则诸法以空故,非为假有;以假故,非为实空;又以空谛,故为实空;以假谛故为假有。如是非假有,非实空,亦实空,亦假有,即是中谛。

      真妄观境

      修圆观时,论其所观境,有主张真心,亦有主张妄心,因而将真妄二心境并称之为真妄观境。‘台宗二百题’卷十一:修圆观时,所观境为妄心,谓圆教行者,虽已开诸法本真妙解,然立行造修时,仍须加以拣择,故执取凡夫芥尔阴妄一念为所观之境。

      真心观

      台宗观法之一。观一心三观、一念三千时,以心为对象观法,通常分为真心观、妄心观两种,前者系赵宋时代山外派之源清、洪敏、庆昭、宗昱大师等所倡称真心家,主张心乃一切事物之本体,即是真如理心。后者为山家派之知礼大师等所倡,称为妄心家,主张:心为凡夫日常第六识作用之心。此二说乃根据智者、湛然大师之说而立,于此二说中,对初观者甚难达真心观,且真心观颇近于华严宗之唯心缘起说,故历来之台家,大多不以真心说为正统。然日本之天台宗,则以真心、妄心二观法,相辅并存并重。

      真因

      真果之对称。指圆教五十二位之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位等四十一位;此四十一位相对于真果(妙觉极果),故称为真因。亦即属于断无明、证中道之因位。天台四教仪(大正四六·780A)以我家之真因,为汝家之极果,故知真因与极果相对称。

      正法华经

      十卷。西晋竺法护三藏译。收在大正藏第九册。乃‘法华经’现存三译中之最古本。本经译于太康七年(286),由聂承远传译为华语,张仕明、张仲政笔受,竺力、帛元信共同参校。本经之原本为于阗国王宫所藏六千五百偈之贝叶本,经中含有大量,鸠摩罗什三藏译‘妙法莲华经’所无之譬喻故事,且各品名称异于‘妙法莲华经’者亦不少!故成为对照研究‘法华经’之重要资料。

      全经共有二十七品,内容与罗什译本大致相同。然药草品(罗什译为药草喻品)中有迦叶之问答及日月生盲之譬喻;授五百弟子决品(罗什译为五百弟子授记品)中有入海取宝喻;药王如来品(罗什译为法师品)中有宝盖王及千子善尽太子法供养之事;又诸咒皆译梵为汉;于总持品(罗什译为陀罗尼品)与乐普贤品(罗什译为普贤菩萨劝发品)中,有关陀罗尼之汉译出入甚大;又将提婆达多品与见宝塔品合为“七宝塔品”;光世音普门品(罗什译为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中无“重颂”;嘱累品列于最后一品。

      正直舍方便

      依台家之解释“正”系对傍“直”乃对曲。于藏、通、别、圆四教中,即非通、别二教之偏,亦非人、天五乘之曲,故谓之正直。又方便,乃指引导众生趋入真实正道方法。由此,舍离一切方便法门,正说真实教,称为正直舍方便,亦即圆教所说佛一代教法,乃真实而唯一成佛之法。‘法华文句’卷五(大正三四·62C):“五乘是曲而非直,通别偏傍而非正,今皆舍彼偏曲,但说正直一道也。”‘法华经’方便品(大正九·10A)“于诸菩萨中,正直舍方便,但说无上道。”

      直入

      台宗以直接进入悟境,称为直入;亦转指圆教行人。‘摩诃止观’卷一上(大正四六·2A):云何圆行?一向专求无上菩提,即边而中,不余趣向,三谛圆修,不为无边所寂、有边所动。不动不寂,直入中道,是名圆行。上引中,所谓直入中道,绝非是“但中”之中道。若仅知远离空、假两端之外,而执持一种绝然不二中道,此即为“但中”之中道,乃别教之中观,若能观即空、即假、即中,并收摄空、假而为“中”,此一中道方为“不但中”之中道,乃圆教之中观。故台宗主张,若能直入此不但中之中道而专心一意欣求无上菩提,即是圆教之行。

      止

      梵语“奢摩他”之音译。又云止寂,禅定之另一名称。即止息一切想念与思虑,而心归于专注一境状态。台宗以止配于空、假、中三观而分三止:1. 体真止:证得一切皆空为对应空观之止。2. 方便随缘止:又云系缘守境止,即菩萨以方便,随应众生,安住假谛理而不动为对应假观之止。3. 息二边分别止:不偏于空有二边(两极端),住于中道为对应中观之止。

      ‘摩诃止观’卷三,止有三义:1. 息义:即令一切恶觉、恶观寂然不起之相;此以“所破”观点为旨趣。2. 停义:即令心缘于谛理中,系念现前而停住不动状态;此以“能止”之观点为焦点。3. 不止止义:即以非生非灭、非垢非净“法性”而称为止;此就“谛理”观点而言。

      此外,一般常将“止”与“定”(即三摩地)视为同一,然若据‘瑜伽论略纂’卷五说:则两者仍有其相异处,即“三摩地”通于定、散,复通于染、净。“奢摩他”仅于定中有而于散心中则无;且于净位中有而于不净中则无;又仅于“有心位”中有,而于“无心位”中则无。又通常将止、观二者并称为止观,谓摄持心念,归止一处,以防止神识飞飏散动,并遮止邪念妄想生起称为止;若能进一步开启正智以观照诸法则称为观。然虽将二者并举为一词,但前者(止)偏向消极性、防遮性,后者(观)则其积极性、建设性为旨趣。

      止观

      佛教重要修行法门之一。在诸经论中阐释有数种:台宗之实践法门,止为梵语(奢摩他),观为梵语(毗婆舍那)之译。止息一切外境与妄念,而专注于特定对象(止),并生起正智慧以观一对象(观)称为止观,即以定、慧二法为焦点。又作寂照、明静。定、慧与戒同为佛教徒重要实践德目,如‘阿含’诸经对此有多论说:止与观相辅相成以完成佛道!彼此有不可互离之关系,如鸟双翼、车之两轮。

      在天台实践法,以教义化、组织化、体系化之集大成乃智者大师。其着『摩诃止观’即以止观妙义构成其体系,以空假中三观实践法而完成其组织。‘摩诃止观’卷三上,有关止观名义解说:各立三义称为三止三观。止之三义,即:①止息义:谓烦恼妄想寂然而停息。②停止义:谓缘心谛理,系念现前而停住不动。③对不止止义:即对不止而明止义。无明与法性不二,无明动为不止,法性不动为止,此乃就相待(相对)而论,以不止而明止。观之三义,即:①贯穿义:谓妙用智慧以贯穿而灭烦恼。②观达义:谓观智通达以契会真如。③对不观观义:即对不观而明观之义。谓无明与法性不二,然无明为不观,称法性为观,乃就相待而论,以不观而明观。

      同书又举出,止观具有相待(相对)与绝待(绝对)义。相待止观包括上述三止三观,即:①止息义与贯穿义乃就修门(实践门)上之断德(断烦恼德)而言。②停止义及观达义乃就智德(断烦恼后所生之智德)而言。③对不止止义及对不观观义乃就性德(智、断二德为不二法性之德)为主旨而言。绝待止观,又称不思议止观、无生止观、一大事止观。其非言说之道,非心识之境,灭绝绝灭故称绝待止;颠倒妄想断除故称绝待观。即超越对待之域,止观皆不可得,为言亡虑绝之境界!

      天台止观有三种,即:①渐次止观:持戒修定,以渐次悟入实相。此即‘释禅波罗密次第法门’十卷实践法。②不定止观:顺应众生之根性能力,依其实践顺序亦不定。为‘六妙门’一卷实践法。③圆顿止观:以实相为对象而行解亦圆满顿速!为‘摩诃止观’十卷之实践法。又据‘大乘起信论’举出修行止观门之方法,即:止息一切境界散乱相而随顺奢摩他(止),以分别因缘生灭相而随顺毗婆舍那(观),以此二义渐渐修习,不相舍离而得成就!以昙鸾大师之‘往生论注’卷下,奢摩他译作止,即止心一处而不做恶;毗婆舍那译作观,即心缘诸相而不乱。

      又据‘成实论’卷十五止观品(大正三二·三五八A)广说止观行相:止为定;观为慧,一切善法从修而生,皆为止观所摄。止能遮结;观能断惑。又世间众生皆堕二边,若苦若乐;止能舍乐,观能离苦。又七净中戒净、心净为止,余五名观;八大人觉中,六觉为止,二觉名观;四忆处中,三忆处名止,第四忆处名观;四如意足名止,四正勤名观;五根中四根名止,慧根名观;五力中四力为止,慧力为观;七觉分中三觉分名止,三觉分名观,念觉分则止观俱随;八道分中之三分名戒,二分名止,三分名观,其中,戒亦属止。又止能断贪,观除无明。又据‘北本大般涅槃经’卷三十,各别举出:修习止与观三种事由,即:①为不放逸、庄严大智、得自在等三事,而修习奢摩他(止)。②为观生死恶果报、增长善根、破诸烦恼等三事,而修习毗婆舍那(观)。盖止观即是修行者观行要法,在‘瑜伽师地论’卷四十五、梁译‘摄大乘论释’卷十五,‘修习止观坐禅法要’等诸经论中宣说甚多。

      止观不二

      止,谓法性寂然;观,谓寂而常照。止如明镜止水,观如明镜中水影现万象,故止与观,实一体而不二。‘止观辅行传弘决’卷一之二(大正四六·151C):“中道即法界,法界即止观;止观不二,境智冥一。”

      止观大意

      一卷。湛然大师撰。又称‘摩诃止观大意’‘圆顿止观大意’。收于大正藏第四十六册。本书论述‘摩诃止观’一部枢要,举出五略十广、四种三昧、二十五方便、十乘观法等纲目加以阐说。为初学者之入门指南。

      止观辅行传弘决

      二十卷。湛然大师撰,全称‘摩诃止观辅行传弘决’,略称‘止观辅行’‘摩诃止观弘决’‘止观弘决’‘辅行’‘弘决’收于大正藏第四十六册。本书原十卷,开为二十卷,系是‘摩诃止观’之注释书,亦为研究‘摩诃止观’之最高权威著作,引用书典颇多。北宋天圣二年(1024)入藏,后由日僧最澄大师传入日本。

      止观义例

      二卷。湛然大师撰。又称‘摩诃止观义例’‘圆顿止观义例’。收于大正藏第四十六册。本书以七科例总括‘摩诃止观’一部要旨,以阐明天台观门之纲要。七例即:1. 所传部别例,2. 所依正教例,3. 文义消释例,4. 大章总别例,5. 解行相资例,6. 心境释疑例,7. 喻疑显正例。注疏有从义大师‘止观义例科’一卷、‘止观义例纂要’六卷、处元大师‘止观义例随释’六卷等。

      止门

      入正定以成就观行有六种法门(六妙门),止门为第三。止,息心静虑。即以止为门,舍随息而凝心寂虑,心无杂念,能自然开发诸禅定,惟此时行者未发慧解,犹执着于禅定境界而已。

      治世产业皆顺正法

      世俗之日常生活及生计职业等俗事,均与佛教之正道相契合。‘法华经’卷六,法师功德品(大正九·50A):俗间经书、治世语言、资生业等,皆顺正法。‘云门录’“游方遗录”(大正四七·574B)师云:“经中道,一切治生产业,皆与实相不相违背。”此符合禅林中以搬柴运水等作业为修行之一。

      智顗

      天台宗祖,智顗(538——597)是大师尊号,幼名“光道”“王道”,法号“智顗(义)”字“德安”。世称“智者”,乃隋炀帝敕封之尊号。大师俗姓陈,世居颖川(河南省许州之西),至东晋时代(西纪四世纪顷),因胡族(匈奴、鲜卑、羌)等侵入华北,而朝廷也被迫迁都于建康(南京),是以陈氏一族,也跟随之南迁,移居荆州华容县(湖南省)。大师是梁大同四年(538)七月誔生于华容县。据传说:大师出生时,光明满室,俱重瞳相,幼年聪慧过人。七岁时,就能谙诵‘观音普门品’等经,故被誉为神童。

      大师之父亲一陈起祖,系任职于梁元帝(武帝七子萧绎),时官拜“使持节散骑常侍”,更被封为益阳县开国侯。梁承圣三年(554),江陵一带,被西魏大军攻袭,处于无奈情形下,梁元帝唯好投降,从此天下大权,便归于陈霸先之手,遂改国号为陈。梁朝灭亡,影响陈氏一家没落。大师双亲,起祖夫妇因亲睹国家败亡,致使忧悲过度!一病不治而相继死亡(大师十七岁)。古人说:“好景难长,世态变幻无常”!诚然不错,昔日的名门公子,顿时变为无依孤儿!但这种家破人亡之悲境,也许是促成大师脱离俗尘增上缘?果然于翌年,机缘成熟,投礼长沙果愿寺,法绪大师出家(大师十八岁555)。及至二十岁,依惯例,受具足戒在慧旷(534——613)律师座下。后到大贤山(湖南衡州南境),闭门精研持诵‘法华’‘无量义’‘普贤观’等经,在仅两旬之间,尽得其奥旨!

      智者

      1.指具有智慧,或知自己本体之人。‘法华经’药草喻品有“我是一切智者”之语,即表示此意。2.天台智顗大师之德号。隋开皇十一年(591),晋王杨广从依智顗大师受菩萨戒,并尊奉为“智者”之德号。

      智者大师别传

      一卷。隋代灌顶(561——632)大师撰。又称‘隋天台智者大师别传’。以编年体记述,智者大师之行迹。收于大正藏第五十册。智者大师创立天台宗之大成,灌顶大师则是天台法门之继承者。在智者大师传记中,本书撰着年代最早,记述亦极为详细故广被重视,与‘国清百录’同为大师行迹之重要资料。道宣律师著『续高僧传’中之智顗传,即承继本书而来,二书虽略有出入,但可互补不足。关于大师之资料,另有宋代昙昭大师‘天台智者大师别传注’一卷,及志磐大师‘佛祖统纪智顗传’。又据‘国清百录序’所载:渚宫之法论、会稽之智果师等,亦有智者大师别传之作,可惜都失传!

      智者大师塔院

      位于天台县北十公里,即天台山佛陇真觉寺中,乃天台宗创始者智者大师塔院。建于隋开皇十七年(597),殿内安置大师肉身塔,塔高约七公尺,全用青石雕成,二层六面,有飞檐二重,第一层正面佛龛中安奉智者大师坐像,殿后壁上则悬挂天台宗十七位祖师画像。寺门外有碑亭,安立唐代元和六年(811)翰林学士梁肃所撰、徐放所书之修禅道场碑一座。

      中道

      离开二边之极端、邪执,为一种不偏于任何一方之中正道。中道为佛教之根本理论,在大小二乘广受重视!故其意义虽各有深浅,但各宗则一致以此语表示其教理之核心!中道之意义称中道义,中道真理称中道理。中道教(三时教之一)即指中道教说,以中道为旨趣称中道宗(法相宗主张唯识中道,自称为中道宗),观中道称中道观(中道第一义谛观·三观之一)。又中道乃表示,宇宙万有之真实相称中道实相。

      台宗立空假中三谛说,主张一切诸法超越空、假绝对,且其本体非为言说思虑之对象即中谛。中谛为化法四教中之别、圆二教所说,但别教视三谛为各个独立之真理(隔历三谛)以空、假二谛为现象,中谛为本体,此种释法称但中。圆教则视三谛并非孤立,一谛中具足三谛,三谛圆融无别(圆融三谛)为即空、即假、即中之中谛,称不但中。又通教虽不言三谛,但所说空理中已包含中道,故通教亦称含中之教。此外,台宗主张中道理为宇宙真实相,悟证其理即能自由自在,趋向佛乃至地狱十界,即应受教化之机而变化,以应化之本源含中道理,故称作中道应本。藏教与通教菩萨并不具此种能力。前者唯伏见思惑,而不能断尽,以此惑为因而受生三界(伏惑行因);后者以誓愿力扶持烦恼习气,生于三界而教化众生(誓扶习生)。

      中道应本

      圆实中道为应化本源。中道理为法界实相,即离有、无二边,中正不偏,动静相即而出入自在!证此理能于十界自在现身应化,故称中道应本。此系别圆二教义。若藏通二教,则以断证之至极,遂入灰灭涅槃,不知中道理,故藏教菩萨特意留惑,通教菩萨以誓扶习气,而分别受生利物。

      中谛

      又云中道第一义谛,为台宗所立三谛之一。谛即真实不虚义,中即中正绝待之称。中谛,谓不离二边,亦不即二边之中正绝待理。

      种熟脱

      下种、调熟、解脱之略称。为佛化益众生之三阶段。下种:谓将成佛之种子,播于众生心中。调熟:谓传播教法。解脱:谓从苦中脱离。台宗认为最初将成佛种子播于众生心中,以迄最后之开悟,可分为此三阶段。又此三者皆是从佛蒙受利益故亦称三益。下种即众生与佛法最初之结缘,调熟即有成佛可能之种子,逐渐成长至近于开悟,解脱即成佛种子全然成长,终得圆满悟果。

      以种熟脱,配于‘法华经’化城喻品之内容,即声闻、菩萨等大众,往昔在大通智胜佛会下,听闻‘法华经’得信受领解称下种;于大通智胜佛以后,渐志乐小法而深着五欲,如来深知众生此性,遂设种种方便诱导称调熟,及至灵山会上更闻‘法华经’而得当成佛之记别称解脱。‘法华经玄义’卷一上(大正三三·684A):巧为众生作顿、渐、不定显密种子,中间以顿渐五味调伏长养而成熟之!又以顿渐五味而度脱之!并脱、并熟、并种,番番不息,大势威猛,三世益物。又‘俱舍论’卷二十三:以声闻之三生得果,配于种熟脱三位。即于第一生起顺解脱分,于第二生起顺决择分,于第三生入圣位乃至得解脱;犹如下种、成苗、结实等三位不同。

      种智还年

      湛然大师为喻显“本迹二门”理,于解释‘法华经’踊出品中“父少子老”之譬喻时,权假之施设妙谈。本,指久远实成之本地佛;迹,新近伽耶城证悟成道之释迦佛。诸经论中常记载:世尊说法时,对众解说其久远前,即已证道成佛!并教化出无量菩萨众,而于经过五百尘点劫后之今时,再度于伽耶城菩堤树下证得正等觉。此一说法,‘法华经’踊出品记载最详。经中并谓:世尊说‘法华经’时,有无量百千万亿菩萨,从地同时踊出,世尊乃对众言:彼无量菩萨众,乃于久远过去世所教化者,与会大众闻言皆心生疑惑?而谓(大正九·41C)世尊!如此之事,世所难信?譬如有人,色美发黑,年二十五,指百岁人,言是我子,其百岁人,亦指年少,言是我父生育我!是事难信?佛亦如是!得道以来其实未久,(中略)乃能作此大功德事?

      此一记载:各宗派诸师皆加以阐论,遂渐衍成本门、迹门之教说,其中尤以台宗最为重视此说。盖天台一宗以‘法华经’为“宗经”,其所判立五时八教中,将该经二十八品,判别前十四品为迹门之说,后十四品为本门之说;并迹门之说,为释迦成道四十余年间,所说之全部教法,分判为五时,即华严、阿含、方等、般若等前四时,及第五法华时。本门之说:则由迹门之佛为近成新佛,既示现于当世必易导致世人对此,误认为自古以来,世间仅有此佛出世,而此佛仅为新继成正觉之佛。为拂除此类“近执”,世尊遂特意对众宣示:于久远前,实已证道成佛!并藉昔时所教化无量菩萨众之踊出现场,来使众人当下契入本迹之妙理。然众人犹执近迹,而迷昧于远本,弥勒菩萨并代众重申所疑,故世尊遂详解说如来不可思议之寿量为旨趣。

      湛然大师为解释上记经文中“父少子老”之譬喻,遂立此药名,谓释尊远昔服“种智还年”妙灵药,故奏还年之效,犹如色美发黑之少年,而现今日垂迹之少相,此即“父老而若少”之原委!而无量地踊菩萨亦久稟常住不死之奇方,故虽本地佛之宿世弟子,积有无量劫之年寿与精进功德,然对今日新成之释迦佛:仍为恭敬供养之“所化众”,犹如发白面皱之子,此即“子少而若老”之原委。‘法华文句记’卷九中(大正三四·323B):事有本迹,理无早晚,惑者迷理而暗本迹。(中略)然本弟子元知近迹,今之弟子犹迷远本;破执近故,召昔示今。

      重山

      比喻烦恼杂多厚重。因烦恼非一,故称为重。‘摩诃止观’卷一上(大正四六·3B):大悲怜愍一切无闻,如月隐重山,举扇类之,风息太虚动树训之。

      诸家教相同异集

      一卷。日本天台宗圆珍大师撰。又称‘甘露集’。收于大正藏第七十四册。乃比较诸宗教相之同异,并说明大要。若依教相之不同,原有二十五家,本书仅列举隋吉藏大师之三法轮二藏教、唐代新罗国元晓大师之四教、法藏大师之五教、惠苑大师之四教、遍学大师之三时教,七宝大师之五时教、刘虬大德之七阶五时说、天台学之五时八教、日本上宫太子之五时教、日本天台慈觉大师之二种教等十家。

      诸见境

      台宗所立十种观境之一,略称见境。谓得禅者,若由观禅定而生邪慧邪解,起猛利之见惑,则妨碍止观!应如‘摩诃止观’卷十之一说:依之更修明诸见人法、明诸见发因缘、明过失、明止观等四阶段,以见惑为观境,令达正道而不为所障。

      嘱累

      嘱:付嘱、付托之义,累:为烦劳荷负义。谓以事嘱托他人令其负荷。宗门中每传付佛祖大法,令后人护持,称为嘱累。

      嘱累品

      嘱托弘通该经品名。通常置于经末,如‘文殊师利问经’第十七品、‘维摩诘所说经’第十四品,皆为嘱累品。但‘法华经’二十八品中嘱累品,却列为第二十二品,法相宗认为编次有误?台宗则以为无误而各执一说。

      转教融通

      五时判教中,第四般若时特征之用语。全称转教付财融通淘汰,语出‘天台四教仪’。于般若会座,须菩提等声闻蒙佛力加被,代佛为菩萨演说般若法门称转教。融通,即融会无碍,谓般若法门,说一切法皆摩诃衍(大乘)大小融会无二无别。

      般若时,有转教融通之妙;喻显佛意,为付财、淘汰之语。付财一语取意‘法华经’信解品,即声闻转教显佛意,乃大乘法财付与声闻,恰如长者将家财委付穷子。但般若大乘妙理,原非声闻人所知,得佛加被,始令其为菩萨众演说,故信解品谓(大正九·17B):领知众物,(中略)而无稀取一餐之意为妙论。淘汰,乃清洗秽物。即第三方等时四教并谈,生大小各别之情执,故于般若时,示大小融通之法门,拂却其情执!此恰如以净水洗涤物之秽垢,即所谓般若之“法开会”为焦点。

      转女成男

      转女身成男子与“变成男子”同义。盖印度自古以女人非法器,自‘中阿含’卷二十八‘瞿昙弥经’为始,继之大小乘诸经论,多说女人身,有五障三从之碍,若欲成佛,必要转其身为男形。又女人不能入诸佛净土,故阿弥陀佛及药师佛均别立本愿,要期转女成男。依‘无量寿经’卷上:若重障女人,能称名念佛,由弥陀本愿力故,能得转女成男之报益。‘法华经’卷五提婆品:八岁龙女变为男身,往生南方世界成佛。古印度女性之地位低落,故有女人不能成佛之说,然此说与大乘佛教主张众生皆能成佛说相矛盾,故经中有变成男子之说。

      坠芥

      以一粒极微小之芥子自忉利天坠下,使其被一支竖立于阎浮提之细针,针尖所贯穿;此事发生机率微乎其微,故比喻值佛出世之难能可贵!据‘北本涅槃经’卷二载:遇佛出世,弘法度众,极其不易,犹如坠芥投针锋之难、优昙花之稀有;工巧之子纯陀,得于世尊涅槃前,行最后供养,亦极难得!而速疾成就檀波罗密。‘摩诃止观’卷五上(大正四六·56C):“盲龟何由上值浮孔,坠芥岂得下贯针锋?”

      浊劫

      指浊恶时期。劫,为长时,即五浊中之劫浊。即指减劫中,人寿二万岁以后,见等四浊于此时盛起。‘法华经’卷四劝持品(大正九·36C):浊劫恶世中,多有诸恐怖!

      最澄

      日本近江(滋贺县)人(767——822)。日本天台宗祖,俗姓三津首。其先人为归化日本之汉人。十四岁出家,游学南都(奈良),后于东大寺受具足戒。喜好山林,因而入比睿山,专研佛教各宗经论而特崇一乘思想。创建根本中堂,称比睿山寺,号一乘止观院。其所举行之法会,桓武天皇及各寺高僧皆列席,因而名声大振!曾发愿书写大藏经,并修法华十讲,又在高雄山寺讲说天台教义。

      唐贞元二十年(804)为深研法华一乘教义,由通译僧义真大师伴随,与空海大师同行入华。从天台宗九祖湛然大师之弟子道邃、行满等大师受天台教义,并从道邃大师受大乘菩萨戒,后从顺晓上师受密法。翌年返国,于高雄山寺设灌顶台传授密教,为日本传授秘密灌顶之始。西元八○六年,获準设年分度者(按年限定诸宗、诸大寺之出家人数),于华严、律、三论、成实、法相、俱舍等南都六宗外,新增天台法华宗二人,正式创立日本之天台宗。更与南都诸宗学僧对论法要,尤以法相德一师撰之‘佛性钞’判法华为权教,师著『照权实镜’一卷及‘守护国界章论’破其论说,最为着称。

      又因认为大小乘戒,不应合并而作山家学生式,上表请建大乘圆顿戒坛,而遭僧纲及南都诸大德之反对,遂撰‘显戒论’三卷、‘显戒论缘起’二卷驳之!然至其示寂后,日本天台宗始获準在比睿山设立大乘戒坛。西元八二二年于比睿山中道院安祥示寂世寿五十六。其一生精神为佛教新兴与旧宗教之弊害对抗。所创天台宗为圆密一致,故主张四宗(圆教、密教、禅、戒)合一,对日本镰仓时代禅宗之兴起有深远之影响!清和天皇追赠“传教大师”尊号。世称睿山大师、根本大师、山家大师、澄上人。著述甚多,号称二百八十余部,或四百余部。现存有一百六十部,然部分真伪不详?著作中‘法华秀句’三卷、‘内证佛法相承血脉谱’一卷、‘唐决集’一卷等最为着称,均收于传教大师全集。

      尊特报身

      尊崇奇特之报身,略称尊特身。蒙润大师之‘四教仪集注’卷上:梵语卢舍那,亦名尊特。报身为酬报因位愿行之佛身,为法、报、应三身中之第二。此尊特报身,原居于实报土,具有十莲华藏世界海微尘数相好圆满广大身形,然于娑婆世界出现之应身上,现起其尊特身。如华严会座教主卢舍那身,系对别圆二教之顿大根机而特现尊特身,故称须现尊特身。相对之,法华会座中小机纯熟,对于丈六三十二相应身,直接感见尊特身,称为不须现尊特身。

      作法忏悔

      三种忏悔之一。依据佛陀所制戒律而自说己罪咎,不敢覆藏之作法。亦即身礼拜瞻敬,口中称唱赞诵,心意观想圣容,三业殷勤,一一依于法而忏悔过去、现在所作罪业。

      坐禅

      端身正坐而入禅定。禅乃禅那之略称,意译静虑。结跏趺坐,不起思虑分别,称为坐禅。坐禅原系印度宗教自古以来之实践修持法,佛教亦采用之为常课。佛陀成道时,于菩提树下端坐静思,是佛教坐禅之始。据‘大般涅槃经’卷中,出家法以坐禅为第一。佛教大小二乘皆修习坐禅,其类别有数息、不净、慈心、因缘、念佛、四无量等种种禅法,因而产生“般舟三昧”、“首楞严三昧”等多种三昧。

      我国自达摩禅师东渡以来,禅宗渐兴,专以修禅为悟道要法,将禅与三昧广称为禅法。僧睿、慧思、智顗禅师等,皆极提倡坐禅。根据‘大比丘三千威仪’卷上,坐禅之规仪,有当随时、当得安床、当得端坐、当得閑处、当得善知识、当得好善檀越、当有善意、当有善乐、当能服药、当得善助等诸事。在‘修习止观坐禅法要’,特立具缘、呵欲、弃盖、调和、方便、正修、善发、觉魔、治病、证果等十科,以阐说修习坐禅之法则。其中,具缘指持戒清净、衣食具足、得閑居静处、息诸缘务、近善知识;呵欲指呵责世间色、声、香、味触等五欲;弃盖指弃绝贪欲盖、嗔恚盖、昏沉睡眠盖、掉举恶作盖、疑盖等五盖;调和指调食、调睡眠、调身、调息、调心;方便指欲、精进、念、巧慧、一心等五法。

      关于坐禅方法,在禅宗清规,具有详细规定,例如‘敕修百丈清规’卷五坐禅仪条,谓坐禅应息心静虑,节制饮食,于閑静处结跏趺坐,或半结跏以左掌置于右掌上,二大拇指相拄,正身端坐,耳与肩、鼻与脐相对,舌抵上腭,唇齿相着,两目微微张开,并说坐禅而致疾病,乃不得其要之故。又智者大师于‘六妙法门’中,谓坐禅时可能生起报障、烦恼障及业障等三种障,并说明对治各障法。

      日本‘永平清规’之辨道法,提示黄昏(日没后)、后夜(午前二时)、早晨(早餐后)、哺时(中食后)之四时坐禅法。或省略后夜坐禅,称三时坐禅。盖坐禅,从精神、身体、医学等方面观之,皆甚受重视!高僧在坐禅中之脑波与熟睡者相同,而却不是睡眠,为其特征。此外,在禅林中,上堂前暂时于僧堂坐禅,称为坐堂;小参及每日晚参前于僧堂坐禅,称为坐参。又定式坐禅之后再行禅坐,称为精进禅;得法之住持陪伴大众坐禅,称伴禅,或称陪禅。用以报知坐禅时刻,而挂于众寮前之板,称为坐禅板。

      本文标题:其他辞典64

      本文链接:http://www.xindeng.org/meiwen/2017-06-23/11502.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心灯佛教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