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禅宗禅宗著述
文章内容页

禅门修证指要 略辨大乘入道四行

  • 作者:
  • 来源: 网络分享
  • 发表于2017-09-24 11:21
  • 被阅读
  • 禅门修证指要 略辨大乘入道四行


      夫入道多途,要而言之,不出二种:一是理入,二是行入。

      理入者,谓藉教悟宗。深信含生,同一真性,但为客尘妄想所覆,不能显了。若也,捨妄归真,凝住壁观,无自无他,凡圣等一,坚住不移,更不随於文教;此即与理冥符,无有分别,寂然无为,名为理入。

      行入者,谓四行。其馀诸行,悉入此中。何等四耶?一报冤行,二随缘行,三无所求行,四称法之行。

      云何报冤行?谓修道行人,若受苦时,当自念言:我从往昔,无数劫中,弃本从末,流浪诸有,多起冤憎,违害无限。今虽无犯,是我宿殃,恶业果熟,非天非人,所能见与,甘心忍受,都无冤诉。经云“逢苦不尤”,何以故?识违故。此心生时,与理相应,体冤进道,故说言报冤行。

      二、随缘行者:众生无我,并缘业所转,苦乐齐受,皆从缘生。若得胜报荣誉等事,是我过去宿因所感,今方得之,缘尽还无,何喜之有?得失从缘,心无增减,喜凡不动,冥顺於道。是故说言,随缘行也。

      三、无所求行者:世人长迷,处处贪著,名之为求。智者悟真,理将俗界久居,犹如火宅,有身皆苦,谁得而安?了达此处,故捨诸有,息想无求。经云:“有求皆苦,无求乃乐。”判知无求,真为道行,故言无所求行也。

      四、称法行:性净之理,目之为法。此理,众相斯空,无染、无著、无此、无彼。经云:“法无众生,离众生垢故;法无有我,离我垢故。”智者若能信解此理,应当称法而行。法体无悭,於身命财,行檀捨施,心无悋惜。达解三空,不倚不著,但为去垢。称化众生,而不取相。此为自行,復能利他,亦能庄严菩提之道。檀施既尔,馀除妄想,修行六度,而无所行,是为称法行。

      圣严识中国的禅宗,由菩提达摩自印度传来,是一樁史实,所以宗门常用“祖师西来意是甚么”作为话头来参。达摩何时来中国,则众说纷纭,根据《传法正宗记》,说他是於梁武帝普通元年(西纪五二O年),《宝林传》、《祖堂集》、《景德传灯录》皆说他於普通八年(西纪五二七)来华。他在中国,虽遇见了深信佛法的梁武帝,但却未能投机,结果在嵩山面壁默坐九年,所得弟子仅仅慧可及道育二人。达摩祖师留下的著作极有限,此处所收的,大概是在达摩圆寂后约一百十年。根据他的被世间传流的法语,整理而成的。其实这篇文章,不是专门指导行人如何进入禅门的教材,乃是介绍达摩祖师对於修行佛法通途的看法。讲到禅的理论及方法的,只是短短二几个字。因此道宣的《续高僧传》以壁观与四行为达摩之道;宗密的《禅源诸诠集都序》卷上之二所称:“达摩以壁观教人安心,外止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大正藏经第四十八卷四O三页下)者,即是指的本篇的二入及其所称:“凝住壁观”、“安心无为”。至於现今流通的《少室六门》所收者,除了<略辩大乘入道四行 >之外,尚有<破相论>、<血脉论>、<悟性论>、<安心法门>等,多有议论,但也值得流通,故被收入大正藏经第四十八册及卍续藏经第一一O册。读者不妨自寻参阅。有关达摩祖师的史实、思想、禅风的考证说明,可参看日本关口真大博士的《达摩大师の研究》、《达摩の研究》。印顺博士的《中国禅宗史》第一章。‘达磨’及‘达摩’两种写法,也有其历史背景。早期的禅宗史料,例如唐代的净觉所集《楞伽师资记》、杜胐的《传法实纪》(大正八五)及道宣的《续高僧传》卷十六(大正五O)均用“达摩”,而在宋代道原的《景德传灯录》卷三及卷三十(大正五一)则使用“达磨”了。

      本文标题:禅门修证指要 略辨大乘入道四行

      本文链接:http://www.xindeng.org/meiwen/20794.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心灯佛教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